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5章 重生八零之鬼村42
    “不,我们还没喝过。”

    苏迷嘴倔,忍不住顶了一句嘴。

    冥曜眉眼倏凝,扬手五指成爪,摆在桌上的酒壶,瞬间落入他的手中。

    雕刻般俊脸微仰,直接朝嘴里灌了一口酒水,而后低头吻住苏迷的唇,将酒水渡到她嘴里,又死死堵住她的嘴,不容她吐出,只能生生咽下。

    “现在酒喝了,我们该洞房了。”

    话落,男人猛地去扯她的裤-子,苏迷只觉得腿一凉,就被他得了逞。

    “冥曜,你混蛋!不是要跟我解释么,现在是要来强的?”

    苏迷忍不住骂了一句,气的牙根痒痒。

    “真不想放过你。”

    冥曜低笑,重重吮了一口,侧身一番,将她牢牢锁在怀里,同时道:“罗刹女说的没错,她确实是我放出来的,但从你重生的最初,压制她的封印力量,已经开始日渐薄弱。”

    苏迷闻言,眉心微凝,低垂着眉眼,没有出声。

    冥曜轻叹,以为她在怪他。

    稍稍用力一提,四目相对那瞬,只听他低声呢喃道:“我是冥界之王,掌握这世间万物生死,任何人在我眼里,都不重要……。”

    “那我呢?也不重要么?”

    苏迷眨眨眼,目光澄澈看着他。

    冥曜倾身望着她,薄唇紧贴她的唇,低哑出声道:“若你不重要,我不会插手这件事,若你不重要,我不会吻你、娶你,若你不重要,我不会背弃承诺,故意将罗刹女放出来,随意给她安个罪名,将她打入十八层地狱。”

    不得不说,苏迷听到这些话,心里头甜腻腻的。

    她“嗯”了一声,继而道:“那你跟罗刹女,又是怎么回事?”

    “她母亲是夜叉,父亲是罗刹,我跟他们有点交情,至于她,百年前被苏家人封印河底,去冥界找过我。”

    冥曜说到这,稍稍停顿了一下,略有担忧看着她。

    苏迷正想着,为什么罗刹女看起来有点像夜叉,原来是罗刹与夜叉的结合版。

    想明白后,见他盯着着自己,眨眨眼问道:“怎么了?”

    冥曜沉吟片刻,终是说出了口:“对于岳母的事,我很抱歉。”

    苏迷眸光微闪,而后垂下,掩去其中平淡神色。

    她向来分得清自己的身份,她只是过来完成任务,跟那些熟悉又陌生的小说人物,没有太多感情。

    与苏老太相处时,确实会产生亲情的触动。

    但若他杀了苏老太,或许她会怪他怨她,可见都没见过的已故之人,跟她又没有半点牵连,她为什么要怪他?

    虽然心中这般想法,但苏迷又不能明说。

    她只能装作纠结与挣扎,而后道:“我能理解当时的你,也能理解现在的你,我不会因为这个,怨你或恨你。”

    冥曜听到她给予的明确答案,这才真正放下心来。

    正想倾身吻住她,苏迷却推开他的下巴,扬眉道:“那晚在江家,是你?为什么跟你平常不一样?”

    冥曜闻言,脸上有些不自然。

    “那晚酒喝多了,有点控制不住,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

    “别拿醉酒当借口,你那晚怎么对我,我今晚就怎么对你。”苏迷冷哼,扬手拿下墙上的红绳,就要去绑他的双手。

    冥曜本想躲开,但转念又一想,算了,绑就绑,只要她能解气,怎么都行。

    于是任由她绑住双手双脚。

    正以为她要打他一顿,解解气,却见她伸手去扒他身上衣裳,冥曜深邃眉眼微睁,某处不可抑制的开始冲动。

    “小丫头,你……?”

    冥曜滑了滑喉结,满眼期待看着她,眸中被点燃的热度,逐渐上升。

    苏迷却恍若未闻,扒了上衣,又去扒裤-子,最后又红着脸,闭上眼,将最后一件扒掉,又在男人无比期待的目光中,抱起衣裳,跑到窗边,纵身就要跳下——

    冥曜深眸爆睁,黧黑幽光乍现,刚跳起来的苏迷,瞬间落入一个温热怀抱。

    她吓了一跳,正要惊叫,嘴被大手捂住!

    苏迷不甘心,丢掉衣裳,双手死死抓住竹木窗台,想要暂时阻挡男人的动作。

    然而下瞬,一只宽厚大掌覆在她的手背,将那垂死挣扎的手,寸寸扯下,最后“砰”地一声,窗户猛地紧闭,苏迷则被男人抱着,牢牢压在木床!

    清晰感受到,男人不可忽视的存在,苏迷不由咽了咽口水,含糊哼唧道:“有话咱们好好说,被拿枪-顶-着我。”

    冥曜身形微怔,下刻却恶劣地又前进一寸:“小丫头,这都是你自找的。”

    若她打她一顿,说不定他还会放过她。

    可面对早就想要吃了她的男人,她竟然大胆到扒-他衣裳,他要是能忍得住,还算什么男人?

    思及此,冥曜贴在她的耳边,低声笑道:“还记得我当初说过,一定会向你证明,我是男人这回事么?”

    “不记得,不,记得,不,你是男人,不用证明!”

    苏迷又是摇头,又是点头,最后直接没出息的妥协。

    可她再妥协也没用,男人扣住她的下巴,霸道掰向自己,同时强势出击,却不失温柔地攻占属于她的城池——

    *

    整整一夜,不眠不休。

    冥曜抱着苏迷,抵死纠-缠近天亮,才意犹未尽放过她。

    但见她倦怠眉眼,冥曜倾身吻住她的唇,用体内的神力,为她快速驱除疲惫,而后紧拥着她入眠。

    *

    次日中午。

    苏迷醒来后,对着冥曜一顿骂。

    男人丝毫不还口,直到她出了气,才殷勤打了水,让她洗漱。

    苏迷虽是女人,也争强好胜,被他欺压一头,心里自然不爽,但见他眼下这幅模样,心底那点火气,渐渐消退,这才走过去洗漱。

    洗漱完毕后,来到梳妆台坐下,刚拿起前几天刚买的百雀-羚雪花膏,稍稍抬眼,又垂下,身形倏地一怔,而后快速掀起眼帘,望向镜子里那皮肤光洁如玉的女人,一时间愣住了。

    片刻后。

    苏迷放下手里的雪花膏,抬手触及左眼,对着镜子细细瞧了瞧,心想真是神奇。

    只是跟男人睡一觉,胎记就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