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3章 错的是这个世界?26(Aline万赏加更11)
    男人突然爆发的劲道,极强极重!

    女孩过于单薄的身子,重重地撞在墙壁,清晰传来的疼痛,当场令苏迷皱紧了眉头。

    霍尧冷佞眉宇间,满是冰寒阴鸷,紧盯着女孩的双眸,想刀子一般,令人心惊的锐利与危险。

    “你会是我的,不管是你的人,还是你的心,都会属于我,我会从他手里,将你抢过来,你逃不掉,苏迷!”

    话音落下,强烈男人气息,急速靠近侵袭。

    苏迷眉心紧皱,死死咬着唇,眼泪如泉涌出,悲戚质问着男人:“霍尧,你要对我动强么?”

    霍尧蓦地回过神来,对上女孩害怕痛苦,梨花带雨的脸,竟一时有些慌乱。

    “我……你——嘶!”

    话未说完,男人猛地甩开苏迷紧握掌心的手,急急后退了一步!

    但也仅仅退了一步,一道银光骤闪,飞快抵在他的太阳穴位,强烈刺痛蔓延那刻,女孩空出的左手,倏然虚指一点,霍尧的身子,立时僵在当场!

    “你倒是深藏不漏。”

    霍尧忍痛冷喝,厉眸微眯。

    她竟会点穴!

    还真是小瞧了她!

    “当初教你暗杀技巧的人,难道没教你一个真理?”

    苏迷眉眼流转,眼眶中的泪光,早已不见,只有无尽阴寒冷光。

    少顷,纤细指尖稍稍使劲,冰冷森寒的银光,刺入皮肉那瞬,男人面无表情的脸,顿时因痛意来袭,紧紧皱在一起,失声痛吟:“唔——住手!”

    苏迷收回劲道,缓缓凑近的同时,低声笑道:“越是看似无害的人,一旦被逼急,褪去最初无辜而纯真的伪装,越能激发强大潜力,一击致命,让你无力回击。”

    霍尧没有出声,只是皱眉看着她。

    苏迷将指缝间的银针,稍稍撤离,看着丝毫不能动弹的霍尧,笑的很得意:“这个帮,你忙是不忙?”

    霍尧眸底皆是不甘。

    那是来自强者,面对失败的不甘与不服。

    苏迷轻勾唇角,撤离的银针,再次抵住他的太阳穴。

    痛意再度传来那刻,霍尧紧皱眉头,愤然出声:“你不说,我怎么帮?”

    苏迷得逞挑眉,拿出一枚药丸,塞进他嘴里,笑靥如花般灿烂:“我喜欢识时务的人。”

    ……

    钟丽在医馆的骂人事件,如苏迷所计划的趋势发展。

    她不但没因此受到雪藏,反而提高了知名度,接下好几部戏与广告。

    其实,苏迷解决问题的法子,如经纪团队以往的招儿,如出一辙。

    但她找的借口新鲜,又能让人接受与理解。

    入戏太深与对方擦出火花,最终成为男女友的艺人,实在太过常见,而因戏产生病症的艺人,也不在少数。

    这种事例,不仅圈里人知道,广大网民也知道。

    正巧钟丽接的戏,是恶毒女的角色设定,与她在医馆时,那张扬恶劣的态度,十分相似,所以得到网民的理解与原谅。

    但当时为了找出霍尧,将钟鸣牵扯下来,苏迷有些过意不去。

    在钟丽骂人事件结束,她亲自为钟鸣配了中药,让他配合放化疗,病情很快得到控制,身体也比以前好得多。

    虽然钟丽对她仍有敌意,但此时常博(郑理文)还未涉足娱乐圈,无需与她过多交涉。

    至于霍尧,自从被她喂了毒药,如脱了缰的野马,被她用缰绳拴得紧紧,即使未对她唯命是从,但最起码不会对她不敬。

    苏迷拿出零用钱,在同小区同公寓楼,给霍尧租了间房子,以备不时之需。

    租屋中。

    苏迷看向霍尧清隽的脸,挑眉道:“你的脸,是假的?”

    这话虽是反问,但语气却是明显的肯定。

    即使没了金手指技能,苏迷对中医、穴位、易容以及炼药,仍然熟记于心,不然也不会在学校实验室,为他偷偷炼了毒药。

    霍尧颔首,深知隐瞒也会被揭穿,索性承认了。

    “换张脸,常博就是那晚的农民工,他见过你。”

    听着完全不同的凉薄口吻,霍尧不由皱眉:“这才是你的真面目?”

    苏迷挑挑眉,不置可否。

    霍尧没料到,他一个身价高昂的赏金杀手,竟然栽在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手里,想想真是不甘心。

    但他又不舍得杀她。

    尤其见她得意的小模样,想要得到她的冲动,显然比以前还要强烈。

    可他十分清楚,她不是一般的女人。

    不是想,就能得到的女人。

    烦闷之际,霍尧突然想起体内的毒药,凝眉道:“你什么时候给我解药?”

    “自然是解决了常博,才能给你,哦,忘了告诉你,那解药我还没炼出来,所以你要保证我的安全。”苏迷吃定他的模样,让霍尧看着更为更火大。

    “我不可能一直待在这儿,我生理需求旺盛,需要出去找女人发泄。”

    霍尧看着她的脸,想要看到别的情绪。

    然而女孩的脸上,并未有丝毫羞赧,反而沉静颔首:“人之常情,我明白,你想去就去,我不会限制你的自由,只要我需要时,你出现就可以。”

    霍尧眼角一抽,脸色不太自然。

    “你该不会是……不老不死的老妖精罢,正常情况下,不经人事的女孩,提到这种话题,不应该不好意思么?”

    “正常的生理知识,早知道早好,最好在幼儿园时期,就该稍稍普及,孩子们也能提高自我保护意识。”

    很多家长在孩子上学前,都羞于指导生理常识,让个别心理变-态的园长或幼师,连哄带誘的施行猥-琐与侵犯,等惨剧发生,早已是不可磨灭的创伤。

    至于成年男人,向女人提出这种事,不过是想看女人害羞或失措的样子。

    但很可惜,苏迷面对霍尧,不羞于出口,不故意躲避,也没觉得害羞或不好意思,更没有与他深入讨论,反而义正言辞扯到教育上。

    霍尧眉头微蹙,悻悻扁嘴:“真不可爱,没意思。”

    男人与女人间的话题,都能扯到教育孩子,这情还怎么调?

    苏迷却是冷声讥笑,居高临下睨着他:“我可爱不可爱,有没有意思,都是因人而论,你明显不是我的菜,我无需对你展现我可爱的一面,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