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0章 错的是这个世界?13
    “那个常博好像精神不正常,如果伤害到小迷怎么办?”

    卢彩芸面色苍白,惊慌又害怕。

    苏金城同样担心这个问题,但警方现在找不到常博,他们只能对女儿加强保护。

    苏迷得知此事,让系统059去查常博的踪迹,却碍于造神系统的超强防御,无法成功锁定其位置。

    常博又能去哪里?

    来自未来的常博,眼界高于天,唯他为尊,又是睚眦必报之人。

    白裙子女人感染了他,常博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必定会找她算账。

    虽说这件事,她也参与其中。

    可为了不被造神系统怀疑,红灯区那边对她的记忆,早被系统059消除,目前只有钟家姐弟、霍尧三人知情。

    不过,苏迷向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手里自有底牌应对。

    “059,能不能让白裙子女人的五官,短时间与我相似,最好声音也差不多。”

    “宿主想做什么?”

    苏迷挑眉问道:“如果你第一个女人,长相、声音与神态,特别像你做梦都想得到的女人,你能忍心动手杀掉她?”

    系统059犹豫片刻,眨眨眼,突然眼睛一亮:“宿主真是高明。”

    苏迷低笑摇头:“我的手段不多,也不是很高明,但只要能解决问题根本,那就是好手段,记住,事情办完之后,把白裙子女人的行踪,报给hiv防疫站,让他们把她送往医院。”

    “可以。”系统059痛快答应,随后又道:“需要扣除十个积分。”

    嘴角笑意倏滞,苏迷忽而皱眉轻叹,摇头啧啧道:“059你变了,你变得不像你了,以前的你,从来不会在意那些数据与积分,从来不会漫天要价,从来不会……。”

    “最多八折,宿主请不要再讨价还价,本系统也是按规定办事。”

    系统059连忙制止,抛出最低价格。

    苏迷痛心疾首,满脸大写的挣扎之色,但系统059依旧不为所动,最后只能以八个积分成交。

    次日,hiv防疫站举报中心,接到匿名电话,立即将白裙子女人,送往医院做检查。

    常博通过造神系统得知此事,当晚深夜赶到医院,准确找到白裙子女人的病房。

    然而当他举起刀子,白裙子女人突然惊醒,借着月光,清晰看到那张与苏迷相似的面孔时,常博心中一窒,怎么都下不了手。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裙子女人惊愕出声,看见他手中的刀子,瞳孔骤缩:“你是来杀我的?”

    女人的声音,与记忆中女孩的软糯嗲声,相互重叠,常博神思恍惚,竟有些分不清,眼前的女人,到底是谁?

    “你叫什么名字?”常博哑声问道。

    白裙子女人犹豫片刻,如实相告:“肖敏。”

    “小迷?”常博怔了怔,下意识听错了。

    肖敏被他吓得够呛,也没仔细听,只是不停点头,同时祈求道:“你不要伤害我好不好,我也不想传染给你,当时我让你做防护措施,是你一直不愿意,这件事也不能全怪我啊。”

    常博看着女人梨花带雨的脸,心里竟有些不忍。

    “宿主,她不是苏迷。”造神系统见他神志不清,连忙提醒。

    常博突然惊醒,视线落在女人的脸,猛地伸出手,紧捂女人的嘴,同时扬起刀子。

    清冷的月光,照耀在锐利刀锋之上,清晰映出女人惊恐害怕的双眼。

    她不停的挣扎,想要逃离这里,却丝毫不能动弹。

    眼见那锋利的刀,朝她刺来,肖敏绝望闭上眼睛。

    但下一刻,意料当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男人反而放开了她。

    常博知道,眼前的女人,并不是苏迷,但他还是无法下手。

    尤其看到她的眼泪,与那绝望的神情,他恍然想起,苏迷发现他与卢彩芸关系时,那种近乎绝望又痛苦的模样。

    他下不了手。

    肖敏浑身颤抖着,满眼惊慌与防备。

    常博望进她的眼,神智越发不清晰,竟再次将她看成了苏迷。

    他鬼使神差的缓缓凑近,刚将她再次抱住,脑中突然传来一阵刺痛,紧接着机械化的冰冷电子音,陡然响起:“她不是苏迷,宿主,请清醒一点!”

    常博再次惊醒,猛地摇头去看,怀里抱着的果真不是苏迷!

    他静静望着她,眉眼渐渐阴沉。

    就在肖敏不知该如何应对时,常博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倾身吻住了她。

    “宿主!她身上有病毒!”机械电子音有些尖锐,刺的常博神经疼。

    但他并没有停止,心想最后再放纵一次,粗-鲁扯开肖敏的病号服,肆意得逞了一番。

    ……

    次日。

    苏迷刚刚醒来,系统059立即将这件事,尽数告知。

    “常博这男人,还真不怕死,仗着造神系统,如此肆意妄为,就不怕那玩意,消除不了他体内的病毒?”

    系统059摇摇头,表示不解:“本系统也想不通,常博分明知道那女人不是你,还冒着风险抱她,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苏迷打着哈欠起身,走进浴室,边刷牙边道:“自古多少男人或女人,为了那份得不到的执念,寻找替身找慰-藉,早就见怪不怪了。”

    但这种事情,作为旁观者的她,实在看不透,想不通。

    原版怎能让盗版去代替,长相或神态相似又如何,盗版依旧是盗版,即使模仿的再像,永远不可能变成原版。

    世间最繁复的东西,莫过于情感与人心。

    浪费过多精力去深究,也不会得到答案,还是想想下一步计划,完成任务才是第一大正事。

    今天是礼拜六。

    苏迷洗漱完毕,吃完早餐,骑着自行车,来到一家甜品店。

    马路斜对面,是一家新开的娱乐公司,共有三层,楼下是个大花园,占地面积极大,花园里设有咖啡厅与料理店。

    苏迷将自行车,停在甜品店门口,举步走了进去。

    这家甜品店的视角极好,坐在窗边就能看清,所有进出娱乐公司的人与车辆。

    苏迷提前五天,预定了窗边位置。

    刚落座,点了份芒果班戟与珍珠奶茶,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