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2章 错的是这个世界?25
    “我理解,你不用过意不去,霍先生我认识,他不会对我怎样。”

    钟鸣听了这话,见苏迷脸上并无异色,这才放下心来。

    但想起钟丽的事,他又开始犯难:“我姐的事,怎么办?”

    苏迷想了想:“想解决也不难,但要丽姐的娱乐公司配合。”

    “可刚才经纪人说,让我们自己解决。”

    “你把手机给我,我来跟他说。”

    苏迷伸出手,索要手机,钟丽却很不情愿。

    钟鸣见钟丽这样,心里不免有些火气:“姐,这件事不是苏迷的错,她不计前嫌,想办法帮你,你就不能对人家善意点,配合点?”

    钟丽不吭声,看向苏迷的眼神,反而更加憎恶。

    “丽姐,我跟霍先生之间很清白,也会一直清白下去,我不是你的假想情敌,他喜欢谁,更与我无关,我希望你不要将所有的错,全牵扯到我身上。”

    苏迷这话,不只针对钟丽,也针对霍尧。

    那男人对她动机不纯,若非系统059要她找他帮忙,她不会主动招惹。

    话落的那瞬,清晰可感一道冷戾视线,落在她的后脑勺。

    苏迷睫羽轻扇,转身看向霍尧:“霍先生,或许你对我有意,但我已有喜欢的男人,对他不会变心。”

    “你以为他真的喜欢你,你觉得以他的身份,会娶你为妻?”霍尧冷笑,面色尽是嘲讽,可满胸腔的涩闷痛楚,却令他乱了气息。

    他没想到,自己对她刚动情,就被她冷言拒绝。

    这种滋味并不好受。

    再想想那个被她喜欢的男人,霍尧生平第一次,感受到妒忌的情绪。

    苏迷听了他的话,想到韩家那档子事,心里也不舒服。

    但那是她跟韩慕笙的事,跟他有几毛钱关系?

    苏迷瞪了他一眼,向钟丽要了手机,拨打了经纪人的电话。

    钟丽的目光,一直落在霍尧身上,见他隐隐愤怒却又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不由更憎恨苏迷。

    转头望向打电话的女孩,眸中迸出一抹恶毒冷光。

    苏迷却缓缓抬头,视线与她撞个正着。

    那一瞬间,钟丽似在那澄澈水眸中,捕捉几许通体生寒的莫测冷意。

    这不可能,苏迷那朵小白花,怎会有这种深沉的眼神?

    钟丽眨眨眼,再度望去,却见苏迷嘴角轻勾,软糯嗲声道:“喂,你好,我是丽姐的朋友,也是视频里穿白大褂的女孩。”

    经纪人微怔:“你打给我有什么事?”

    “关于医馆骂人事件,我有主意解决,能为贵公司新上映的电影做宣传,还能提高丽姐本身的知名度,但需要您能配合一下。”

    女孩的声音,虽然稚嫩,却莫名沉稳,令人下意识信任。

    经纪人没有一口答应,只道:“你先说说什么主意?”

    “先放出钟鸣病情加重的消息,让记者拍到丽姐紧守病房的温情照片,然后公开道歉,告知媒体记者,因为丽姐是新人,揣摩恶毒角色设定时,入戏太深,后因钟鸣病重,关心则乱,才会在医馆情绪失控,最好向医院开有关精神紊乱的证明,这样一来,网友会观影验证,票房会增加,丽姐的知名度,也会提高。”

    苏迷将解决的方法、步骤以及注意事项,面面俱到告知。

    钟丽的经纪人,在娱乐圈里带过很多艺人,处理绯闻或丑闻的经验,不比哪个同行经纪少。

    但这“入戏太深”外加“因弟病重,情绪失控”的招儿,他从未用过,连想都没想到过。

    可这招儿明显好使啊!

    不但解决问题,钟丽提高知名度,电影票房增加,他在老板面前,还能记上一大功,刷刷存在感!

    经纪人立马答应下来,去安排记者与道歉会。

    苏迷将手机递给钟丽:“眼妆这样就可以,唇妆要卸掉,底妆打白些,显得脸色苍白点,衣服不用换,到了医院再打经纪人的电话。”

    钟鸣站在旁边,记着她交代的事。

    苏迷顿了一下,又提醒道:“不能自己去,要先打急救电话,你们做救护车去医院。”

    他怔了一下,看向苏迷的目光,带着几分敬佩。

    不仅是他,即使霍尧,对苏迷都另眼相看。

    本以为她有点小聪明,却没想到此时的她,不但心思缜密,出谋划策的招儿,也是面面俱到,完全让人无法找到一丝破绽。

    霍尧看向苏迷的眸光,不由更灼热几分。

    怎么办呢?

    好像更不想放过她呢……

    ……

    十五分钟后。

    救护车赶到现场,将钟家姐弟送往医院。

    房门关上那刻,两道身影从卧室走出来。

    苏迷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直言出声道:“我遇到了大麻烦,希望你能帮我。”

    “你能给我什么?”

    霍尧冷勾唇角,眸中充斥明显掠夺意味。

    苏迷静静看着他,忽而轻笑:“你是不是在想,只要想得到的东西,就算是抢,势必也要得到?”

    “是。”霍尧没有否认。

    他缓缓靠近,低头认真看着她:“韩慕笙的身份,注定跟你无法在一起,你们不是一类人。”

    “那你呢?”

    苏迷反问:“四处漂泊的赏金杀手,有了生理慾-望,随便拉个女人解决,懂事听话就留着,觉得厌烦就丢掉的你,难道跟我是……一类人?”

    “那都是以前。”霍尧皱眉,隐隐有些懊恼。

    以前的他,还没有遇到她,如果他知道未来有一天,会遇到她,他绝不会……

    “你会。”

    苏迷定定看着他,目光似能看透人心:“即使重来一次,没有预知能力的你,依旧会像以前一样。”

    他是杀手,见不得光的杀手。

    当他夺去别人性命同时,清楚的知道,他的性命,终有被别人夺去的一天。

    每天活在极度警惕中,偶尔放纵自己,才能放松他的紧绷神经,若重新给他一次机会,他依然会走同样的路。

    苏迷的话,轻易将他最后的借口拆穿,霍尧心中一恼,厉眸微眯的同时,扣住削瘦单薄的肩,旋即将她重重按在墙上——

    ——

    ps:霍尧这个人物,原本是小配角,戏份抬到这么多……某人的计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