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0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14
    “本居士一介平民,太医院等重地,怎能说进便进。”

    黎幕旬讥讽扯起嘴角,目光浕冷。

    苏迷几不可察挑眉,宛然轻笑:“大伯言谈举止间,对王上关怀备至,想来与王上很是熟知,怎会进不了王宫内院呢?”

    黎幕旬沉默,瑞凤眼眸微眯,却未答。

    “黎居士与本王,曾见数面,亦师亦友,却还未进过王宫。”

    帝胤突然出声,视线落在深绯潮湿衣衫上,深邃眉眼倏皱,伸手扯了件绸缎锦帛,披在她身上,握拳清咳了几声:“本王觉得有些不适,尽快回宫罢。”

    男人近乎维护的口吻,令苏迷微微不悦。

    复杂酸涩之感,顿时充斥心房,难以言喻的莫名情感,在心里渐渐发了芽。

    而作为当事人,苏迷却丝毫不知,只是紧抿着唇角,颔首应承道:“是。”

    仅此一字,再无其他。

    帝胤心中紧了紧,如雾缥缈深眸,在她面上打量片刻,红誘唇角却轻勾一抹惑人弧度,似乎很是愉-悦。

    黎幕旬观察入微,将两人尽数捕捉眼底,浓眉紧蹙而起。

    稍稍启唇,一道幽深眸光,与他四目相对,便听到帝胤淡然出声道:“既然黎居士还需考虑,那本王下回再来,不送了。”

    这话里意思,明显是驱赶他离开。

    黎幕旬深深望他一眼,闪身跳下马车,径自进了山门。

    “回宫。”

    帝胤一声令下,马车渐行。

    “小-姐,小-姐。”

    马车外,突然传来彩蝶的声音。

    苏迷这次得了教训,半爬行至窗边,撩起了幔帘:“你先回府,我晚点便回去,若有人问起,你直说便是。”

    嘱咐妥当后,刚放下幔帘,察觉一道视线,不慌不忙从身上离开。

    苏迷低头看看自己,又看看帝胤,半蹙眉眼,却未说话。

    重新坐回一侧,眼见两人衣襟皆湿,苏迷环视一圈,除了身上数米绸缎锦帛,再无其他遮寒之物。

    她思虑一瞬,将绸缎锦帛扯下,盖在他身上:“王上体虚,不能着凉。”

    体虚?

    只是两字,便令帝胤皱了眉:“本王虽自小病弱,但身子不虚。”

    苏迷抿了抿唇角,想到他方才走几步,便有些喘的情形,本想怼他几句,却忌惮他的身份,又断然收回了念头,顺着他说道:“是,王上不虚,只是病弱,臣女口误了。”

    这等奉承言语,帝胤听的太多,自然能听得出,她不是出自本意。

    俊美无双的容颜,微微沉了沉,却在稍稍克制后,又缓了缓,下刻便清咳几声,神色颓靡摁了摁眉心,似有些疲惫之意。

    “王上可是哪里不舒服?”苏迷关切问道。

    帝胤不说话,摇了摇头,但那过分苍白的脸色,却让苏迷看着莫名心疼。

    她不可控的走上前,扣住他的手腕,开始诊脉。

    结果发现他,脉象细若游丝,显然是被剧毒伤及根本,严重亏损精气神。

    这不是体虚,又是什么?

    苏迷撇撇嘴,垂眼望着精雕细琢的侧颜,突然响起系统059的话,却觉得有那么一丁点开心。

    思至此,她下意识开始套路起来。

    “臣女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帝胤轻掀眼帘,看着她,颔了颔首:“说罢。”

    苏迷稍稍低垂眼帘,启了启唇又闭上,像似有些为难,最后蹙着眉,艰难出声道:“那剧毒年份已久,王上身体亏损过重,最好不要近女-色。”

    帝胤嘴角轻勾,眉眼渐染笑意,只道:“本王贵为国君,后宫佳丽三千,美人在怀,若想不近女-色,实在太难。”

    闻言,苏迷那点小心思,顿时消失无踪。

    暗骂系统059一句,而后换了一张面孔,恭敬建议道:“王上所言有理,臣女定会按照特殊情况,为王上尽心调配药材。”

    “这便是你心中,真正所想?”

    帝胤倏然敛了笑,声色冷了几分。

    苏迷梭然抬眼,见他脸色微凛,脑子迅速转了一圈,不由乐了:“难道王上刚才是在试探臣女?”

    “本王为何要试探你?”

    帝胤眉梢轻挑,周身冷意早已无踪。

    苏迷见他如此善变,突然想起伴君如伴虎,帝王都是无情种等话语,脑里忍不住去设想一些问题。

    若在日后相处中,他遇到更新鲜更喜欢的女子,会不会腻了她?

    会不会为了稳保王位,迎娶权臣之女?

    会不会为权朝相争,而杀了她。

    ……

    苏迷突然开始反思,选择身为帝王的帝胤,携手过完此生,到底对与不对?

    想到那些问题,她似乎产生了退缩的心理。

    毕竟,心不动,则不伤。

    如果以后心动受伤,她又会变成何般模样?

    苏迷开始不敢去想,恍然醒悟惊醒!

    不对啊,她是来做任务的,完成了便回去,过什么破日子,重生才是她最大的追求啊!

    苏迷突然想通了,看向帝胤的眼神,明显敛了些许情感。

    她冷静回应道:“王上恕罪,臣女会错意了,王上全当臣女没说过那些话。”

    帝胤当下便冷了脸,一双如雾缥缈眼眸,迅速凝聚深谙飓风,反手扣住她的手腕,轻轻一扯,紧勒腰身,眉眼阴沉诡谲,一瞬不瞬望着她。

    “是何原因令你突然改变想法,本王的哪句话,哪个行为?”

    男人强而有力的臂弯,紧紧勒住纤细腰肢,仿佛稍稍用力,便能轻易勒断。

    苏迷被眼前的突变,惊呆当场,怔怔看着完全陌生的帝胤,显然还未反应过来。

    直到手腕传来紧勒疼痛,她才皱了皱眉,痛吟出声:“疼,你先放开,放开。”

    少女疼痛娇呼,顿时令帝胤清醒,眸底凝聚的深谙飓风,转瞬殆尽,再度变为不食人间烟火,玉雕般人畜无害的仙儿。

    只是顷刻间,所有束缚全部消失。

    帝胤收回手,颓靡倚在车厢,阖上眼帘那瞬,抬手摁了摁眉心:“对不住,本王有些头疼,吓着你了。”

    ——

    ps:我只能写循循渐进的病娇,完全黑化病娇属性的男主,我应该写不了。

    我不太喜欢男主对女主或对旁人,有过分强迫的情感与残酷血腥的行为,最后写成什么样,只能尽力而为,大家请见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