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9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13
    “啪!”

    一道轻微声响,突然传入众人耳中。

    彩蝶与船夫的视线,闻声落在苏迷轻拍帝胤唇上的手,不由一阵心惊!

    她家小-姐这是疯了?

    竟然敢打当今王上!

    别说他们吃惊,即便是苏迷,意识自己的行为后,都惊了一惊!

    这男人对她出言不逊,故意调-戏,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但打了国君,这罪名可不小,她还得想法子,洗脱罪名才行。

    帝胤见她懊恼皱眉,唇角刚动了动,又是一记轻拍,落在他的唇上!

    微痛之感传来,帝胤眉头稍蹙,掀起眼帘望向她,眼神询问她,此番又是何意?

    “嘿嘿,这天真是热,蚊子好多啊。”苏迷冲他笑了笑,收了手,在湖里洗了洗:“臣女刚才见一只蚊子,歇在王上唇角,万不得已才动手,王上不会怪罪臣女罢?”

    帝胤定定看她片刻,正当彩蝶等人,以为他会发怒时,他却轻勾唇角,温声笑道:“自然不会。”

    “谢王上。”苏迷连忙道谢。

    而这时,帝胤却提出了要求:“你给本王擦擦。”

    “擦什么?”

    苏迷起初不明白,但很快从衣襟内抽了帕子,在湖水里洗洗,给他擦了擦唇角。

    帝胤不言不语,眉眼温柔望着她,其中满含宠溺与愉-悦的意味,看的彩蝶都惊了!

    她家小-姐与王上的关系,何时如此要好,她怎么不知道?

    彩蝶吃惊,船夫亦受到了惊吓。

    没想到,撑大半辈子船,竟然能载到王上,简直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一叶扁舟,最终靠了岸。

    苏迷扶帝胤时,彩蝶走过来帮忙。

    那一刻,她心里是拒绝的。

    但转念却意识到,自己似乎变得很奇怪。

    帝胤是国君,平时在宫里,定然会被宫女太监们伺候过,她如今对他这近乎诡异的占-有心理,又是什么鬼?

    难道她中邪了?

    苏迷甩甩脑袋,硬生生将阻拦的话,尽数收回。

    正当彩蝶来到跟前,想要扶住帝胤另一条胳膊,苏迷突然道:“彩蝶,再给船夫一些银两,刚才辛苦他了。”

    彩蝶愣了愣,又将伸出的手收回,应声后,转身走向船夫。

    而这时,苏迷趁机架起帝胤的胳膊,快速走上渡头,朝山脚停驻的马车走去。

    全程,帝胤嘴角笑意,逐渐加深,看向苏迷的眸光,亦愈发温柔,像似看待绝世珍宝般,宠溺而缱绻。

    即使那温柔眼神,毫无侵略性,还是被苏迷发现了。

    再加上刚才的小心思,苏迷怎么都觉得别捏,一直低垂着脑袋,不敢看帝胤。

    另一边的彩蝶,给完船夫银两,一转头,两人早已走远。

    若是平时,她或许会喊几声,让苏迷等等她,但如今王上在场,她如何亦不敢让王上等她。

    于是双手提着裙摆,小跑紧追。

    苏迷听到身后的动静,架着帝胤走的更快,几乎要小跑起来。

    帝胤忽而轻嗤,微微侧转,在她耳边笑道:“你很在意,别人碰本王。”

    这话不是询问,而是确定的语气。

    苏迷神色微怔,脚下猛地一顿,随即放慢速度,勾唇笑道:“臣女不敢,臣女只是怕王上着凉,若有唐突,还请王上恕罪。”

    帝胤笑意微滞,视线落在唇边白玉耳垂,竟生出想要狠狠咬上一口的念头。

    他想让她疼,让她记住疼,不要对他露出,虚而不实的笑容。

    帝胤眸底闪过近乎扭曲的狰狞,但下刻却又消失无踪,甚至连痕迹都没有,似乎刚才都是错觉。

    苏迷见他不吭声,抬眼望去,帝胤已然恢复不食烟火的谪仙之姿,冲她笑了笑:“那便快些罢,本王确实有些不适。”

    如沐春风的笑,仿若完美到极致的面具。

    苏迷没有任何怀疑,架着他继续走,很快来到马车附近。

    “王上?!”

    御前侍卫首领楚风,突然见到浑身湿透的帝胤,不由大惊,连忙走上前。

    正想伸手去扶,帝胤摆摆手,任苏迷一人,将他扶上马车。

    楚风怔了怔,对眼下的情况,甚是疑惑。

    事因帝胤独自上山,未让任何人跟随,故而,楚风并不知帝胤被人刺杀之事。

    过了一会。

    衣衫半湿稍显凌乱的黎幕旬,疾步走出山门。

    楚风见此,连忙迎了上去:“黎居士,您这是……?”

    “那小女娃呢?她没带王上过来?”黎幕旬冷声询问。

    楚风指了指马车,如实回答:“她刚将王上扶进去。”

    黎幕旬眉头倏皱,疾步走向马车。

    稍稍靠近些,一声巨响突然传来,紧接着,便听见一道女子轻呼声:“唔!痛!”

    黎幕旬紧紧皱眉,抬脚跨上马车,猛地将满脸一掀——

    苏迷正趴在帝胤胸-前,红着眼眶,红着脸,眉头微蹙,似痛苦似欢-愉的模样,看得他整个人,瞬间不好了!

    “大胆!”

    黎幕旬冷着脸,伸手便去抓她。

    谁知,还未碰触她的衣角,帝胤猛地往后倒去,躲开他的手。

    黎幕旬身形微僵,半眯着眼,将手收回。

    苏迷抬手捂着脑袋,勉强睁开眼,看见那张阴沉如水的脸,感受到身下的温热,顿时意识到当下的处境。

    她连忙坐起身,将帝胤扶起,同时笑看黎幕旬:“大伯,您有事?”

    黎幕旬缄默,径自坐在车厢一侧,冷然看着她:“世人皆知苏家庶女,对医术一窍不通,你又如何有把握,解去王上的剧毒?”

    “大伯果真神人也,只是一会,便调查出小女的底细。”

    苏迷勾唇轻笑,面上却没有丝毫慌张。

    但下瞬,正当黎幕旬再度开口,她忽然话锋一转:“但那是以前,如今小女有幸梦魇洗髓,脱胎换骨,习得了医术,解毒之事,亦是王上亲自允许,大伯却多番阻拦,又是何居心?”

    黎幕旬闻言,忽而笑了。

    “梦魇洗髓这等神技,本居士闻所未闻,小女娃,你莫要瞎扯,否则便是欺君大罪!”

    “黎居士……。”

    “大伯言重了。”

    苏迷打断帝胤的话,泰然自若道:“即使小女十个脑袋,亦不敢妄自欺君,但若您真的不信,改日见到家父,一问便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