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0章 错的是这个世界?3
    男人的身影,渐渐消失。

    苏迷收回目光,转身刚走几步,脚下突然一顿。

    斜对面马路一侧,不知何时停着一辆车子。

    苏迷对车有研究,一眼就看出,那辆车是国产品牌。

    但车子的型号以及车牌号,却代表车主大有来头。

    国人都爱8这个数字,不管是手机号,社交账号,还是车牌号,只要8这个数字越多,越觉得好。

    很多爱车之人,能将带8的车牌号价格,炒翻了天,最后成交的价格,高达几十万,甚至几百万。

    眼前那辆车,竟然全是8,那说明车主要么有钱,要么有势。

    可如果车主有钱,基本不会将这种车牌,配置于普通国产车。

    那只有一种可能——车主不是普通人,应该是省市级别的领导干部!

    领导来这里做什么?

    巡查市容市况?

    苏迷四处看了看,再朝那辆车子望去时,黑色的车子,已经缓缓驶离。

    心里虽然有疑问,可但凡与任务无关的人和事,她不会主动深究。

    眼见时间不早了,苏迷站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朝市中心驶去。

    苏家位于市中心,地段繁华的小区里。

    原文女主的父母,苏金城与卢彩芸,是房地产公司的项目经理与主管。

    两人脚踏实地工作,感情也很好,再加上苏迷这个可爱懂事的女儿,小日子过得很称心如意。

    到了小区门口。

    苏迷付了钱,走下出租车,径直走进小区。

    直到她拐了个弯,彻底不见踪影,停驻在小区对面的黑色车子,才缓缓驶离。

    ……

    苏迷乘坐电梯,来到22楼。

    左拐来到门前,抬手按响门铃。

    房门打开的瞬间,风韵犹存的美妇人,给她一个亲切的拥抱。

    “快进来,饭已经做好了。”

    苏迷“嗯”了一声,笑意盈盈换了拖鞋,朝坐在客厅的苏金城,打了声招呼,又将书包放回房间,换了一身居家服走出来。

    来到餐桌前。

    苏金城放下手中的财经新闻,拿下眼镜,像寻常那般询问,她在学校的成绩与生活。

    苏父严谨正直,懂得知恩图报,对苏迷从不苛刻要求。

    苏母长相柔美,性格温顺,对待保姆或是公司员工,都很不错。

    总体说来,这个家庭很温馨很美满。

    却不想,未来因为一个常博,最终落得家破人亡。

    苏迷唏嘘轻叹的同时,更加坚定,要将常博与造神系统的事,处理个干干净净。

    用完晚饭。

    苏迷陪着苏母卢彩芸,在小区里散了一会步,随后各回各屋。

    次日。

    苏迷吃完早饭,找个理由,离开苏家。

    在附近买了一个水果篮,乘坐出租车,来到港城最有名的医院病房区。

    苏迷走到护士台,拿出自己的学生证:“美女姐姐,我是钟鸣的同学,听说他病了,想来看望他,但是忘了他在哪个病房,美女姐姐可以帮我查一下么?”

    嘴甜的人,走到哪里都讨喜。

    苏迷的嗓音,虽然有些嗲,却不是刻意假装,外加相貌可爱甜美,大多数人都不讨厌。

    护士听着苏迷的声音,格外舒坦,连忙笑着接过她的学生证,发现与病人的资料,是同一间学校,立即将病房号告诉她:“1709号房,出了电梯一直走,再左拐。”

    “谢谢美女姐姐。”

    苏迷笑嘻嘻道谢,走进电梯,来到17楼。

    她刚左拐走了几步,隐隐听见男女的争吵声。

    声音很低,像似在刻意压低,几乎听不清楚。

    苏迷疾步来到1709病房门口,透过玻璃窗,果然看见两人在争吵。

    她举手敲门。

    “叩叩!”

    里面的人,仍然在争吵,似乎没听见。

    苏迷索性直接推门,刚走进去,男女立即止了声。

    “你是什么人?谁让你进来的?不会敲门么?”

    女人似乎很愤怒,横眉竖眼瞪着她。

    苏迷张了张嘴,刚想解释,躺在病床上的男孩,突然指着她说道:“你是苏迷,中医学大三班的苏迷?”

    “嗯,是我。”

    苏迷冲他笑笑,将手中的果篮放在床头:“听说你病了,就来看看你,祝你早日康复。”

    “谢,谢谢。”

    钟鸣长得眉清目秀,却因为病情的原因,过分消瘦与贫血,脸色极不好看。

    苏迷虽然没了魂力与催眠术,但原身学的是中医,通过望闻问切,就能辨别出钟鸣的病况。

    “你是得了胃病?”

    苏迷保守询问。

    钟鸣愣了一下,还未回答,旁边穿着时髦的女人,连忙接话:“我弟弟是胃癌晚期,怎么,你是来看他笑话的?”

    钟丽出来打工早,是个地地道道的人精。

    从苏迷的整体衣着来看,家庭条件肯定不错。

    她十分清楚,她弟弟在学校里,没认识几个好朋友,否则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人过来看望他?

    不仅如此,学校领导都没来,摆明是瞧不起他们,不屑过来探望!

    可是现在,这小姑娘突然过来,听钟鸣的语气,似乎跟她不太熟,钟丽立即断定,这小姑娘一定是跟钟鸣有过节,故意过来找茬的!

    面对钟丽这般态度,苏迷也是没想到,一时没接话。

    但钟鸣立马就怒了:“她是我校友,你不要不识好人心,胡乱冤枉人!”

    “我哪里冤枉她了?你看她穿的,怎么看都不像跟你关系好的朋友,突然跑过来,一定是居心不良!”

    钟丽气愤吼着,心里特别觉得憋屈。

    她辛辛苦苦挣钱养活他,可他竟然不向着她,还瞧不起她。

    钟丽气的眼角通红,再看苏迷长得就像衣食无忧的人,心里更加怒火中烧,愤愤不平!

    凭什么他们过的又穷又辛苦,却没有健康的身体?

    而那些活在上层社会的有钱人,却好生生的,活的比谁都要好?

    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

    钟丽越想越气,猛地冲上前,一把拽住苏迷的胳膊,将她朝外面推去:“你给我滚,别在这里瞎猫哭死耗子,假惺惺的装慈悲,我们不欢迎你,赶紧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

    ps:位面所写的内容,无法用一句话表达,主题“错的是这个世界?”反问社会中的几类人,意思不浅也不深,慢慢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