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8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32
    苏聆姿神色微怔,但很快恢复如常。

    她慢条斯理勾着唇,掩口轻笑道:“小妹今日嘴儿怎得如此甜,可是有事寻姐姐相助?”

    苏迷摇头,继而道:“小妹略懂医理,自然看得出大姐的变化,故而才问,大姐可是用了秘术调养?”

    苏聆姿沉默一瞬,想了想才道:“许是前几日,服用了血燕窝,气色看上去好些,秘术什么的,姐姐我可不懂,小妹别瞎说。”

    “是,小妹记下了。”

    苏迷微微颔首,乖巧应了一声。

    “若是无事,便退下罢,姐姐等会还要进宫看望王上。”苏聆姿扬眉道。

    “是,小妹告退。”

    苏迷低眉垂眼,面上毫无波澜,依礼退出了屋子。

    回去的路上。

    彩蝶见苏迷若有所思,眼珠转了转,试探问道:“小-姐可是在怀疑什么?”

    “啊?没有啊,我只是想,一会午饭吃什么?”苏迷眨眨眼道。

    彩蝶自是不相信,但她又不能多说,只得安静闭上嘴,随她前往沁雪园。

    但这件事,她还是记在了心上。

    待苏若言回来后,彩蝶偷偷来到他的院子,闪身进了屋,紧紧抱住他的腰身:“大少爷,彩蝶好想您。”

    苏若言被她这般抱着,鼻尖嗅出一股奇异的香味。

    可转念想到,她来找他定是为了苏迷而来,当即勾起唇角,低头在她嘴上亲了亲,急忙问道:“小妹近日可有何动静?”

    “大少爷只想着三小-姐,一点都不想彩蝶。”

    彩蝶嘟着嘴,看上去有些不开心。

    人都是贪婪的生物。

    起初只是暗暗喜欢,如今尝过了滋味,又想得到的更多。

    眼见自己喜欢的男人,对别的女人如此在意,彩蝶心里不平衡了,以至忘了自己在苏若言心中的分量。

    于是下刻,苏若言便冷笑一声,猛地将她推开。

    “给你几分颜色,还在爷面前装模作样,女人多的是,你以为你是谁,不过贱-婢而已,给本少爷滚出去!”

    彩蝶见他怒了,心下一慌,连忙抱住他的胳膊,眼泪哗啦啦流了出来:“大少爷,奴婢知错,求您不要赶奴婢走,奴婢此次前来,便是为了向您禀报一件要事。”

    “什么要事?”苏若言动作微顿,连忙出声问道。

    彩蝶立马将苏迷前往苏聆姿院子,以及那番试探话语,尽数告知,随后又道:“小-姐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才去故意试探大小-姐。”

    苏若言蹙眉沉吟。

    片刻之后,才开口道:“小妹这几日,可曾提过本少爷,或是王上?”

    彩蝶摇摇头:“没有,小-姐一直在养伤,很少与奴婢闲聊,大部分时间都在歇息。”

    苏若言猜不透苏迷的心思,想着还是前往沁雪园,探探她的口风为妙。

    “走,陪本少爷去趟沁雪园。”

    “大少爷,奴婢好想您,您已经好几日没要奴婢了。”

    说话间,她便把手伸向了某处。

    “真是贪心的贱-婢,本少爷前日才要过你。”

    话虽这样说,但男人的慾-望,说来便来,苏若言眼见时辰尚早,后退几步坐在凳子上,任由她尽心尽力伺候着。

    彩蝶虽初尝床笫之事,但仆人们平时私下亦会讨论,或是互相慰-藉,她对此事并不算生疏。

    没一会功夫,便让苏若言泄了一回。

    下刻,彩蝶便被他按在桌上,除去碍事衣物,直奔了主题。

    然而就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一些动静。

    紧接着,房门猛地被人一脚踹开——

    “贱丫头,你敢爬上若言的床,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大夫人带着仆人冲了进来,张口便骂。

    苏若言见此,连忙抽-身离去,将彩蝶晾在一边。

    紧接着,彩蝶便被两名仆人架住,将她按在地上跪下。

    大夫人使了个眼色,身边的老奴,立即上前,抬手给彩蝶狠狠两巴掌:“啪!啪!”

    “大夫人饶命,奴婢不敢了,求大夫人饶命!”彩蝶被打的嘴角出血,发丝衣衫凌乱,看上去狼狈至极。

    眼前这大夫人,正是镇国公的亲孙女,性情张扬跋扈,雷厉风行。

    平时面对苏韫、苏老夫人与一双儿女,脾气才会稍稍收敛,面对其他人时,却极其不友好,跟一群妾室偏房的关系,更是差得很。

    刚才听说苏迷身边的丫鬟,爬上苏若言的床,她立马带着人,前来教训不知天高地厚的贱-婢,不可能会放过她。

    但见她冷笑一声,直接下了命令:“将这贱-婢拖出去,乱棍打死!”

    “母亲,不可!”

    “母亲大人,且慢。”

    苏若言开口的同时,一道倩影突然走了进来。

    众人回头而望,但见来人是苏迷,苏若言眼底皆是慌张。

    反观大夫人,则是满眼怒火,厉声呵斥道:“混账,看你教出来的贱婢,竟爬上未来苏家主人的床,你身为主子,理应承担多半责任,来人,把她一并拖出去,打她二十板子!”

    苏迷站在原地,没有丝毫举动。

    但她的眼睛,却紧紧盯着苏若言,随后看向地上的彩蝶,嘴角勾出一抹自嘲讥笑。

    似乎在说,不是说喜欢她,为什么又要搞她的丫鬟,看来还是不喜欢啊。

    苏若言心中剧痛,又好生狼狈,难堪别开眼。

    可下刻又想到,母亲要为难她时,只好硬着头皮,出了声:“母亲,不关小妹与彩蝶的事,是若言的错,是若言先要了这奴婢的身子,母亲要怪,便怪若言罢。”

    话落,苏迷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大夫人的脸色,极其不好,冷声质问:“若言,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苏迷距离大夫人不到一米,苏若言不敢抬头去看,只得将目光放在彩蝶身上:“既然米已成炊,母亲还是不要再追究了,至于彩蝶,便赐予她妾室之位,跟沫柳她们住在北苑里。”

    “若言,你当真糊涂!”

    大夫人怒喝,气的浑身颤抖。

    但苏若言已经决定,便不会再改,任她如何不同意,彩蝶还是变成他的妾室。

    苏迷见此结果,在无人看见的角落里,嘴角微勾,垂眼掩去眸底得逞的精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