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1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35
    衣袂翩然纷飞那刹,两道沉厚铁门,重重合在一起。

    少女惊慌失措呼喊声,尽数消弭其中。

    黎幕旬定定站在原地,双目一瞬失神,而后缓缓闭上双眼。

    “你如此算计她,不怕帝胤找你算账?”揶揄轻笑声,毫无预警传来。

    黎幕旬倏然睁开眼,但见一袭白衫的青崖,半倚在石柱上,唇角半勾望向他。

    “你怎会在此?”

    青崖眉梢一挑,朝山下努了努嘴:“喏,帝胤前来找你算账了。”

    黎幕旬放眼望去,眼见帝胤带着人,急忙赶来,眸底闪过惊讶,但更多是不敢置信。

    “他怎会知道苏迷在此处?”

    “你前脚刚离开,楚风便去接苏迷,得知你带走了她,帝胤立马带人过来,那丫头不傻,既然愿意跟你前来,自是做了两手准备。”

    话落,青崖轻叹了一声:“幕旬,你收手罢。”

    黎幕旬倏地凝眉,冷声道:“她配不上帝胤,留在他身边亦是祸害!”

    “帝胤已经成年,如今又是一国之君,他不需要我们为他铺路,更不需要我们为他选择伴侣……。”

    “他是琉嫣的儿子,我怎能不管?!”

    黎幕旬打断他的话,低吼出声。

    青崖却敛了笑,面色凝重道:“琉嫣已经死了,帝胤虽长得像她,却不是她,你不会把帝胤当成……?”

    “没有,我很清醒!”

    黎幕旬急忙否认,面上微显怒色。

    青崖皱着眉,逼近他两步:“不管你到底如何想法,此时帝胤已经赶到,那女娃你不能动。”

    “若我非动不可呢,青崖,你会阻止我么?”

    黎幕旬一瞬不瞬望着他,眸光微沉。

    青崖面色稍冷:“你为何百般针对她,难道只是因为,她是苏韫的女儿?”

    “是,妄想毒害帝胤的人,我都不会放过,他的女儿,更不配跟帝胤在一起。”

    青崖闻言凝眉。

    但他深知,即便再劝下去,亦是无果。

    犹豫片刻,举步来到石柱前,轻轻转动上面的浮雕图案。

    紧接着,原本通往山上的路,突然发生改变,而山道密林间,渐渐弥漫而起一层浓雾。

    “我只能帮到你这里,帝胤身上的毒已解,答应你的事,全数完成,你我往后再不相欠。”

    青崖冷淡出声,随即便纵身一跃,消失在山林浓雾间。

    黎幕旬闭着眼,原地站了片刻,刚转身去查看苏迷的状况,身后突然传来一道脚步声。

    这不可能!

    黎幕旬眼里满是不敢置信,蓦地转身便对上一双幽幽寒眸。

    “她呢?”

    帝胤冷着脸问。

    “你懂得八卦迷阵?”

    “我问你,她在哪里?”

    帝胤丝毫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冷戾双眸隐着猩红之色,似在竭力压制内心的狂躁与嗜血。

    “她配不上-你!”

    黎幕旬见她执迷不悟,索性脱口而出。

    “你分明知道,身上的毒,是苏韫与东明王等人所下,而苏迷是他的女儿,倘若你娶了她,苏韫便是国丈,他跟太后的事,我早便告知你,若他们利用苏迷算计,你又该如何应对?”

    帝胤面色仍旧冰冷,一瞬不瞬望着他,阴测沉声道:“本王最后问一遍,她在哪?若你不说,本王不会再给你开口的机会。”

    “帝胤——呃!”

    黎幕旬凝眉出声,刚叫出男人的名字,云锦衣袂翩然而起,喉咙猛地传来一阵剧痛,血腥味迅速蔓延,鲜红的血液,瞬间染红了暗色朝服。

    “帝……帝……。”

    “聒噪。”

    男人缓缓收回手,黎幕旬颀长脖颈上,赫然显露五个极深的血窟窿。

    鲜红刺眼的血液,疯狂往外冒出,黎幕旬大张的嘴,却丝毫发不出声来。

    帝胤慢条斯理拿出帕子,擦了擦指尖上的血渍,面无表情越过他,正要破门而入,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一道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

    苏迷只说了一字,整个人瞬间落入男人的怀抱。

    她稍稍挣扎着,紧勒住纤细腰肢的手,突然收紧,似要将她生生勒进身体里。

    可苏迷却感觉他在发抖,抑或者说,发自内心的恐惧。

    得知她跟黎幕旬过来,担心他对她不利是么?

    苏迷心中了然,抬手回拥,柔声哄慰:“我没事,不要担心。”

    话音落下,却见他不出声,苏迷嘴角微勾,轻轻印在他白玉般的耳蜗,刚想说些慰问的话,一道浓重血腥味,忽然窜入鼻中。

    “你受伤了?”

    苏迷连忙推开他,满脸担忧摸-索他身体。

    帝胤见她如此担心自己,眸中猩红之色,渐渐褪去,再度变为人畜无害的模样,低头印上她的唇:“本王无碍。”

    苏迷自然不信,亲自检查了一遍,才安了心。

    然而就在这时,黎幕旬“砰”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满地鲜血遍布,映入眼帘之际,才换来苏迷的注意力。

    “你动的手?”

    苏迷稍显吃惊,瞪圆眼睛望着他。

    帝胤未答,但她已经从他指尖残留的鲜血,得到了答案。

    但见少女瞳仁微微紧缩,帝胤的面色,这才有了些变化。

    他沉默片刻,才道:“他算计你,该死。”

    “你亦算计我了,是不是亦该死?”苏迷忽而轻飘一句。

    下瞬,成功看见帝胤神色微慌,试图想要解释之际,苏迷侧身越过他,快速黎幕旬面前,封住他的穴道,止住血,随后朝掌星阁里面,喊了一声:“衡老头,快来救人,你家小徒弟快翘辫子了。”

    话落,清秀俊朗的蓝衫男子,才将手中的手机,收进兜里,前来为黎幕旬救治。

    所幸救得及时,黎幕旬保住一条命。

    但帝胤却在第一时间里,免去他的官职,将他打入天牢,特意将黎幕旬关在苏韫隔壁牢房。

    随后,他命楚风与洪天雲,带兵前往东明王帝晟府中,进行大规模搜查。

    最终在主院室内,发现一间密室里。

    而密室建造的格局与设施,跟金銮大殿一模一样,角落里还挂着,为帝晟量身定做了皇袍。

    所有证据确凿,帝晟百口莫辩。

    而面对大理寺宗人府审问时,他直接将洪天雲与苏韫拉下水,自动供出两人与他图谋反叛之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