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3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38
    放在腰间的大手,毫无预兆的离开,苏迷整个人,被狐尾束缚在半空。

    男人突然大改常态,还这样对待自己,苏迷心里有点生气。

    可低头看向腰间,那毛茸茸的狐狸尾巴,心底那点火气,却怎么都燃不着,甚至还有熄灭的势头。

    再顺着狐尾看去,视线落在容珒的身后。

    此时此刻,苏迷不但不生气,还迫切的想看看,那张着狐尾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

    却不想,好奇害死人,等她一饱眼福后,也只有乖乖被男人得逞的份。

    容珒看出她对狐尾感兴趣,唇角斜勾,妩娆轻笑的瞬间,一条又一条白色的狐尾,从身后恣意生长,映着风华绝代的谪仙之姿,有种摄人心魄的美丽。

    苏迷眼睛放着光,口水都要流出来。

    什么位面人设,全都抛之脑后,眼睛里除了狐尾就是狐耳!

    容珒见几条狐尾,竟比他还有吸引人的魅力,心里微微异样。

    但转念一想,只要她喜欢就好。

    狐尾轻轻摆动,苏迷渐渐来到面前。

    容珒沙哑的嗓音,带着蛊-惑的意味:“喜欢么?只要你喜欢,都给你。”

    “喜欢!”苏迷诚实点头。

    话音落下,数条狐尾将她围绕。

    有的缠在她的脖颈,有的贴着她的脸颊……

    苏迷瞬间有种自带狐裘毛领的既视感。

    容珒见她如少女般,欣喜笑着,嘴角不由随之上扬——

    下瞬,苏迷只觉得周身束缚一松,人已经稳稳落在地上。

    她刚伸手去抓狐尾,容珒冲她笑笑,转身就上了楼梯,身后的狐尾,还挑衅似得摇来摇去,两只狐耳也得意动了几下。

    楼上是卧室。

    这臭狐狸,摆明故意引她上去。

    无耻!

    卑鄙!

    阴险至极!

    苏迷怒不可遏。

    她气冲冲来到餐桌前,继续吃东西。

    可吃着吃着,那眼神总是忍不住朝楼上瞟。

    脑子里有两种不同的声音。

    ‘去楼上看一眼,就看一眼。’

    ‘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只臭狐狸,改天买一只,天天抱着它,在他面前转悠,气死他!

    两种声音,两种意见,在脑子里不停的争吵。

    苏迷被吵得心烦,猛地一拍桌子,放下手中的碗筷,攧手攧脚跑上楼。

    看一眼,就看一眼。

    苏迷在心里对自己说着。

    来到二楼卧室门前,苏迷侧耳去听。

    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

    “没在卧室?”

    苏迷疑惑出声。

    刚想离开,里面突然传出轻微的动静。

    她立马来到精神头,双手贴在门板上,侧耳去听。

    谁知,原本紧闭的房门,突然打开,她整个人跌了进去。

    这一跌就跌进容珒的怀里。

    “你使诈!”

    苏迷气愤出声,刚想起身又被狐尾拉回。

    下巴被一只手紧紧扣住的同时,唇齿已被男人彻底掠夺。

    紧接着,“砰”一声,房门紧闭!

    苏迷万万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好奇心与侥幸心理,最后被男人吃干抹净。

    深夜。

    容珒垂着眼眸,视线寸寸描绘着,世间最妩美的花儿,为他绚丽绽放的姿态,心中更加温暖而充实。

    从未有过的极致体验,令他食髓知味。

    苏迷哑声求饶好几回,容珒都没能克制住。

    眼见她快要昏厥,才隐忍着放过,将自己全部交给她。

    吮去眼睫间的泪珠,容珒缓缓翻过身,将她紧拥在怀,沉沉睡去。

    次日一早。

    苏迷在浑身酸疼中醒来。

    视线落在身旁男人的脸,抬手就是一拳,外加一脚将他踹下床。

    “麻蛋,容珒,你给爷等着!”

    竟然敢算计她,胆真是肥了!

    容珒揉了揉眼睛,缓缓睁开的同时,狐尾与狐耳随之显露。

    他眨巴着无辜的狐狸眸子,满脸幽怨看着她:“吃完了就踹下床,迷迷,你好狠心,你好无情。”

    苏迷眼角抽了抽。

    一度以为眼前的男人向来少言寡语,现在又是闹什么样?

    苏迷摁了摁眉心,又看了他一眼。

    打又不能打死,骂……事情都发生了,再骂也没用。

    苏迷轻叹,狠狠瞪他一眼,这才扶着腰,走进浴室。

    浴室门关上那刻,容珒这才恢复原来的模样,轻叹了一声。

    平时被她打骂就算了,左右都是小打小闹,打在他身上,也是不疼不痒。

    可昨晚他没克制住,折腾惨了她,要是让她打,他倒是不疼,但她要是没控制好力道,闪了腰,累了胳膊,还是他心疼。

    容珒本身就是只变化多端的狐狸。

    只要他想,无论用哪一种面孔示人,都是手到擒来。

    但他知道,苏迷现在被他糊弄过去,事后一定会冷落他。

    果然如容珒所想,苏迷自打从浴室出来,再也没给他好脸色看过。

    其实女人跟男人闹别扭,除了冷战就是冷战。

    苏迷也是这样,总觉得自己被算计了,想要冷落他一下,泄泄愤,顺便看男人的反应。

    却不想,容珒在人前又恢复往日那般,不苟言笑,冷清冷淡,仿佛没有任何东西,能引起他的注意。

    麻蛋,这个人面兽心道貌岸然的禽-兽,装的倒是像!

    苏迷愤愤瞪他一眼,坐上黑色老爷车,前往绯云楼。

    红莲一见她,那眼珠子,死死盯着她,笑容僵在嘴角,一动不动,站在她面前。

    苏迷大抵能明白,他这幅表情的意思。

    红莲是戏子,平时对所有人的神态与语调,都观察入微,也是第一个认出她是女儿身的人。

    昨晚破了身子,想来他通过眉眼,就能看出变化来。

    正如苏迷所想,红莲见她眸如桃花,女子妩美之韵,渲染绽放。

    即使极力掩盖,但像他这种经常揣摩女子神态的戏子,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蹊跷。

    须臾。

    红莲眉眼落寞,但很快整理好情绪。

    “红莲有事要禀报爷。”

    苏迷轻轻颔首,随他上了楼,来到壹号厢房。

    刚在桌前落座,红莲突然道。

    “李家千金与那男人被杀,现场发现唐毅的枪,但唐毅却下落不明,李首富找到唐家,唐库羌命唐储去抓,前段时间,有人发现唐毅在云城附近出现,但唐储赶来时,已经不见唐毅踪影。”

    苏迷面色倏凝:“那就是说,唐储接近苏家,目的是想在爷身上,找到唐毅藏身的线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