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0章 重生八零之鬼村7
    “怎么了?”

    老两口心里一慌,颤着身子询问。

    苏迷冲前面扬了扬下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喏,你们家儿子和儿媳妇。”

    老两口怔了一瞬,猛地探头去望,隐约见到两个身影,围着几棵桃树转圈。

    他们揉了揉眼睛,想要看的更清楚。

    苏迷同时配合提起煤油灯,为他们两老照明。

    两老口再度望去,那道高壮人影,正面向他们,不是大庆又是谁!

    “大庆啊——!”

    刘大婶刚喊一句,苏迷立马回头看向她:“如果你想他们现在就死,可以再大声点。”

    刘大爷紧紧捂住刘大婶的嘴,同时小声哀求道:“丫头啊,你赶快救救他们罢,大爷我只有大庆一个儿子,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连送终的都没有。”

    苏迷却不急不躁,将煤油灯挂在桃枝上,盘膝原地坐下:“现在时候未到,还要等等。”

    “还要等啥,这不都找到人了么?”刘大婶一把拉下嘴上的手,急切问道。

    苏迷没答,径自闭上眼睛。

    刘大婶刚想走过去问,刘大爷一把抓住她:“别去瞎捣乱!”

    “老头子,你凶我……呜呜。”刘大婶平时嚣张惯了,被他这么呵斥,立马气哭了。

    原本想着刘大爷会哄哄她,谁知他猛地将脸一拉,凶狠瞪向她:“你要是想把大庆害死,现在就可以去,老子我绝对不拦着你!”

    刘大婶见他动了怒,小声低泣几句,也没敢再出声。

    而另一边。

    大庆跟他媳妇,一直围着几颗桃树走,时不时笑几声,时不时小声嘀咕几句,但听不真切。

    苏迷坐在桃树下,纹丝不动。

    直到后半夜,临近天亮,大庆跟他媳妇,突然停在一颗桃树前!

    此时光线稍亮,刘家老两口见到这一幕,刚想去叫苏迷,却发现她已经睁开眼,站了起来。

    眼见大庆两口子,楞站着不动,刘大爷小声问道:“他们俩这是在干啥?”

    “你们站在这里等我,别乱跑,也别惊动他们。”苏迷交代一句,扯住红绳朝两人走去。

    说实话,刘家老两口这么大年纪,在这荒郊野地呆一夜,都觉得害怕,可苏迷才十几岁的小姑娘,竟然一点惧意都没有,不禁对她有些改观,对她的话,也下意识的服从,乖乖呆在原处张望着。

    然而就在这时,原本还站着的大庆两口子,突然在桃树面前跪下,伸手挖起地上的泥土,猛地朝嘴里塞!

    “大——!”刘大婶吓坏了,刚喊了嗓,响起苏迷的嘱咐,连忙捂住嘴,硬将后半个字咽了下去。

    刘大爷看着也心急,但又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站在原处,来回走着。

    苏迷按照特殊走法,来到两人身边。

    眼见大庆跟他媳妇眼神呆滞,但行动力却毫无束缚,大口大口吞着泥,脸上偶尔露出痛苦挣扎的表情,苏迷偷偷变出一道符篆,默念几句咒语,将符篆打入桃树树身。

    下一刻,两人吃土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苏迷立即扯起红绳,分明绑在男左女右手的中指,随后轻轻一扯,两人像两具木偶般,机械化缓缓站起,跟着她来到老两口面前。

    刘大婶刚想上前询问,苏迷抬手朝地头方向指了指,示意他们先出去。

    刘大爷立马会意,扯住刘大婶原路返回。

    苏迷未有阻拦,任他们两人在前面带路。

    可刘家老两口没想到,这一走,竟然走了半个多小时,还没有走到地头。

    这到底咋回事?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看向苏迷。

    后者沉默几秒,只道:“我带路可以很快出去,但你们必须保证,不要跟他们说一句话,否则魂魄保不全,他俩成了傻子,怪不得我。”

    两人听她这么一说,满脸慎重的应承,与苏迷交换了位置,一行人继续前行。

    “宿主真是越来越坏了,那两人分明被你栓了魂,谁说话都听不见,你还这样骗他们。”

    系统059忍不住吐槽一句。

    苏迷冷冷勾唇,嗤道:“封平村的村民,有事就来找苏家人,没事甩都不甩,还各种瞧不起,即使我用最快的法子,解决了问题,他们也觉得理所当然,这一次,我必定让他们记住,苏家人的本事与能力,绝不是他们能随意欺压轻蔑的!”

    十分钟后。

    当苏迷带着他们走出桃园,刘家老两口,看向苏迷的眼神,隐隐闪着别番意味。

    惊讶中带着赞赏与敬佩,即使想要掩饰,也掩饰不住。

    苏迷面色淡淡,任由他们去打量,装一回高冷范儿。

    随后将大庆跟他媳妇送回家,刘家老两口还特地做了早饭,想留苏迷一起吃。

    结果她直接拒绝了:“外婆还在家里等我,我先回去一趟,等他们醒了再过来。”

    “好好好,我送送你。”刘大婶这次很殷勤又热情。

    苏迷这倒没有拒绝,刘大婶将她送出村子才折回。

    来到竹屋。

    苏迷刚走进院子,就见苏老太坐在凳子上,听见动静后,睁开了眼:“刘家是怎么回事?”

    “刘大庆为了娶媳妇,盗了村西那片桃园低下的墓,拿了死人的防腐珠,每晚被那死人勾着魂逛鬼市,又让他吃坟前土,至于他媳妇怎么招惹了死人,得等他们醒来,问清楚才知道。”

    苏迷毫无隐瞒,全告诉了苏老太。

    原本以为苏老太,会稍稍夸奖她一下,谁知却面色凝重嘱咐道:“村西那边乱的很,以前是个死人堆,今晚我还是跟你一起去,解决刘家这事,以后绝不能再去村西!”

    苏迷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只道:“外婆,您交给我的阴阳走法,我学会了,就是靠这套走法,我才成功找到刘大庆。”

    苏老太面色一惊,有些不敢置信:“你竟然学会了,还在那群鬼野子地盘上用了?!”

    “是,用了,全程没出任何意外。”

    苏迷说着,在苏老太脚边蹲下,将声音放到最柔:“外婆,以后这些事交给我,小迷不会让您失望,不会让我们苏家的真传没落,不会再让封平村里的人瞧不起咱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