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7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31
    苏聆姿身子晃了晃,整个人像火烧一样。

    珠兰面露担忧,上前扶住她:“大小-姐,你怎么了?”

    “头有些疼,口干舌燥的厉害。”苏聆姿嗓音微哑,难受极了。

    “不如今个先回去,改日再过来?”珠兰关切请示。

    苏聆姿微微颔首,珠兰便扶着她,离开了后院。

    拐角处。

    彩蝶紧紧捂着嘴,瞪大双眼,死死盯着主仆二人,直到两人彻底离开,她才跑到花园边,将草丛里的香囊捡起,匆忙回到沁雪园。

    “小-姐,大事不好了,雪晗果被大小-姐吃了!”

    “怎么回事?”苏迷凝眉问道。

    彩蝶立即将刚才发生的事,全部告诉她,随后满脸担忧问道:“怎么办?要是大小-姐中毒身亡怎么办?”

    “别急,你去西苑探探风,先看看大姐身体状况如何,再回来禀报我?”

    “是,小-姐,奴婢这便是。”

    彩蝶连忙应下,刚走一步,又被苏迷叫住:“等等,如果遇到突然状况,立马回来,什么都不要管,更不要让府里的人知道,明白么?”

    “奴婢明白,小-姐请放心。”

    彩蝶再三保证,急匆匆跑到西苑假山群,站在高处,朝苏聆姿院子里张望。

    苏迷从宫里回到苏府时,已经临近黄昏。

    彩蝶刚待一会,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她一个女孩子在假山群,不由有些害怕。

    正准备离开,一道人影突然走进苏聆姿的院子。

    她揉了揉眼睛,再度仔细去望,那道人影已经闪进了门。

    彩蝶拧着眉,面色凝重,心里头慌得厉害。

    良久。

    房门突然从里面打开,珠兰神色微慌从里面走进来,出了院子后,还顺带关上门,才匆匆离开。

    彩蝶见此,满心疑惑。

    在假山上站了半晌,摸索着走了下来。

    她猫着腰,小心翼翼来到院外,麻溜爬上树,顺利进了院子。

    谁知,这边刚落脚,屋里突然传来女子轻吟声。

    彩蝶心中微吓,瞪大双眼,小跑到窗下,正想侧耳去听,原本紧闭的窗子,突然大敞开来,猛地将彩蝶撞到在地!

    “哎呦!”

    彩蝶蓦地痛吟,下刻便被传入耳边,那些不可描述的声音,吓得止了声!

    虽然不能完全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种声音,她并不陌生。

    尤其是其中男子的粗-喘声,她铭记在心!

    缓缓睁开双眼,熟悉入骨的容颜,立时映入眼帘,彩蝶却如同落入冰窖,身子都在发抖,仿佛见到了洪水猛兽。

    “唔!疼……。”

    这时,另一道熟悉女音,毫无预警窜入耳中。

    彩蝶的视线,控制不住的渐渐下移,直到看见那张红到滴血的面容,整个人犹如被惊雷,劈成两半,完全惊呆当场!

    大少爷,大小-姐……

    彩蝶脑中一片空白,明知自己应该快速离开,但双脚发软,她根本没有力气逃跑。

    直到房门再次打开,未着衣衫的男人,来到她面前,将她整个人拖了进去,她连丝毫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

    苏迷等到半夜,实在撑不住,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是天亮,却仍然不见彩蝶回来。

    她立即召唤系统059,忙声道:“发生什么事了?”

    “苏若言回府了,发生一些意外,但此时已经于事无补。”系统059话到即止。

    苏迷越想越心慌,忍痛爬起来,穿上衣衫,来到西苑苏聆姿的院子。

    眼见大门紧锁,屋里没有一点动静,苏迷眉头紧皱,举手便去敲门。

    谁知敲了半天,又唤了好几声,连个开门的人都没有。

    苏迷身上有伤,无法爬墙,只能折回沁雪园,做了些吃食,随后趴在榻上等待。

    直到晌午时分,房门突然被人打开。

    苏迷恍然睁眼,但见彩蝶身着藕粉忘仙群,缓缓走进门,视线落在她眉眼间,明显的妩-l媚之色,当场便惊了!

    “你昨晚去哪了?”苏迷哑声问。

    彩蝶当即从善如流道:“昨晚奴婢在西苑守的太晚,不小心睡着了,翌日醒来折回之际,正巧遇到鹊姨娘身边的秋儿,她见奴婢衣衫脏了,便好心送了奴婢一件衣裙。”

    苏迷静静望着她,没有打断她的话,更没有揭穿。

    沉默片刻,只道:“你没事便好。”

    彩蝶笑了,笑容中带着羞赧:“多谢小-姐关心。”

    “大姐那边情况如何,她没事罢?”苏迷淡淡问道。

    “没事,大小-姐无碍。”

    彩蝶满口笃定,但想了想,觉得有些不妥,又改口道:“奴婢晨间醒来,见大小-姐还在院子里散步呢,应该是无碍。”

    话落,她小心翼翼看了苏迷一眼,见她面色无意,才轻舒了口气。

    “去忙罢,我歇息会。”苏迷闭上眼,将彩蝶遣了出去。

    直到房门“砰”地一声关上,少女双眼幽幽睁开,眸底闪烁无尽寒凉。

    *

    接下来的几日。

    苏迷一直待在院子里养伤。

    彩蝶虽经常不见人影,苏迷亦当做睁眼瞎,不去管她。

    而苏家女眷们的心思,都在想个办法买通关系,进天牢去探望苏韫,想办法将他救出来,没人来理会她的死活。

    苏迷对此,并无任何不满。

    虽不知,黎幕旬那日如何交代,但她此时落得一身伤,苏家人在短时间,都不会找她的麻烦。

    她乐得清闲。

    数日过去,伤口渐渐结痂,苏迷已能正常行走。

    稍作打扮后,带着彩蝶,来到苏聆姿的院子。

    “叩叩。”

    彩蝶上前敲门。

    随着“吱呀”一声,珠兰打开门,走了出来:“哟,今个是什么风,把三小-姐都吹过来了。”

    “我要见大姐。”苏迷直言道。

    珠兰正想回绝,屋里突然传来苏聆姿的声音:“让她进来罢。”

    苏迷闻言,眉头微蹙,越过珠兰,径自进了屋。

    但见那半卧美人榻,芙蓉玉面如花仙儿的苏聆姿,千娇百媚轻晲着她,苏迷更加确定心中所想。

    苏若言把她跟睡了,而且是用的古医书上的双-修法子!

    苏迷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闭了闭眼,复又睁开,当即笑着问出了声:“几日不见,大姐变得如此娇美,可是用了什么秘术法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