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2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27
    临近午时。

    苏家老宅门口站着一群人。

    其中站在最前面,戴着西洋圆片墨镜,脸用黑布蒙着,又用雕花香折扇遮挡的“男人”,在人群中最为显眼。

    路过的百姓,无一不对那人看上几眼,随后又脸色古怪的离开。

    这时,一辆黑色的老爷车,稳稳停在门口。

    站在最前面的人,正想迎上去,管家奋力冲出重围,刚跑到车旁,车门被人推开,眉眼阴沉的唐储,从车里走了出来。

    “唐二公子,我家老爷让我转告您……。”

    “小唐唐,你真是守时,来来来,丰富的午膳已经准备好了,咱们快去吃。”

    管家还没说完,身形被人猛地一撞,朝旁边踉跄几步,勉强刚站稳,抬眼但见那人收起雕花香折扇,摘掉墨镜的同时,又扯脸上的黑布,清晰见到那人的容貌后,顿时瞠目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唐储的脸色,并没有比管家好到哪里去。

    眼见低他一头的男人,或者说不男不女的“男人”,衾薄眼皮上,浓重紫罗兰色,呈大片均匀涂抹,越靠近睫毛根部位置,颜色涂抹的更深,不但没什么美感,反而却显得极为庸俗。

    而那优美唇形涂抹的口脂,像吃了死人似得,红的骇人,嘴角右上方,又有一颗大大的黑痣,更是让人看的心惊,甚至还有点眼睛疼!

    这人不是苏家大少,又会是谁?

    唐储完全无法直视,觉得再看一眼,眼睛都能瞎!

    尤其是苏迷,还时不时眨眨眼,朝他放电,看得他简直快要吐了!

    偏生苏迷一点自觉都没有,还一个劲的埋怨他:“小唐唐,爷为了你精心打扮,又派专车去接你过来,你怎么都不看爷一眼,难道爷打扮的,不美么?”

    苏迷故作生气,幽怨瞪着他。

    唐储却在暗自冷笑,心想这人还真是戏精上身,倒是演什么像什么。

    如果不是查过这人的底细,恐怕还真会被骗过去。

    苏迷既然能跟浅羽家有合作,还出谋划策算计聂匀昊一把,害得他成了整个南部军区,最大的隐患。

    如今聂匀昊来到云城,投入浅羽家的门下,定然也是这人想出的计谋。

    唐储这次过来,有自己的目的,但如果可以,他暂时并不想与苏迷为敌。

    “美,很美,你最美。”

    唐储违心的赞美。

    苏迷一听,顿时笑的天花乱坠。

    这一笑,满口大白牙全露了出来,血红的口脂,沾染在上面,看的唐储眼睛又一疼。

    “唐某突然想起,还有要事没办,不如改日再聚?”

    虽不知苏迷是何意,但唐储并不想留下用膳,他总觉得这人还有后招等着他。

    “不行!你来都来了,如果不留下,那就是不给我苏家面子,不给我外公面子,不给整个西北军区面子!”苏迷突然变了另一副面孔,配合脸上的大浓妆,怎么看怎么显得诡异。

    唐储见她把话说成这样,如果还要执意离开,摆明就是不给西北军面子。

    看来为了大局着想,他只能忍耐一时。

    但唐储也不是任人左右的傻子。

    他面带几分不悦之色,皱眉道:“既然苏大少有心邀请唐某用膳,希望你能客气一些,唐某可不喜欢受人威胁。”

    苏迷闻言挑眉。

    突然觉得唐储,倒是有点意思。

    但震慑人这招,向来都是她用来诈人的,此时如何也不会被人唬住。

    苏迷勾了勾唇,索性当做没听见,挽住唐储的胳膊,连拖带拽将他拉进了门。

    狐冢珒微颦眉头,隐忍着情绪,随两人来到厅堂。

    唐储见餐桌上,摆放着极其丰盛的午膳,肚子还真有些饿了。

    但他总觉得,这顿饭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这是八珍鸭、蒸鲈鱼,这是四喜丸子、酱香牛肉,还有这最新鲜的海鲜,全都是为小唐唐准备的,快尝尝。”

    苏迷报着菜名,同时将每道色香味俱全的菜,夹到唐储面前的碟子里,又将筷子交给他,让他快点吃。

    唐储哪敢吃!

    且不说这菜里有没有毒,他还不知,即便没有毒,他对苏迷这种殷勤的讨好,也感到十分怀疑。

    看着旁边的下人跟管家,唐储对苏迷道:“唐某想与苏大少,单独谈点事情。”

    “单独谈事?好啊,好啊!你们全都退下,把门给爷关上。”

    苏迷立即将人遣离,同时意味深长笑道:“小唐唐想跟爷谈什么,尽管直言。”

    唐储看着没有离开的狐冢珒,皱了皱眉。

    “小狐狸不是外人。”

    苏迷咧嘴一笑,带着妆容的面孔,瞬间有种夜叉恶鬼的既视感,看着好生骇人。

    唐储不再去看她的脸,只道:“天下没有免费的食物,苏大少有何目的,但说无妨。”

    这小子,想诈她?

    苏迷眸光闪了闪,忽而凑近,嘿嘿笑道:“爷的目的非常明显,爷看上了你,想要娶你为妻。”

    “呵呵。”

    唐储见她仍旧装疯卖傻,冷笑一声,反问:“你觉得有这个可能么,即便要娶,也是唐某娶你罢。”

    “啧啧,小唐唐千万不要被爷这张脸迷-惑,其实爷很厉害的,保准让你爽的到不要不要的。”

    苏迷满口痞里痞气,神色恣意又倨傲,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唐储还想说什么,苏迷又给他夹了一道菜:“先吃饭,咱们吃完再谈。”

    见她还没动筷,唐储自然不会先吃。

    苏迷似乎意识到他的意思,夹起菜就着米饭,吃的有滋有味。

    唐储这才动筷,只吃了她夹过的几道菜食。

    嗯,味道确实不错。

    但这顿饭吃的,唐储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如果只是简单吃个饭,苏迷化成这副鬼样子,又有什么目的?

    唐储一时想不出所以然,不动声色用着膳。

    这时,苏迷拿起酒壶,为两人各自满上一杯:“这么干吃也没什么意思,来,小唐唐,咱们喝个交杯酒。”

    “交杯酒”三字一出,狐冢珒与唐储,瞬间沉下脸来。

    可苏迷一点眼力劲都没有,执起一根筷子,挑起唐储的下巴,轻佻笑道:“小唐唐,来嘛,喝一个,就喝一个啦。”

    唐储终是被她轻浮举止惹怒,俊脸阴沉如水。

    他紧皱眉头,刚想挥开她的手,厅堂两扇木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满脸惨白又泛着青的男人,猩红着双眼闯进来——

    ——

    ps:猜猜苏迷的目的,明天揭晓,猜中明天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