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5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39
    黎幕旬神色怔松,但很快恢复如常,摇了摇头。

    他隐隐克制着,抬眼望向男人,用唇语近乎祈求道:‘青崖,帮我,最后一次。’

    眼前的男人,正是青崖。

    他本离开了辰国,却突然收到黎幕旬打入天牢的消息。

    正巧衡坦又派人寻他相助,他便赶了过来。

    可他没有想到,事到如此,他还是不死心,非要拆散苏迷与帝胤。

    青崖不解的同时,心中更加怀疑,黎幕旬针对苏迷的目的与原因。

    虽然得到否定的答案,但他始终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可他不愿意说,甚至用近乎祈求的口吻,求他帮忙,无论如何,他都不能不帮。

    青崖闭了闭眼:“好,这是最后一次。”

    *

    御书房。

    帝胤正批阅奏章,楚风突然进殿禀报。

    “回王上,黎幕旬的尸首不见了,两个收尸的狱卒被杀了。”

    “禁封所有宫门,给本王搜,势必要找到他们。”帝胤蹙眉吩咐道。

    楚风一听是两人,下意识想到之前见过的青崖仙医,沉吟一瞬,当即颔首应承:“卑职领命!”

    帝胤将手中奏折放下,抬手摁了摁眉心,心绪有些不宁。

    看来一定是衡老鬼出的手!

    即便他对黎幕旬不冷不热,但总归是他徒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死。

    千算万算,结果却百密一疏。

    帝胤雾眸微眯,迸出无尽冷意,但紧接着,他突然想到什么,面色微慌,猛地站起身来,疾步走出御书房。

    *

    承乾宫。

    自从帝胤给她下了药,无论是吃饭还是走路,苏迷都要费很大力气,更别提逃出去。

    这晚,用完晚膳。

    苏迷坐在梳妆台前,拿起梳子梳着头,视线落在某一处,静静发着呆。

    突然,门口传来一些动静。

    苏迷刚放下手中的梳子,听到一道开门声,紧接着,数日不见的苏若言,走了进来。

    “你怎么进来的?”她凝眉问道。

    苏若言对迷烟、毒药等物,并不精通,一定有人在背后帮他,才成功进了承乾宫。

    可会是谁呢?

    苏韫此时应该被斩了头,按照帝胤的手段,东明王一众余党,应该被他清除,那会是谁呢?

    忽地,她想到一个人。

    “黎幕旬被关天牢,一定是青崖帮的你。”

    这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黎幕旬虽是衡坦之徒,但他并不喜参与这种事,最大限度便是找到青崖,让他去救人。

    而黎幕旬做梦都想让她跟帝胤分开,此时苏若言出现在这里,显然说明他想引起帝胤与她的误会,进而拆散他们。

    这男人,她到底那点招他烦了,非要如此针对他?!

    “你竟然还在梳头,苏迷,我们的父亲被帝胤斩了头,你竟然还坐在这里梳头?!”

    思绪纷飞间,突闻苏若言高声质问。

    她顿了顿,凝眉道:“父亲毒害王上,又图谋造反,理应斩首。”

    苏若言以为自己听错了,但那些话,却在脑海中,如此的清晰。

    目光幽冷望着她,恨恨说道:“一日为父,终身为父,他是我们的父亲,而帝胤百般算计你,此时又毁了整个苏家,毁了聆姿,你却依然为他说话,他到底给你吃了什么迷-l药,让你对他如此专情?”

    “我与你不同,我分得清是非对错,分得清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苏迷面色淡淡,见他又要指责,立马反击道:“纵使我如何,比起你与苏聆姿罔顾伦常,做出伤风败俗之事,都还差得远,你有什么资格,反过来指责我?”

    苏若言冷眸微怔,神色慌乱望着她,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

    他万万没想到,苏迷会知道他跟苏聆姿的事。

    “帝胤告诉你的?”苏若言冷狞问道。

    苏迷摇头:“那晚我去过,你跟她还有彩蝶……。”

    “不要说了!”

    苏若言厉声打断她的话,恼羞成怒道:“你以为帝胤干净?故意中毒,联合黎幕旬陷害父亲,设计姨娘偷汉子,想将她除之后快,此时又瞒着你,将苏家人全部发配边疆,你觉得若他真心喜欢你,为何要将你身边所有人,全都除……!”

    苏若言话音未落,一道白影骤然闪现,死死掐住他的喉咙,未说出的字眼,瞬间消弭喉中。

    “帝胤,不要……。”

    “呃!”

    苏迷刚唤出声,苏若言喉中发出一道痛苦低吼,极致惨白的面色,瞬间扭曲而狰狞。

    指尖穿透皮肉,捏碎骨骼的森然骇人声,传入苏迷耳中。

    紧接着,鲜红的血液,从五个深深的血窟窿,急速流出,眨眼间便染透苏若言的衣衫。

    苏迷明眸圆睁。

    她怔怔看着苏若言,又看向面色淡然,仿佛刚刚只是折了根树枝般的帝胤,眸底闪过陌生的意味。

    虽然黎幕旬相同被帝胤所伤,但她并没有亲眼目睹。

    而此时近距离所见,苏迷突然感到帝胤好陌生,甚至感到清晰而明显的……惧意。

    若以后,她不听他的话,或是惹怒了他,他会对她动手么?

    苏迷有一瞬的迷茫。

    帝胤拿出帕子擦着手,慢条斯理来到苏迷跟前:“你曾说过,无论本王做了什么,你都不会离开,对么?”

    男人的嗓音,低沉富有磁性,温然浅淡,似乎毫无波澜。

    但他看向苏迷的眼神,却是极大的反差。

    霸道强势不容忽略,专-制到近乎狰狞的掠夺,那么明显那么猛烈的浓重占有慾,以及周身无形萦绕的嗜血因子。

    眼前的帝胤,才是真正的帝胤!

    苏迷脑子里,立即冒出这一想法。

    她咽了咽口水,当他对她伸出那只血腥残留的手,苏迷下意识侧头……躲开了。

    仅仅一个细微的动作,却在帝胤心里激起惊涛骇浪。

    先前所有的神色,全部消失,男人如雾眼眸中,只剩下满满的恐慌!

    帝胤箭步上前,将苏迷紧紧勒在不停起伏的怀里,古井无波的磁性-男音,早已被颤抖惊恐的尖锐声,尽数代替——

    “不要,不要离开我,你说过无论我做了什么,你都不会离开我,迷迷,你不能反悔,不,你没有反悔的机会,你若敢离开,本王定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