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8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12
    帝胤静静注视着少女,见她青黛娥眉微蹙,似有些气恼的模样,不由心生疑惑。

    “怎么了?”

    男人突然的问话,犹如醍醐灌顶,瞬间令苏迷惊醒。

    她这是疯了么?

    他不在乎自己的身体,跟她有何关系,她又在气恼什么?

    真是昏了头!

    苏迷连忙稳住心神,正色道:“解毒的法子倒是有,但要长期服药,每次所取药材不同,大多都是世间难求的珍贵药材。”

    帝胤眸光微闪,笑意愈深。

    唇角稍启,一袭青衫男子,倏然走上岸:“多谢姑娘好意,王上身体里的毒,本居士自有法子解除,无需姑娘挂惦。”

    话落,男子来到帝胤身边。

    刚弯身,想要将他扶起,苏迷忽而道:“小女只是如实回话,最后由谁来为王上解毒,自然是王上说了算,这位大叔,难道您能替王上做得了这个主?”

    苏迷音色平稳却有力,半含讥诮与挑衅,冷笑质问出声。

    青衫男子单因那声称呼,便不悦皱了眉:“你刚才唤本居士什么?”

    “小女芳龄十五,刚刚及笄,大叔看样子应该快到不惑之年,不唤您大叔,不,小女确实不该唤您大叔,应该唤您大伯才对。”

    说至此,苏迷朝他欠了欠身,致歉道:“实在对不住,是小女失礼了,还请大伯原谅。”

    “你——!”

    “黎居士,她是苏太医的小女儿,本王相信她的医术。”

    帝胤不知何时敛了笑,冷淡打断两人的对话。

    苏迷闻言,眉梢欣喜微挑,连忙朝帝胤行了谢礼:“谢王上,臣女必定不负王上厚望,尽心尽力为王上解得剧毒。”

    嘻嘻,真是没想到,事情竟如此顺利完成,帝胤实在太好说话了。

    苏迷暗自喜笑颜开,连忙将帝胤扶起,关切问道:“王上可有哪里不舒服?”

    “本王无碍。”帝胤轻声道,突然想起一件事,抿了抿唇角,又看向苏迷的唇。

    后者怔了一下,扬眉疑惑眨眼,似在问他怎么了?

    帝胤唇角微勾,轻轻摇头,却未说话。

    他不说,苏迷亦没有继续追问,刚将他的手臂搭在肩头,帝胤便被青衫男子夺了去!

    “大伯你——不能温柔点么,王上还虚弱着呢!”

    苏迷板着脸,心里极度不爽,愤愤瞪着他。

    “本居士姓黎,姑娘姓苏,你我并非亲戚关系,大伯之名,实在不敢当。”

    苏迷闻言微怔,明眸圆睁。

    但下瞬,看向两人的眼光,不由觉得蹊跷。

    眼前男子若是黎幕旬,他与帝胤,今日应是初识,可为何两人看起来,似乎是熟识。

    “小-姐,小-姐!”

    刚思至此,彩蝶的呼唤声,由远而近传来。

    苏迷恍然回神,连忙朝湖边走去。

    原先计划是美救英雄,她特意穿着深绯长裙,心想即使湖水泡一泡,亦不会走光,但她尚未知,当她背向两人,那窈窕曼妙身姿,竟全然落得两男眼里。

    黎幕旬怔了怔,连忙皱着眉,将视线移开。

    帝胤则紧盯那道身影,察觉身旁之人反应时,眸底泛起幽幽冷光,而后转瞬即逝。

    *

    湖边。

    苏迷朝他们招招手,船夫很快将船划到岸边。

    但船儿太小,只能多载帝胤一人。

    苏迷皱眉,表示无奈:“这船太小,辛苦黎居士,在此处等待片刻。”

    话虽这样说,但这船儿,却是她亲自选的。

    之所以没选大船,怕是一言两语,跟帝胤说不清楚,或是他一时半会不相信,她便将他转移到小船上,继续劝说哄骗,结果没想到,帝胤这么好说话,直接便同意了。

    不过这船儿小,却有小得好,不用跟黎幕旬共乘,还能让他吃吃瘪,倒是歪打正着,乐得美滋滋。

    黎幕旬见她那副得意样,无声冷嗤,唇角勾起那刹,赫然运转轻功,凌空而起。

    “哇!好厉害,小-姐,他竟然会飞耶!”彩蝶生平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不由拍手叫好。

    苏迷板着脸,瞪了她一眼,厉声吩咐船夫:“划船,去碧云山。”

    船夫连忙应承,快速朝碧云山脚下划去。

    苏迷半蹲在帝胤旁边,见他墨发凌乱,下意识帮他理了理,换来美男倾城一笑:“本王要如何称呼你?”

    “王上称呼臣女苏迷便可。”

    “苏,迷。”帝胤温然轻笑,嘴里唤着她的名儿。

    坐在船头与船尾的彩蝶,听到两人的对话,得知帝胤的身份,蓦地一惊,整个船身不由晃了晃。

    苏迷没稳住身形,梭然朝前栽去,随后两道轻呼声响起,她已直直栽进男人炙热怀里。

    扑通!扑通!

    心儿狂跳起来!

    苏迷瞪大眼睛,匆忙慌乱起身。

    结果那小船,像跟她作对似得,又是一阵摇晃,她重新栽了回去。

    “唔……。”

    帝胤闷哼出声,离她的耳边,只有一寸。

    苏迷再傻亦能意识到,这男人绝对是故意……叫给她听的!

    她抿着唇,想要再度起身,帝胤却突然出声问道:“本王昏迷时,隐约听见有人要奸……。”

    “王上!”

    苏迷明眸圆睁,忽而出声打断,又想不到应对的措辞。

    帝胤没有追问,只是半含笑意,静静望着她。

    但对苏迷而言,那毫无波澜的极淡眸光,却是明显便是逼问与探询。

    她不由回想,刚才到底说了些什么?

    “老娘初吻都献出去了,竟然还不醒,信不信老娘女干尸给你看!”

    ——

    情急之下的暴怒女声,突然回响在脑海,久久挥散不去。

    苏迷的脸,迅速开始涨红,唇角紧抿,视线急忙瞥开,再亦不敢与他对视,心虚又心慌到极点!

    “我,不,臣女……臣女……。”

    苏迷结结巴巴,支支吾吾,半天才道:“臣女知错,下次决不再犯!”

    面对帝胤不动声色的逼问,她只能避开重点不提,直接承认错误。

    虽然有些丢人,但苏迷算准,帝胤贵为一国之君,即便再如何不忌讳,亦不可能当着彩蝶与船夫的面,将真相说出来。

    但千算万算,总有一失。

    帝胤低声轻笑,在她耳边继而道:“不,你没错,若你喜欢,本王下回便装成“尸”,让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