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6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10
    在那之后。

    苏迷不但包揽了饭食,还免去彩蝶为她梳妆打扮、穿衣的活儿。

    彩蝶起初不适应,但后来却乐得清闲,跑苏若言的院子,跑的更勤。

    苏迷对此,睁只眼闭只眼,同时高调勤奋学医。

    此事,很快引起苏韫的注意。

    当管家找到她,说苏韫要见她时,苏迷并没有任何意外,放置好药草,随他前去药阁。

    苏韫见到她时,依旧是那副冷冰冰模样。

    “迷儿见过父亲。”

    她以礼欠身,苏韫却迟迟没有出声。

    苏迷不急不躁,保持着姿态不动。

    片刻后。

    苏韫打量完毕,徐徐出声:“你近日在学医?”

    “是,父亲。”苏迷颔首,简言意骇。

    苏韫端起一杯茶,小啜一口,道:“为何原因,且说给为父听听。”

    苏迷稍稍抬头,目光诚挚而认真,不卑不亢道:“迷儿想得到父亲的重视,希望下回大哥欺负迷儿时,您能公平对待,公平处理。”

    决定高调学医那刻,便料到苏韫会找她问话,这番说辞,她早已想好,谨记于心。

    苏韫皱眉,立即为苏若言辩解:“若言他只是一时昏了头,你作为妹妹,又怎能当真?”

    苏迷轻蹙眉眼,紧紧抿着唇,脸上满是狰狞与纠结,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

    苏韫见此,心想这小女儿,还是一如既往的胆小。

    于是放柔声音,安抚道:“你有什么话,直接与为父说,为父定然不会告知你大哥。”

    苏迷闻言,这才鼓起勇气,开了口:“迷儿原先亦是这般认为,想着大哥禁足,心里过意不去,便前去探望送饭,希望他能原谅迷儿,可他出来后,不但不避讳,还经常去迷儿的院子。

    迷儿深怕大哥一错再错,索性直接闭门不见,但他如今又将注意,打到迷儿身边婢女的身上。”

    苏迷这番话,从婉转低诉,变为陡然激昂,再是痛定思痛,又无可奈何,最后化为一声轻叹,神色复杂看向苏韫。

    见他喜怒不露,她再度恢复柔弱模样,苦笑道:“父亲若不信,可派人去大哥院子查看。”

    苏韫看了眼管家,后者不动声色退出屋。

    而后又看向苏迷:“你心中如何打算?”

    苏迷低垂着眉眼,道出心中想法:“迷儿不想让大哥毁了前程,便想着学好医术,得到父亲的重视,希望在大哥欺负我时,您能护着迷儿,等迷儿洗去这废材的臭名,再找一门好人家,嫁出去。”

    苏韫颔首,对此表示赞同。

    他只有一个儿子,于情于理都会向着他,为他着想。

    以往不是没发现,但相信他会把握得当,便睁只眼闭只眼,全当不知情。

    可此事却被王上无意撞见,若是真传出去,整个苏家,指不定毁在他手里。

    如今,既然小女儿有这份自觉,确实是一举两得。

    这时,管家走进屋,在他耳边低语几句。

    苏韫一听,顿时拍案而起:“混账!”

    管家连忙退站一边,不再作声。

    苏韫见苏迷吓得颤了颤,连忙压下火气:“你且大胆去学医理,若有不懂之处,可来请教为父,或是药园的福伯,若言那边,为父自会看着他,但这件事,你莫要对旁人讲,否则为父可不饶你。”

    “是,迷儿明白,多谢父亲。”

    苏迷颔首应下,离开后,又前往药园,继续摆弄草药。

    临近黄昏。

    苏迷回到沁雪园,隐隐听见女子低泣声。

    她脚下微顿,连忙走到偏屋门口,关切问道:“彩蝶,你怎么了?

    彩蝶捂着打肿的脸,正躺在木床低声哭着,突然听到苏迷的声音,心中蓦地一吓!

    不能让小-姐看见她这幅模样,否则必定会追问她的伤势。

    她当即清了清嗓,无力回道:“奴婢无碍,谢小-姐关心,只是那个来了,有点疼,睡会便好。”

    “真的没事么?”苏迷不放心地道。

    “真的没事。”

    “那好罢,如果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哦。”

    再三确认后,苏迷交代一句,回了屋。

    但她心里,可敞亮的很。

    彩蝶这样子,定是后来苏韫吩咐管家,教训她一顿,如今躲在屋子里哭呢。

    事实确实如苏迷所料,苏韫不但让管家教训了彩蝶,还命人将苏若言,押去太医院,下令半月内不得归家。

    苏迷透过系统059得知此事,心里顿时乐的喜滋滋,吃嘛嘛香。

    接下来的日子里。

    苏迷继续钻研医理,偶尔前去苏韫面前卖弄,不,请教。

    几次接触下,苏韫发现苏迷对医学很有天分,不由生疑:“往日你连草药都不识,如今为何能开下这等良方?”

    苏迷支支吾吾道:“自打上回梦见,大哥喂迷儿毒虫毒物,醒来以后,全身都是又臭又黑类似毒液的东西,再后来看到医书与草药,很容易便学会了。”

    “梦魇洗髓?”苏韫惊讶出声。

    苏迷眉头微蹙,似乎有些听不懂。

    但苏韫却很激动,急忙追问:“你可记得,若言在梦里喂了你哪些毒物?”

    “迷儿忘记了。”苏迷摇头。

    苏韫起初不相信,再三询问,苏迷都是摇头,才低叹一声,让她先回去。

    “迷儿告退。”

    苏迷拿着药方,径自出了药阁,却在四下无人的庭院里,嘴角轻勾讳莫如深笑意。

    每施行下一步计划,她势必要想好对策与说辞,还得为自己留条后路。

    毕竟计划比不上变化,多留个心眼,总是好的。

    当初高调学医,她便想好这番说辞,用来应对苏韫的怀疑。

    她心知,每个学医者都想研究出,让人脱胎换骨的洗髓丹药,但那洗髓丹,只有修道炼药之士,才能成功炼制所得。

    如今拿这理由,当借口搪塞苏韫,最为合适不过了。

    即便他心中仍然怀疑,但她本身的变化,却又在无声说明,这世上真有神奇之事。

    两种矛盾心理,互相拉扯争斗,继而发酵糅合,苏韫定然更加偏向于,每个医者所追求的那种可能。

    而她突然间的变化,却在这份发酵糅合的过程中,彻底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