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7章 错的是这个世界?30
    冰冷的钝物,精准抵住他的脑门,常博猛地刹住脚步,不敢再有丝毫动作。

    伤口还在流血,温热得鲜血,流进常博的眼睛里,模糊不清的视线,却能隐约看清持枪人的大致轮廓。

    “是你!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常博愤怒低吼,神色狰狞可怖。

    千算万算,却百密一疏。

    常博万万没想到,本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竟然全毁在——用钱买通的西装猥琐男身上!

    男人眉目讥嘲,丝毫不将常博的愤怒,放在眼里。

    他得意扬眉,朝房间里的苏惠美,暧昧眨眨眼,扯唇肆笑:“谁让你给我的女人,这么可口又美味,我把持不住,出卖你也很无奈啊。”

    男人长相有些辣眼睛,苏惠美不敢与他对视,心慌慌别开眼。

    卢彩芸见那人有枪,面色难掩害怕,连忙回身抱住苏惠美,满眼警惕注意那人的动向。

    但见那人拿着枪,将常博再度逼回房间,视线却无意扫向,韩慕笙怀里的苏迷时,眸底不由微微懊恼。

    眼前的男人,正是霍尧。

    他负责监视与跟踪常博,发现常博前几天,去了趟地下黑市场,买了些特殊的东西。

    霍尧花了点钱,打听到常博所买药物后,第一时间告知苏迷。

    苏迷很快想出法子,准备先将计就计,让他伪装一番,接下常博的生意,再反将了常博一军,彻底断了他跟苏家的关系牵连。

    苏迷告诉霍尧,为了把计划做的更漂亮,让他假装对苏惠美一见钟情。

    可他牺牲了色相,把人带过来,竟被韩慕笙抢做了英雄!

    霍尧冷冷眯着眼。

    比起什么常博,他现在更想将韩慕笙这男人,一枪送上天!

    杀气无形外漏那瞬,韩慕笙突然掀起眼帘,一双幽邃深谙的眸子,与霍尧冷戾视线相撞,心中不由一紧,竟感到莫名的……心虚与敬畏。

    敬畏?

    真是可笑,他怎么可能,会对韩慕笙产生敬畏的心理!

    霍尧紧蹙眉头,视线落在常博的脸上,气更是不打一处来,猛地挥起手中的枪,用枪柄狠狠打在他的脑门上——

    “理文!”

    苏惠美见他被打,下意识叫出声,结果却换来霍尧的讥笑:“小美人,你还真是贱的很,他都把你送给我了,你竟然还在担心他。”

    “我……。”

    苏惠美皱着眉,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霍尧看在她是苏迷姑姑的份上,没再说什么,从后腰拿出尼龙绳,丢给两女:“把他绑起来。”

    卢彩芸接过绳子,只犹豫片刻,便大着胆子,将常博绑起来。

    这男人差点害了惠美跟小迷,她绝不能让他逃了。

    霍尧将绳子打了特殊死结,满意勾勾唇,又看向苏惠美:“小美人,等哥哥忙完手上的活儿,一定会来找你,在这期间,你要是敢找男人,哥哥我绝对不饶你!”

    撂下这句话,成功刷了一波存在感,霍尧这才扭头离开。

    他忙活这么久,出力最大,绝不能被韩慕笙那该死的男人,全抢了功劳。

    刚才他进来动静这么大,能引起苏迷的注意,这就足够了。

    霍尧离开没多久,警察局长带着刑警队长,后面跟着一群医务人员,纷纷来到现场。

    韩慕笙交代几句,这才抱起苏迷,与苏惠美、卢彩芸等人,离开酒店,去了医院。

    苏迷为了演戏逼真,被常博灌下药物。

    后经医院检验,跟苏惠美体内残留的,都是非法药物,苏家拿到证明,立即将常博告上法庭。

    韩慕笙的介入,外加证据齐全,常博很快被判入狱。

    苏惠美害怕被那晚的男人騒扰,事情解决后,第一时间出了国。

    苏家经此一事,算是暂时回归平静。

    医院病房。

    苏迷睁开眼,一张略微苍白的英俊面孔,出现她的眼前。

    男人没有戴眼镜,从她的角度望去,眉眼如画般柔和淡雅,淡金色温煦的日光,倾洒而至,仿若人畜无害的天使。

    苏迷呼吸微窒,视线落在男人精致轮廓上,新冒出的青色胡渣,以及暗色黑眼圈,心头又是一阵发紧。

    她沉吟片刻,慢慢抬起手,触及他的面孔,轻轻摩-挲着。

    男人的肌肤,很细致柔滑,比想象中的还要好,让人忍不住流连忘返。

    忽地,指腹下传来轻微动静,苏迷眸光微闪,心儿轻颤,快速将手收回。

    男人缓缓睁开眼的瞬间,已将她纤细的手腕,紧紧地攥在掌心之中,低声质问:“分明对我有感觉,为什么又要躲着我?”

    韩慕笙的嗓音,低沉微哑。

    紧盯着她的眼眸,无比清明,鹰凖锐利,无法忽视的紧迫威慑感,令人无所适从,丝毫不像刚醒来的样子。

    但其中充满的血丝,却清晰代表一件事——

    她在昏迷期间,他一直守着她。

    心,不可抑制的触动。

    人在伤病脆弱时,对外在所给予的感触,最深刻最敏感,也最容易感动。

    此时的病房里,只有她跟他,没有别人。

    苏迷静静凝视着男人,缓缓伸出双手,揽住韩慕笙的脖子,沙哑出声:“不是好感,是喜欢,韩慕笙,我喜欢你。”

    女孩温软嗲糯的嗓音,在耳边清晰响起,韩慕笙却僵如石雕般,一动不动。

    她刚才说什么?

    不是好感,是喜欢?

    她喜欢他?

    苏迷喜欢韩慕笙?

    韩慕笙并非苏迷想象那样,开心而喜悦的抱着她,反而愣在那里,连回拥她的动作都没有。

    苏迷撤了撤身子,视线落在他紧紧皱起的眉头,心下蓦地一沉,揽住他脖子的双手,瞬时失去了所有力气,渐渐滑落……

    韩慕笙的眉头,皱的更紧。

    就在苏迷的手,彻底离开他,一双宽大而修长的手,突然抓住她的掌心,蓦地起身,强势逼近:“既然喜欢,为什么要拒绝我,为什么连靠近你的机会,都不愿给我?”

    天子骄子的韩慕笙,向来喜欢将所有事物与局势,尽数掌控。

    不管是韩家、庞家,还是师家、尹家,所有人的把柄与弱点,他都掌握在手里。

    没有人能左右他的情绪与决定,即便他的亲生父亲,也不能。

    可她,无疑是个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