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6章 重生八零之鬼村3
    卓岩平捡起眼镜戴上,望向那道高挑瘦弱身影,视线缓缓凝聚,隐约可见少女清秀五官轮廓。

    从侧面看来,倒是个美人。

    正当卓岩平冒出这个想法,少女蓦然回首,左眼那黝黑丑陋的胎记,清晰落入眼帘。

    浅棕瞳仁猛地收紧,男人当场变了脸,活像硬生吞下一只……苍蝇!

    这女人好丑!

    卓岩平眼中闪过嫌恶。

    但他深知,作为一名有学识有内涵的知青,不能在封平村村民面前,影响自己的形象,于是强行挤出一丝微笑,冲少女颔了颔首,步伐稍显急切的离开。

    苏迷见男人落荒而逃,心想若当初原文女主知道,卓岩平只是因为没戴眼镜,所以才说她不丑,不知她又会作何感想?

    绯润嘴角溢出一丝冷笑,缓缓收回视线,撑着竹筏前往莲池。

    封平村位于南方,四季气候温热,景色极其秀丽。

    当下所处的河道,贯穿整个封平村,顺着这条河道,来到封平村西侧,碧叶连天的天然莲池,立时映入眼帘。

    粉白红莲飘香,玉露碧叶润翠,生机盎然的鲜活风光,宛如天工精心描绘的绝美画卷。

    苏迷撑着竹筏,进入莲池中央,先是采了些莲叶,又顺手折了几朵莲花,随后顺着河道折回。

    她跟外婆的家,是用竹子建成的简朴竹屋,位于进村必经之路的河西。

    苏迷将竹筏停在屋后,用绳子绑在木桩固定,抬脚上了岸,顺着竹制走廊,进了屋。

    “外婆,我回来了。”

    苏迷将莲叶放在桌上,找了两个深棕瓷壶,将粉白莲花有序放入,分别摆在房间里与餐桌上。

    这时,身穿粗布蓝衣,脚踩三寸金莲蓝布鞋的老人,从另一间屋子走出来。

    她见苏迷衣裳尽湿,眉头微皱:“又被他们拉下了水?”

    苏迷轻轻点头:“嗯,这次是个无头尸,就在村西靠近莲池边的河底。”

    “唉,这些水猴子,真是造孽。”

    苏老太的视线,落在那块黑色胎记上,不禁长叹了一声:“小迷啊,你托生在我们苏家,实在是受苦了,外婆年纪大了,没能耐挣几个钱,不能让你吃饱吃好,也护不住你被那些个鬼野子水猴子欺负。”

    说到这,老人家眼泪婆娑,颤着身子,随时都能摔倒的样子,让苏迷看着一阵心酸。

    她红着眼眶,走过去给她擦擦眼泪:“外婆您别这样说,能生在苏家,成为您的外孙女,是我的福气,至于那些鬼野子,我不怕他们,等以后我学得您的本事,谁都别想欺负我。”

    此话一出,苏老太的脸上,非但没有欣慰,反而有几分狐疑。

    她定定看着苏迷片刻,原本慈爱沉痛的眼神,忽然变为锐利,抄起泡在坛子里的桃枝,就朝苏迷手背上抽去——

    “嘶!外婆,你打我做什么?”

    苏迷痛的直抽气,皱眉疑惑出声。

    苏老太眸光沉沉,冷冷呵斥:“你不是小迷,你到底是谁?”

    苏迷一怔,突然意识到,她刚才说话的口吻,与原文女主冷清寡言的性格不同,这老人家定是觉得蹊跷,才怀疑她的身份。

    心念电转间,苏迷红着眼眶道:“外婆,我真的是小迷,只是在河边遇到一些事,才下定决心跟您学驱鬼的本事,准备多挣点钱,把我这脸上的胎记消掉。”

    苏老太仍是不信,又打了她几下,结果苏迷只是喊疼,却不见有其他异常,这才放下手中的桃枝。

    “你真的是小迷?”

    苏迷可怜巴巴点头,委屈的直掉眼泪:“外婆,有人说我丑,还说从没见过像我这么丑的姑娘,外婆,我心里难受,我想变好看,不想再这么丑,不想被人嘲笑,外婆哇哇哇!”

    说着说着,苏迷从开始只是掉眼泪,变成嚎啕大哭,硬把半信半疑的苏老太,哭的手足无措,心疼的哄劝。

    “小迷乖,不哭,现在嫌你丑的人,都是有眼无珠,等以后你遇到那人,你会变成全村最好看的姑娘。”

    苏迷眼底精光微闪,哭嚷着问道:“那人是谁?我认识么?”

    苏老太没说话,只是拍着苏迷的后背,一下又一下,沉默着若有所思。

    看来短时间内,老人家不会告诉她,关于胎记的内情,苏迷边哭边思忖着,心想当务之急,还是先着手调查杀死原文女主的凶手。

    凤眸微睁,苏迷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带着哭腔道:“外婆,你知道说我丑的是谁么,就是村里刚来的男知青,他竟然说我丑!”

    “放心,外面来的人,呆不了几天就得走。”外婆冷笑着。

    苏迷摇摇头,渐渐停止哭泣:“那个男人不同,虽然说不出具体,但当时在水里,那个无头尸好像很惧怕他。”

    她说了谎。

    想要找出藏在暗处的凶手,势必要跟卓岩平有接触,为了不引起怀疑,她只能先说谎。

    老人家相信世间有鬼神存在,定会心疑卓岩平的事。

    但她岁数大了,有事基本让苏迷去办,这谎话一出,无疑为她以后的行动,找了个正大光明的理由。

    苏迷曾设想过,杀死原文女主的凶手,极有可能是跟卓岩平有染的女人。

    本想再说说,找个借口去村里看看,可苏老太却没再问,只是帮她上了药,前去厨房做饭。

    但此举更加证明,苏老太有很多事瞒着她。

    不过世事难料,有时候就是这么巧。

    苏迷刚想回屋,一个身穿棕衣麻布,头披蓝底碎花布巾的老太太,突然跑了进来:“苏大姐,苏大姐,我孙子出事了,你快救救他啊!”

    苏老太闻言,急忙从厨房走出来:“山娃出啥事了?”

    “老是哭,原先一到晚上就哭,可今个白天他睡的正香,阿黄突然叫了几声,把他吓醒了,然后就一直哭闹,怎么哄都哄不好,你快跟我去看看罢。”

    这人是张家老太太,村里唯一跟苏老太有点交情的人。

    而她口中的阿黄,是条狗,平时性情很温顺。

    听她这么一说,苏老太跟苏迷猜想着,她家孙子定是被那些鬼野子,给吓掉了魂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