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0章 重生八零之鬼村37
    本想找其他女人纾解,可她们都疏远他。

    这让卓岩平很难接受。

    以前都是她们倒贴,现在他有了需求,她们反而不理他,卓岩平作为男人的尊严,顿时备受打击,准备重新物色几个女人,一展雄风。

    可那帮警察,却一直盯着他,跟苍蝇似得,让他烦的不得了。

    而县城中的妓,他嫌脏,也看不上,更怕以后被查出来,影响自己的形象。

    正当烦恼之际,突然听说那丑丫头要结婚了。

    卓岩平心想,这倒是个找女人的好机会。

    且说另一边。

    冥曜先是请来城里的建筑队,将苏家的竹屋,彻底翻修,又让他们在短时间,多建几间房子。

    后是请来县城里的戏班子,在苏家竹屋附近,搭了个戏台子,准备让他们唱个三夜。

    又在江宏等人的操办下,请来县城五星级酒店的厨子,让他们过来做喜宴。

    最后带着苏迷与苏老太,到县城里的影楼,买了几套衣裳,预约了录像与化妆。

    封平村的人,见他搞得这么隆重,这才相信冥曜是真喜欢苏迷,但对他看女人的眼光,众村民还是不敢苟同。

    可不管如何,有人唱戏,他们也乐意看。

    到了婚礼前晚,他们吃完晚饭,全都拿着小凳子、大蒲扇,跑去苏家门前听戏。

    而卓岩平,则待在村委办公室,吃完晚饭,走出来溜溜,准备找个女人搭话。

    这时,村北的邓大嫂,突然朝他走来。

    卓岩平下意识皱了眉:“你怎么来了,不是要跟我断了么?”

    邓大嫂四处望了望,见无人,一把抱住他,开始哭诉:“岩平,我男人找了别的女人,他不要我了,岩平,我好冷,你抱抱我好不好?”

    卓岩平镜片下的眸子里,闪过讥诮冷光,猛地将她推开:“你男人不要你,你就来找我,当我是什么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么?”

    “不是的,我喜欢你的啊,岩平!”

    邓大嫂不停摇头,眼角猩红,快要哭出来:“我当时只是害怕,才一时糊涂,岩平,你相信我,我还是爱你的,为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

    卓岩平闻言,原本被打击的男人尊严,瞬间倍增。

    他笑了笑,上前拥住她的腰,开始哄道:“好了,我相信你,别哭了,不然我会心疼的。”

    邓大嫂眸光闪了闪,乖巧点着头,擦了擦眼泪。

    卓岩平看着她丰-满的身材,眸色深了深,在她胸-上捏了一把,邓大嫂红着脸,将他推开了些:“岩平,你别这样。”

    “你当时跟我在一起,不就是你丈夫满足不了你么,现在他都不要你了,你还顾忌什么?”

    卓岩平弯腰将她抱了起来,就要走进屋里,邓大嫂突然挣扎着下来:“不行,我公婆等会听完戏,很快就会回来的。”

    “那要什么时候,我想你,每时每刻都想要你。”

    卓岩平这口情-话,说的不要太溜。

    要是以往,邓大嫂早就心动了,但苏迷曾经跟她说过,一旦村里其他女人疏远卓岩平,只要她找他,他定会把她当珍宝。

    这话,算是一记警钟,狠狠敲醒了她。

    这男人对女人都好,因为只是为了纾解,好听的话,张口就来。

    而她家虎子,虽然平时不说情-话,但句句都是暖心体贴的话,可她以前却觉得烦。

    邓大嫂想着,又开始哭。

    卓岩平以为,她因他的话而感动,抱着她就要去亲,结果却被邓大嫂推开,掩面哭着跑开了。

    他怔了怔,低头看着自家小兄弟,暗暗骂了几句,悻悻回了屋。

    邓大嫂虽然失控逃离了,但她第二天又来了。

    卓岩平起初倒是很高兴,可撩到半路,邓大嫂又跑了,气的他想杀人的心都有!

    但她离开前,却向他保证,明天是苏迷的新婚日,公婆也被邀请了,婚礼一开始,她就来找他。

    卓岩平这才消了火,等待明天的到来。

    次日。

    位于村南的苏家,院内院外挂起了红灯笼。

    而封平村的多半人家,以及通往村北、村东路上的枝头,也挂起长长两排红灯笼,看起来热闹极了。

    苏迷与冥曜两人,按照当地民风,中午拜了天地高堂。

    由于两人身份特殊,谁都不敢闹婚,顺顺利利走完场,喜宴正式开始。

    乡村里办婚宴,基本都在院子里或门口,租用上百张圆木桌、长凳子,等人一坐满,帮忙的人,端着托盘,为每桌轮流上菜。

    苏迷吃点饭,跟冥曜一起向乡亲们敬酒。

    半个小时后。

    两人一百桌敬下来,脸色变都没变,不由令人乍舌与佩服。

    虽然村里有几个好事的人,想要出出风头,但想想冥曜的身份,瞬间收了那份心。

    等所有菜食上齐,村民们连吃带打包,个个心满意足回了家。

    苏迷与冥曜,还有苏老太,坐在堂屋里,让婚礼录像的人拍了照,这婚礼流程,才算彻底结束。

    而后,冥曜去送客。

    苏迷坐在梳妆台前,正准备卸妆。

    冥曜走了进来,刚低头想去亲她,苏迷连忙捂住他的嘴,嗔了他一眼:“别,脸上都是粉。”

    八零年代的粉底,太过厚重,她千嘱咐万叮嘱,影楼化妆师才给她化了个淡妆。

    可对她而言,妆容还是很浓。

    苏迷松开捂着男人的手,立马忙着卸妆,最后洗完了脸,才被他抱着,一番亲昵。

    但男人亲了一会,似乎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苏迷连忙推搡他:“好啦,外面还有事要忙,晚上再亲,先去忙正事。”

    冥曜狠狠亲了她几口,才跟她一起出去,向所有帮忙的人,感谢了一番,又把各方面的钱结清。

    苏迷则找到戏班主,多给了些钱,让他今晚再加几场戏。

    戏班主有些疑惑,毕竟乡村的婚礼,大多都是提前一晚唱戏,这婚礼都结束了,为啥还要再唱?

    苏迷笑了笑,直言解释道:“戏唱得好,村民们都喜欢听,如果您方便的话,可以再加一场,不方便那就……。”

    “方便!方便!”

    戏班主连忙接过钱,朝手下人吩咐了一声,晚上继续唱。

    ——

    ps:明天完结,下个位面,男主有点“弱”,还有点病…娇,大家有个心理准备。

    这种乡村婚礼,作者按老家的婚礼流程来写的,勿深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