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3章 错的是这个世界?36(Aline万赏加更15)
    “哦。”

    苏迷应了一声,神色淡淡:“那还真是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男人了。”

    “小姑娘,我会从他手中,把你抢回来。”杜妄冷冷放出狠话。

    苏迷听此,反而笑了。

    女人啊,就是不能在男人面前,表现太突出。

    否则男人看见眼里,记在心里,觉得她有意思又有能力,就会迫切想要占为己有。

    一个霍尧是这样,现在这姓杜的男人,又是这样。

    可他们真的喜欢她么?

    从引起注意,稍稍了解后,从而感兴趣,再到迫切掠夺,难道不是男人骨子里,强制征服的心理在作祟?

    苏迷唇角微勾,眉眼皆是讥诮。

    不管真喜欢,假喜欢,都与她无关。

    她只要韩慕笙一个就够了。

    苏迷足尖轻抬,悠悠转身,正要开口,腰间被一只手紧拥,与此同时,男人霸道强势满含威慑力的宣示,在耳边响起:“杜妄,我韩慕笙的女人,不会你想抢,就能抢得到。”

    韩慕笙的大名,但凡关注国情的人都知道。

    此话一出,不禁是杜妄怔了,连诊室里的几名医师,都怔在当场!

    这不是在做梦罢?

    堂堂港城市的市长夫人,在他们中医馆里工作,平时还跟他们有说有笑!

    中医馆的几人,不由震惊到说不出话。

    杜妄在黑白两道都吃得开,但韩慕笙雷厉风行的手段,他早有耳闻,也曾经在他手下栽过。

    双方虽不是完全敌对,但他韩慕笙,显然是为数不多人物中,令杜妄所忌惮的一位。

    如果说,刚才想要得到苏迷的慾-望,有多么的强烈,现在见到了韩慕笙,就像一记警钟,在脑门上敲响,如当头棒喝,让杜妄瞬间清醒。

    刚毅硬朗的轮廓,更为柔和,杜妄轻笑道:“既然是未来韩夫人,那杜某收回刚才的话,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你说收回就收回,可有把我韩慕笙放在眼里?”

    韩慕笙从不知给人台阶下,尤其面对觊觎苏迷的一切生物。

    苏迷心知杜妄也不是简单人物,抬眼给韩慕笙一个眼神,随后轻声道:“只要杜先生往后不打扰,这事就算过去了,杜老爷还在医院,你还是前去照料比较好。”

    这番话,算是苏迷给杜妄一个台阶,后者立马会意,冲她微微颔首,举步离开了诊室。

    余下几名医师,大眼瞪小眼,一时也不敢说话。

    但他们都觉得,苏迷作为女人,当场拆市长的台,实在有点不对。

    市长应该会生气罢?

    他们又互视一眼,不想被无辜波及,于是壮着胆子,冲韩慕笙点点头,溜出了诊室。

    谁知,几人刚走出去,就听见韩慕笙带着小情绪开了口:“你啊,一点都不给我面子,我还想教训教训他呢。”

    “乖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你当我的后台,他以后不敢对我怎么样,我目前只想在中医馆好好学习,不想被人打扰。”

    韩慕笙“嗯”了一声,又道:“可你有危险时,要打电话给我,今天要不是老付通知我,我都不知道你受欺负了。”

    “我哪有受欺负,这不是好好的么?”苏迷眨眨眼。

    韩慕笙指着她身上的血渍:“这不是?”

    苏迷的视线,随着他抬起胳膊,落在他的西装上,蓦地皱眉道:“完了,你西装都沾上了,这是杜老头的血,里面有病菌,不行,我得给你消消毒。”

    话落,门口一干被惊吓到的人,皆如鸟兽散,眨眼间已不见身影。

    两人来到苏迷的诊室,她将身上的白大褂一脱,拉着韩慕笙反复洗了手,将他的西装丢掉垃圾桶,左瞧瞧右看看,没在衬衫上看到血渍,才没把衬衫脱了丢掉。

    韩慕笙坐在小床上,含笑看着为他忙活的苏迷,心里温暖又充实。

    他缓缓抬起手,揽住她的腰身,往身边拉进彼此的距离。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双手,从腰间渐渐上移,来到苏迷的脖颈,稍稍施力的同时,倾身凑近她的唇:“迷迷,我想亲亲你。”

    原本以为她会答应,却不想苏迷一本正经地拒绝:“不行,杜老头中的是剧毒,随着逼出毒血,那些病菌也会在空气中传播,即使不会引起大病,但对身体仍然有害。”

    苏迷说的头头是道,韩慕笙竟无法反驳。

    无奈之下,只能用抱抱来解解馋,顺便在她心口,偷偷的蹭了几下。

    谁知,那触觉的体验极好,韩慕笙忍不住又蹭了几下。

    苏迷看穿他的小动作,抬手就将他推开,小声喊了句:“流氓。”

    韩慕笙也有些不好意思,但作为男人,面对喜欢的女孩,实在控制不住,视线落在她的唇,滑了滑喉结,蓦地伸手一捞,见她按在怀里,低头采撷那芳香无比的甜蜜。

    苏迷挣扎了一下,没挣扎开。

    刚想再挣扎,又怕变成上次那种尴尬局面,于是用双手去推他的脑袋,结果却被韩慕笙反复抱紧。

    隔着三层布料,男人紧实的肌理,女孩发育良好的温软,多次亲密接触,这种感觉比上次,更让韩慕笙心生痒痒,格外冲动。

    以前的他,对那种事,多少有些反感。

    毕竟在他所涉及的圈子里,见过太多权与色的交易。

    可是自从遇到她,第一眼看见时,就有好感的女孩,到现在将她拥入怀中,对她产生本能的生理反应,韩慕笙是不排斥的。

    甚至生平第一次觉得,男人的慾-望,让人无法估量。

    或是在她觉得,他的行为过于孟浪,可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因为喜欢,所以制造事故,想要结识她。

    因为喜欢,所以费尽心机,想要迎娶她。

    因为喜欢,所以死缠烂打,想要得到她。

    韩慕笙深刻意识到,从喜欢她那刻起,他变得更加卑鄙又无耻,阴险又狡诈,还死皮赖脸缠着她,想尽一切方法与她亲近,亲亲抱抱,甚至想要得到更多。

    他想让她的心,她的身,都属于他一个人。

    他想让世间最美丽的花骨朵,变为他的掌中花,只为他韩慕笙一人绽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