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4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8(y子秋万赏加更)
    系统059神色微怔,随即快速恢复如常。

    他咬下一口苹果,扬眉道:“位面人物的所有**,全在时空数据库里,本系统只要手指一点,便能知晓,但有些资料,本系统不能告诉你,但并不存在故意隐瞒。”

    苏迷狐疑盯着他,须臾哼声道:“他是否碰过女人,与我无关,给他治好病,完成了任务,我还是要走的。”

    “前提是,你得能走。”系统059小声嘀咕道。

    “你说什么?”

    苏迷没听清,刚问了一句。

    系统059眨眨眼,连忙摇头,快速转移了话题:“为了更有效完成任务,本系统将宿主以往学得的医术知识数据,全部传输于你,但宿主必须保证,治好帝胤的病。”

    话落那瞬,所有医学知识,全部回归大脑,苏迷顿时喜笑颜开:“呀,059,突然发现你挺不错的,真是棒棒哒。”

    “好了,宿主继续任务罢。”

    系统059脸色有些不自然,留下一句话,立马消失无踪。

    苏迷虽未完全信他,但有医术在手,治好帝胤的病,她立马便开溜,管他隐瞒什么秘密,都跟她无关。

    *

    如此决定后,苏迷为了不引起苏家的怀疑,事先让彩蝶找来许多医书,整日整夜关在房里……睡觉。

    彩蝶的注意力,全在苏若言身上,自然不知其中猫腻。

    苏迷虽然偶尔做做样子,但基本上都是吃了睡,睡了吃。

    可半月下来,身材非但没走样,还越发曼妙有致。

    而苏若言那边,又因她闭门不见,导致任务进度,越来越高,直接奔到60点。

    这美妙的小日子,过的真挺不错。

    正当她决定,多过一段时间,偶然发现,有人在暗地里监视她。

    那晚。

    苏迷正“头悬梁、锥刺股、燃灯苦读”,突然听见屋顶的瓦片,隐隐有动静。

    她口中继续念着医理,不动声色抬头而望,赫然对上一双黝黑眸子,正透过瓦缝观望。

    那人骤然一惊,一滴冷汗倏地滑落!

    但下瞬,却见苏迷揉了揉眼睛,小声嘀咕道:“我这眼睛看得,都产生幻觉了?”

    那人迅速将瓦片盖好,随后侧耳去听。

    结果苏迷又道:“果真产生幻觉了。”

    那人闻言,这才轻手轻脚起身,双手赫然一伸,施展轻功,消失在夜空中。

    苏迷因为此事,提前出了关,改为跑去药园,开始尝百草,记药理,再学以致用,尝试开方子。

    苏若言得知此事,特意赶去药园。

    结果远远便看到,苏迷忙碌的身影。

    “苏小妹。”苏若言轻唤一声。

    苏迷动作微顿,但下刻便装作没听见,继续忙乎。

    苏若言见此,心里难受的离开,看向她的眼神,愈发幽怨。

    眼见四下无人,苏若言疾步走过去,势必要向她问个清楚。

    他来到她身边,伸手夺过药篓,沉着脸,痛心问道:“苏小妹,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苏迷见到他时,神色微显惊慌,手足无措。

    刚想去夺药篓,苏若言紧紧扣住她的手腕:“告诉我答案,否则,我不会放你走。”

    “大哥,你不要这个样子,别人会看到的。”苏迷故意压低嗓子,侨情作声挣扎。

    苏若言听她这声音,眸光微暗,伸手便要将她抱住——

    “小-姐!”

    这时,彩蝶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放开,快放开,彩蝶来了!”苏迷挣扎的更厉害,神色慌乱。

    苏若言冷着脸放开她,想到彩蝶那个麻烦精,浓眉倏皱,愤然甩袖离去。

    路过彩蝶时,他看都没看一眼,快步走出药园。

    彩蝶心酸又心痛,却不敢追回去,来到苏迷面前时,见她被勒红的手腕,顿时五味复杂。

    “大少爷又欺负您了?”她不死心问道。

    苏迷差点都要翻白眼,手腕上明显的红印子,还不能说明一切么?

    可想着原文女主的人设,她咬着唇,柔柔弱弱地道:“大哥他,还是不愿意放过我,彩蝶,你说我该怎么办?”

    她小声抽泣起来,但只打雷不下雨,做做样子。

    彩蝶一门心思,全在苏若言身上,没注意她流没流眼泪,只道:“要不小-姐您……嫁人罢。”

    苏迷眨眨眼,复又苦笑道:“我是整个皇城出了名的废材,恐怕没人愿意娶我。”

    “小-姐近日来,不是再努力学医么,若您学成之后,为哪家王公贵族治好了病,想来整个辰城,都不会再小看您。”

    苏迷眉梢微挑,随即赞同颔首:“我便是如此打算,但未学成期间,要辛苦你帮我拦着大哥。”

    “小-姐请放心,奴婢即便豁出这条命,定要保得小-姐周全!”

    苏迷闻言,这才破泪为笑。

    但她脑筋一转,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提醒道。

    “大哥若总见你阻挠于他,想必会私下接触你,甚至有可能对你许诺,借此拉拢你,向你打听我的心意,但你且记住,在没确定大哥对你有意之前,身子与真心,万万不能轻易给他,否则日后,他定然不会珍惜。”

    这一类的话,彩蝶过世的娘亲,生前亦曾告诉过她。

    如今听到苏迷的提醒,更是铭记于心,同时暗暗叮嘱自己,为了日后的将来,定要稳住心神,不能乱了心。

    *

    在那之后。

    苏若言每每跟苏迷打了照面,刚想有下一步接触,随后便被彩蝶活活气走了。

    怒极之下,他立即命人,招来彩蝶问话。

    厅堂内。

    苏若言冷着脸,看向跪在地的彩蝶:“你家小-姐可有交代过你,不许本少爷与她太过亲近?”

    彩蝶眸光微闪,没有承认,却亦未有否认。

    苏若言冷冷勾唇,忽而伸手挑起她的下巴,低声笑问:“小妹上次提起你,可是想将你,许给本少爷做妾?”

    彩蝶眼瞳微紧,闪过一抹慌乱与羞赧。

    但下刻,却又想起苏迷曾经的嘱咐,连忙摇头。

    “奴婢不知,小-姐并未与奴婢提起。”

    苏若言见她嘴风倒是严,唇角微勾,缓缓凑近她:“你这小丫鬟长相不错,若你愿意,做本少爷的妾室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