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3章 错的是这个世界?16
    深谙莫测的眸,无形散发幽幽寒气,即使隔了层半透明镜片,仍然令人感动胆颤心惊!

    司机老李身形一颤,连忙收回视线,紧握方向盘的手,下意识收了收,紧踩下油门,将车速提到最高。

    苏迷见他不予理会,刚想再度开口,车速却在这时猛地加快,连带她跟着闪了一下,整个人猛地往前一冲!

    眼见就要与前座相撞,一双手突然紧捞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按在怀里,与此同时,男人微急微乱的呼吸声,在她的耳边响起:“你就这么想要离开,就这么讨厌我?”

    苏迷蹙着眉,眼里闪过挣扎难色。

    此位面非同平常,她所面对的原文男主,身边有个造神系统。

    刚才从司机口中得知,韩家三少能随意出入军区,而她先前通过座驾型号,对他身份的猜测,判定韩慕笙,极有可能是省市-厅级重要人员。

    这等风口浪尖的身份,平时得罪的人,必然不在少数,否则霍尧也不可能,闲来无事接近他,并在周遭伺机试探。

    若两人发展过于密切,藏在暗处的势力,发现她的存在,将她绑了去,以此要挟他……

    届时,毫无自保能力的她,又能做什么?

    她不敢去冒这个险。

    再者,若造神系统若发现她身份有异,任务甚至可能面临失败,她赌不起。

    总之,其中所牵连的关系,无法保证他不受影响,无法保障不波及于她,更无法保证不引起造神系统的注意。

    有时候,并非藏在位高着身后,更能安然无恙。

    这一点,她与霍尧的想法,倒是很相似。

    苏迷低垂眉眼,思忖着眼下困境,心念电转,眨了眨眼睫,忽而挣扎道:“你先放开我,这样不合适,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他知道会生气的。”

    “男朋友?”

    韩慕笙不但没放开,反而将她抱得更紧,衾薄的唇,紧贴着她的耳垂:“你可知他真正身份?”

    苏迷心中有个答案,但不能完全确定。

    可韩慕笙的话,让她更觉得,霍尧或他背后的势力,不简单。

    但这些繁复乱事,苏迷暂时无暇去管,眼前最重要,就是摆脱韩慕笙。

    苏迷硬着心肠,冷声道:“只要他待我真心,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我都不在意。”

    这些话,完全是昧着良心。

    天跟059都知道,霍尧那男人,她才见过两次面而已。

    苏迷说完,心里直发虚,下意识去观察男人的脸色。

    然而当她看到,韩慕笙笑意微敛,眉宇蹙起,似要质问出声那瞬,她心中一紧,抬手捂住他的嘴:“别说,我不想听。”

    韩慕笙眸色骤沉,张口咬在她的手心。

    “唔——你!”

    这个坏男人,竟然咬……她的手!

    虽然韩慕笙没使劲,但苏迷还是愤愤道:“疼死了。”

    “满口谎言的小丫头,疼死你算了。”

    话落,开车的老李,朝后座瞄了一眼,立即吓得眼角一抽!

    往日面对任何场面,韩慕笙的脸上,向来挂着堪称完美的面具,轻易玩转心机与手段,运筹帷幄,掌控所有局势,任何人到了他手里,都沦为操控的棋子。

    但眼下这情景,又是什么鬼?

    那口吻中,满满置气意味,甚至还有些怨怒,又是什么鬼?

    开车几十年的老司机,对眼前一系列变化,不由一阵风中凌乱。

    他抬起眼帘,刚想再看眼小姑娘,一道凌厉视线,冷然扫了过来,老李的视线,立马在半路打了个弯,又生生收了回去。

    韩慕笙冷哼一声,垂眼看向苏迷微红的掌心,视线无形放柔几分。

    但想到她的话,心里还是有些气闷,不满冷嗤:“一个亡命之徒,也值得你这样喜欢?他对你是真心,我对你难道是假意?”

    苏迷一噎。

    她没料到,男人比以往还要执着固执。

    以前故意拿话激他,最起码也会给彼此时间与空间,让她好好考虑。

    现如今倒好,直接死抱着她不放,怨怒质问她,非要她先松口不可。

    苏迷有时也有逆反心理,别人越是逼她,她越是反抗的厉害。

    但见她卯足了力气,使劲挣扎着,同时指责道:“我们才见两面,谁知道你对我真意假意,你快放开我,否则我就报警了!”

    他眼下的身份,如果闹到警察局,应该不太好看罢?

    苏迷暗自小小得意,刚想再吓唬吓唬他,身形一僵,像似被点中穴道般,一动不动定在那里!

    韩慕笙却在这时轻笑,低头叼住她的耳垂,似笑非笑道:“现在应该感受到,我这份强烈的‘真情真意’了?”

    话落,他慢条斯理调整着坐姿,还恶劣的动了动。

    此时正值夏季。

    两人身着单薄,异常诡异的感官,令苏迷猛地红了脸!

    但紧接着,她狠狠掐中韩慕笙的虎口,趁他疼痛松懈那刻,猛然逃离,坐回原来的位置。

    与此同时,车子稳稳停下。

    苏迷只愣了一秒,立即打开车门,快速跳下车,连自行车都不要了,扭头就往反方向狂奔!

    韩慕笙好不容易将她带回老宅,哪能让她轻易离开,迈开长腿,急忙朝她追去。

    但正如苏迷所说,相比韩慕笙的无敌大长腿,她那小胳膊小腿,就算用跑的,都不一定比他快。

    苏迷只跑了十米,腰身被男人只手一捞,紧紧抱在怀里,那劲道之大,她想逃都逃不掉:。

    “小丫头,你最好乖乖的,不准再跑,否则……!”

    “否则怎样?”

    苏迷无畏迎视,心想他还能吃了她不成?

    韩慕笙勾起嘴角,将她可口的小模样,尽收眼底。

    衾薄嘴角笑意更深,单手扣住她的下巴,同时倾身凑近——

    俊美如斯的面孔,忽而在眼前无限放大,苏迷只觉得唇上升温,男人那股醇厚浓郁气息,瞬间侵蚀她所有感官。

    韩慕笙的吻,带着几分克制与隐忍,以及无形散发的压制之感,不容她丝毫拒绝。

    苏迷眉头微蹙,颤抖着眼睫,似蝶翼般轻舞,抵在韩慕笙胸-膛的手,刚想将他推开,周遭突然响起紧急刹车声,急切脚步声,错愕吸气声……

    紧接着,数道震惊男音,异口同声响起:“快放开那个丫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