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0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25
    聂匀昊从来没有见过,像苏迷这样恶劣的“男人”。

    喜欢男人,也喜欢女人,性情狂戾又恣意,做任何事情,都不设想后果,想要算计谁,就要算计谁,之后又当所有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逍遥自在。

    聂匀昊心里有股气,但又不能撒出来。

    苏迷与浅羽司的真正关系,目前还没弄清楚,他不能贸然显露于表,否则当了别人手中的刀,再想全身而退,恐怕也不易。

    聂匀昊思忖片刻,虽然脸上很不悦,但还是被浅羽司拉到桌前坐下。

    “苏迷,如今聂少将与我们已经统一战线,都是自己人,以前发生的事情,全都过去了,咱们一杯酒泯恩仇,都不要再提了。”

    浅羽司满上几杯酒,递给聂匀昊与苏迷,同时举杯。

    苏迷却不给他面子,勾唇嗤笑:“当初要不是他故意抓你,一边想要攀交苏、薛两家,一边想要引起双方纠葛,再故作好人相助,爷会跟你合作算计他?”

    聂匀昊听此,脸色顿时一变。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苏迷会猜中他心中所想,说的与实情,甚至是丝毫不差。

    浅羽司的脸上,也不好看。

    他没想到苏迷突然摊牌,刚刚举起的酒杯,不知该放下,还是该说些什么?

    须臾,正想跟她眼神示意,不要再说了。

    苏迷突然冷笑:“小浅羽,当初跟爷一起算计他,你可谓是功不可没,如今突然对他这么好,爷心里头可不高兴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怔住了。

    狐冢珒与红莲,也冷着脸,皱起了眉头。

    所有人都没想到,苏迷会这么说。

    而浅羽司,那才叫一个心情复杂,看着苏迷眼神,一直闪烁个不停,也不知想些什么?

    苏迷恣意挑眉,举起手中的酒,径自仰头喝下,才道:“总之以后,谁要是算计爷,爷绝对不会放过他,但若谁真心对爷,爷定然不会对他不薄。”

    这番话,是她故意说给两人听的,摆明是在警告他们。

    苏迷清楚的知道,不管是她还是他们两人,没有一个像表面那样简单,暗地里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但也不要当她是傻子,最后鹿死谁手,孰输孰赢,还不一定。

    苏迷放下手中的酒杯,继续吃着东西。

    聂匀昊与浅羽司,也是见到大场面的人。

    苏迷这番话,他们自然能听得懂,其中的涵义,是在警告他们。

    浅羽司心情复杂,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暂时打消原本的打算,不动声色吃着东西。

    但聂匀昊显然还不习惯,前面被苏迷拆台又警告,现在哪能跟她心平气和吃火锅。

    他喝完手中的酒水,没过多久就离开了。

    苏迷一眼都没看他。

    浅羽司也只是象征挽留几句,随后任他离开。

    但在那之后,又见苏迷没理会他的意思,浅羽司也不想多逗留,找了个借口,跟着离开了。

    房门关上那一刻,苏迷不冷不热的脸,终于恢复如常,嬉皮笑脸继续吃东西。

    红莲见到这一幕,才明白她那番话的用意。

    浅羽司一来就开始两面做好人,明里是在劝说,暗里却是故意挑起聂匀昊的怒气。

    谁知,苏迷仅仅几句话,就扭转了局面。

    扰乱浅羽司的同时,又放狠话警告两人,别想打她的歪注意。

    红莲眼里满是敬佩的意味,将苏迷与他的酒杯倒满:“爷,红莲敬您一杯。”

    苏迷低笑,放下手中的筷子,将酒杯端起,与他碰了碰,仰头喝下。

    红莲见她兴起,正要再给她满上,突然被一只手挡住。

    抬眼看去,对上一双幽幽狐狸眸子。

    红莲脸色有些不好,但他心里很清楚,这男人对于苏迷的重要性。

    于是识相收回酒壶,给自己满上一杯,独自小酌。

    临近傍晚。

    苏迷坐着车,回到苏家老宅。

    走进厅堂,远远看见皮制西洋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

    苏杰超坐在对面,脸上堆满笑容,带着近乎讨好的意味,看着男人的眼神极亮。

    苏迷眉头微挑,一时猜不准,这是哪个大人物莅临苏家?

    她举步走过去,来到两人面前。

    见到男人容貌那瞬,含笑嘴角微微一滞。

    紧接着,又在男人朝她看过来时,立即恢复如常,变成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模样:“哟,这是哪家的公子哥,长得这般帅气英俊,看的爷真是眼馋得很呢。”

    “不孝子,你给我闭嘴!”

    男人还未出声,苏杰超猛地站起来,冲到她身边,想要抓住她的衣领。

    狐冢珒闪身来到苏迷面前,只是这么一站,苏杰超猝不及防,吓得朝后退了几步,颤着手指着他,喝道:“你想做什么,想对我动手不成?!”

    “他可没有碰你一根毫毛,别乱冤枉人。”

    苏迷冷哼一声,来到那男人旁边坐下:“不知怎么称呼?”

    男人长相阴柔的脸上,有片刻愣怔,随即勾唇道:“在下姓唐,单名一个储。”

    “原来是唐家二公子啊!真是幸会幸会!”苏迷瞪大双眼,满脸笑意将手伸过去。

    唐储没有动,只是淡笑看着她。

    苏迷面露尴尬,将手收回的同时,挠了挠后脑勺。

    但她并没有生气,脸上仍然带着笑,看着唐储的眼神,异常的耐人寻味。

    就像是男人看到漂亮的女人,饿鬼看到一块红烧肉一样。

    唐储长相阴柔,比较偏女气化。

    苏迷这种眼神,他不是第一次见到,但像她这般不加掩饰的,还是头一次见。

    一时半会,他倒是可以忍耐,但时间久了,脸上明显有些不自然。

    “时间不早了,既然苏老爷没有大碍,唐某先告辞了。”

    唐储终是忍耐不了,出声想要告辞。

    “等一下。”

    “唐二公子,请留步。”

    苏杰超与苏迷,同时出声叫住唐储。

    苏杰超皱眉,冷眼瞪向苏迷。

    后者理都不理他,来到唐储面前,带着期望的眼神,看向他:“天色都这么晚了,唐二公子还是别回去了,就在爷房里,哦不,就在府上住一宿罢。”

    唐储被苏迷那不容忽视,意味深长的灼灼眼神,猛地震了震心神,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