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6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40
    “若我离开,你会如何?”

    苏迷打断他的话,隐忍腰间剧痛,沉声追问。

    帝胤额上青筋突显,缄口沉默着,没有说话,但紧绷的神经,微颤的身体,却昭显他竭力克制的状态。

    苏迷不知他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但她想要知道,若她离开,他会如何?

    “你会像对苏若言那样,撕裂捏断我的喉咙么?”

    苏迷冷静设问,想要去看他的脸。

    帝胤却紧紧抱着她,扣住她的后脑勺,不让她看到他近乎狰狞可怖的面容,隐忍克制道:“只要你不离开,本王不会对你怎样。”

    “若我要离开呢?”苏迷不怕死的说道,她想知道,他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帝胤狠狠眯起眼,似乎忍耐到了极致,终是忍不住,低哑出声:“你不要逼本王。”

    这句话,似乎成了导火线。

    苏迷终日以来的脾气,毫无预警的迸发:“你除掉我身边所有人,下药软禁我,难道不是在逼我?”

    帝胤身形倏僵,眸底凝聚猩红戾气。

    紧拥苏迷腰身的劲道,寸寸收紧,周身萦绕恐怖气息,几乎让苏迷喘不过气来。

    “你是本王的女人,无论如何你都不能离开,否则,本王定会打断你的腿,折去你的双翼,将你永远囚-禁在王宫的牢笼里!”

    帝胤低磁出声,却是满满的威慑力,与不容拒绝的霸道与强势。

    苏迷向来独立惯了,哪里能接受,如此专-制束缚的囚爱。

    她凝着眉,冷脸开始挣扎:“你放开我,我快不能呼吸了。”

    男人自然不愿放手。

    她越是挣扎,他勒的越紧。

    眼见她挣扎的动作,越来越激烈,帝胤雾眸倏沉,猛地将苏迷扛上肩头,走向床榻。

    苏迷见此情景,想都不用想,已经猜到他接下来要做的事。

    但她如何都没想到,帝胤居然会对她用强。

    苏迷闭了闭眼,当他将她摔在床榻之际,迅速拔下发簪,抵住他的脖颈:“不要过来!”

    话落的同时,男人幽沉阴鸷诡谲容颜,清晰映入眼帘。

    苏迷神色微怔,下瞬便被扣住手腕,蓦地拉高紧紧桎梏,整个人被他掀翻趴在床榻,又被他紧紧压着,丝毫没有动弹的余地。

    “帝胤,你想干什么?放开我!”

    苏迷低吼出声,神色微慌,但更多的是心痛。

    她爱着的男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帝胤……帝胤……。”

    苏迷眼眸迷蒙,轻声唤着他的名字,但紧随着衣裙被掀起,异常危险灼热触碰之际,身形猛地紧绷,竟不可控的颤抖起来。

    “帝胤,别,别这么对我,我不喜欢这样。”

    少女近乎沙哑的嗓音,沾染明显的哭腔。

    多么的柔弱,多么的无助……

    可此时落入帝胤的耳朵里,却激起内心满满汹涌摧毁慾,甚至产生愈发病态的念头——

    他想让她在他身下,如脆弱的花儿般绚丽绽放,承受他强而有力的蹂-躏与摧-残,愉-悦快乐的尖叫,不能自已的痛哭,哭到声嘶力竭,再无挣扎的力气,彻底失去声息……

    如此一来,她再亦不会离开他了。

    帝胤唇角微勾,眉眼阴沉而诡谲。

    他紧压着她,空出的手,缓缓下移,落在她颀长优美的脖颈,寸寸收紧的同时,缓缓探入她的身体里……

    苏迷紧拧着眉头,巨大痛苦急速蔓延,豆大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出,一颗一颗落在锦被上,留下深色的印记。

    她大张着口,完全无法呼吸。

    正当她以为自己快要死去,伏在身上的男人,突然停止了动作。

    苏迷眉眼倏凛,卯足了劲,猛地挣脱他的束缚,翻身而起,恨恨瞪向他。

    帝胤对上那双隐隐半含恨意双眸,神色倏地怔松,近乎惊恐伸出手,捂住她的眼睛:“不要看本王,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本王。”

    男人俊美无双的容颜,狰狞而扭曲。

    即使闭上眼睛,苏迷半含恨意的眼神,却深深刻印在脑海里。

    他到底还是没控制住,伤害了她。

    帝胤面如冷霜,额上突显青筋,肉眼可见变为深沉暗色,寸寸蔓延至他狭长眼尾,宛如古朴繁复图腾。

    下瞬,他倏然睁开猩红双眼,嘴角勾勒得逞笑意,单手紧扣她攥着发簪的手,朝心口的位置,狠狠地刺去!

    金制发簪穿透皮肉的骇人声,清晰而明显的落入苏迷的耳中。

    紧接着,烫手的温度,沿着发簪,蔓延到她的手心。

    苏迷心中一紧,蓦地拉下他的手,立时望进深情缱绻溺死人的双瞳,以及他胸-前沾染血色绚丽绽放的花儿。

    “帝,帝胤。”

    苏迷瞬间红了眼眶,颤着声呢喃他的名字。

    她想要收回手,却被他紧紧地握住:“别怕,谁都不会再伤害你,即使是本王,亦是一样。”

    帝胤轻勾唇角,倾身想要吻住她的额头。

    然而当他每拉进一寸距离,刺入心口的金簪,却愈来愈深。

    苏迷满眼慌乱,想要将金簪拔出,但他却紧紧握着,任她如何使劲,都不愿松手。

    “帝胤!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以为我不知道,但其实我什么都知道,可我即使知道,却依然闭口不提,配合你跟黎幕旬陷害苏韫,配合你的计划,与我生母断绝关系,甚至对你每件事,都不去深究,不去过问,你还想要我怎样?”

    苏迷不知从哪来的力气,将心中所有的话,全部吼了出来。

    她红着眼睛,恨恨望着他。

    帝胤眼瞳微缩,稍稍启唇,苏迷已然出了声。

    “是,我是恨你,恨你不信我,恨你瞒着我,恨你不过问我的意思,用尽心机算计我,可我更恨自己,即使知道所有的一切,却依然喜欢你,帝胤,我们能否互相坦诚些,相信彼此?”

    帝胤怔怔望着她,面色虽无异,内心却在狂喜。

    即使他这般,她依然喜欢他。

    帝胤唇角微勾,终是在这一刻,开了口:“好。”

    话落的同时,眼尾古朴繁复图腾,渐渐消弭,帝胤再度恢复往日仙儿般的姿态。

    但下刻便被苏迷猛地推-倒,翻身跨坐,快速拔出金簪,手忙脚乱为他止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