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6章 错的是这个世界?39
    嫌他丑?

    整日整夜守着她,刚醒就嫌他丑?

    韩慕笙眉头倏皱,望着女孩苍白的脸,突然有种恨恨的冲动——

    他蓦地倾身上前,在女孩唇上泄恨咬了一口,极其不满的霸道宣示:“再丑也是你的,没良心的小丫头!”

    前一秒还是不满泄愤,后一秒却随着女孩轻呼,立即放松牙根使出的劲道,眼神幽怨,唇与舌却温柔的舔,无奈又恨恨哼声道:“你这小丫头,就不能对我说点好听的,我不眠不休,守了你两天两夜!”

    此时此刻,韩慕笙觉得,一定是他之前坏事做多了,上天派来她这个小克星,专门过来克他的!

    她竟然昏迷这么久……

    这身子还真是弱啊。

    苏迷抿了抿唇,发现唇部没有丝毫干燥。

    余光看到桌上的水杯与棉签,脑中想象男人用棉签给她喂水的样子,满心温暖而触动。

    用视线描绘着男人俊美的轮廓,苏迷环住男人的脖子,在韩慕笙以为她要亲他时,紧紧拥在怀里:“韩慕笙,谢谢你。”

    男人怔了怔,脸上非但没有开心的迹象,还阴沉了几分。

    苏迷没得到回应,松开手,看向他阴沉的脸,不解问道:“你怎么了?”

    “你还是没把我当你男人,对不对?不愿让我帮忙,做任何事都想靠自己,可是迷迷,你有没有想过,我是男人,我想保护我的女人,我想要让你衣食无忧,开心幸福嫁给我。”

    韩慕笙向来习惯掌控一切。

    他愿意尊重她,不去干涉她的事,但每每面对独立自主的苏迷,一种明显的无力感,油然而生。

    她太独立,独立到让他觉得没有一点存在感。

    这也是为什么,他迫切想将他娶回家,完全占为己有,牢牢抓住她的原因。

    原来他是为这个生气。

    这其实是他们之间,多次产生的问题。

    她太独立,而男人总想保护她。

    苏迷眨眨眼,心中有了打算,耐心解释道:“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是想向你父亲证明,即使不靠任何人,我照样有一番作为,如果你帮了我,先前所有的努力,都会与你韩慕笙挂钩,你能明白么?”

    韩慕笙听她一席话,顿时醍醐灌顶,明白她所有的苦心。

    他紧紧拥住她,一吻落在额间:“我明白了,迷迷,我尊重你,但你要向我保证,不能让自己这么辛苦,否则我会担心。”

    能得到男人的理解与尊重,苏迷很开心,随后想到了一件事,连忙询问:“霍尧钟丽他们怎么样了?”

    “霍尧”这两个字,成功令韩慕笙皱了眉。

    苏迷凑上去亲了亲,软声哄道:“我知道他之前是杀手,只是好奇他为什么会变成霍老的养子,我纯属好奇他的身份,你别多想。”

    韩慕笙听她解释,脸色这才稍微好点,沉吟片刻,还是为她解除了疑惑。

    “霍尧是杀手联盟中,连排名都没有的小杀手,我们刚认识那段日子,他多次想要刺杀我,却没能成功,还被我手下人打伤,估计觉得杀我太难,跟买主推掉了这笔买卖。

    后来他跟你联手整常博,再到后来成了霍老头的私生子,但霍老头忌惮霍汶的母亲,于是对外宣称他是养子。”

    从霍尧接下他的人头买卖起,韩慕笙一直派人监视他,得知他对苏迷感兴趣,后来又教训了他一顿。

    但这种事,韩慕笙显然不会告诉苏迷。

    “他真的是霍老的私生子?”

    苏迷总觉得,这其中有问题。

    见她对霍尧的事,如此好奇与关心,韩慕笙非但没吃醋生气,反而淡笑答道:“霍老真正的私生子,早被霍尧搞死了,冒充他的身份,想必是想抢夺霍家的继承权,这次霍汶中毒的事,多半是他一手策划。”

    苏迷眨眨眼:“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韩慕笙矜傲挑眉,嘴角微扬:“他对你感兴趣那刻起,就是我韩慕笙的情敌,只有全面了解情敌所有的动向,面对突发状况,才能有效做出相对的策略。”

    眼见男人得意的小模样,苏迷不禁觉得好笑:“我不喜欢他,只喜欢你。”

    “确实,你对我这么死心塌地,他们当然抢不了你。”韩慕笙轻笑,朝苏迷眨眨眼。

    苏迷扶额,无奈笑道:“是是是,我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这辈子就认定你了。”

    韩慕笙嘴角上扬,异常得意,随后认真道“虽然没有证据,但杜老头是霍家的死对头,霍尧想在霍老头面前得势,毒死杜老头跟霍汶,对他都有利,我派人查过那种毒,不是从地下黑市流出,那极有可能,是有人在私自研究。”

    其实,苏迷心里也这样怀疑。

    想起系统059之前的指示,她突然觉得,所有事情的走向,都在故意促成霍尧的目的。

    那霍尧的目的,又是什么?

    韩慕笙不满苏迷为霍尧费神,板脸说道:“好了,我们暂停这个话题。”

    苏迷“嗯”了一声,眉头皱了一下,看向男人的视线,突然眨着眼睛收回,又抿了抿唇,看向了别处。

    “怎么了?”男人疑惑地问。

    苏迷抿着唇角,眼神闪烁:“我想去厕所,你先……啊,你做什么?”

    “当然是抱你去厕所。”韩慕笙理所当然道。

    苏迷瞬间红了脸,抬手推搡着他:“我自己可以,你放我下来。”

    韩慕笙皱眉,说出一句让苏迷想要钻进地缝里的话:“你昏迷的时候,都是我抱你去厕所,洗澡也是。”

    ——

    “洗,洗澡?”

    苏迷瞪大双眼,显然被韩慕笙的话,吓到了。

    “我爸爸妈妈呢,他们怎么会同意你照顾我?”

    苏迷不敢置信。

    “哦,他们最近接了个大项目,这两天比较忙,没时间照顾你。”韩慕笙从善如流回答。

    然而那个所谓的大项目,其实是某人一手促成,并指明要求需要苏父苏母负责相关工作,他们自然忙得不可开交。

    不过某人是谁,他是不会告诉苏迷的。

    韩慕笙眸光闪烁,满满得逞意味,强行将苏迷抱进厕所,温柔又体贴地询问:“你要大解,还是小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