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8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1
    熟悉隽秀的眉眼,修长高挑的身形,若没记错,那人显然便是数年未见的苏若言。

    可他那身敬事房太监总管衣着……

    苏迷眸光微闪,万万没想到,帝胤没杀苏若言,反而将他……阉了,还让他任职敬事房太监总管。

    想到敬事房负责的职务,苏迷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又想起帝胤的所作所为,她真心觉得,这男人果然是够狠够毒!

    毕竟比起死亡,让苏若言永远待在王宫,待在他们最近的地方,看得见却触碰不到,那无疑才是最痛苦无法解脱的折磨。

    苏迷轻叹,垂眼望着与帝胤眉眼相似的小帝擎,嘴角绽染淡浅笑意。

    心狠手辣又如何,画地为牢又如何,那是她爱的男人,她愿意去放任去宠。

    至于苏韫那些人,若不是他们在帝胤儿时便对他下毒,又怎会沦落那那步田地?

    不作不会死,既然是作死,那便是罪有应得。

    “母后,您又在想哪个野男人,若父王知道,看他怎么罚你。”粉琢玉雕的小帝擎,板着脸冷哼道。

    那酷酷的小模样,跟帝胤不笑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

    苏迷在他身边蹲下,笑意吟吟望着他:“母后在想你啊,小擎儿,你可不许在父王面前瞎说,否则要被打小屁-股的,嗯?”

    帝擎继而冷哼,显然不相信她的话,摆明一副油米不进的样子。

    苏迷见他这模样,不由认怂。

    “好啦,你想怎么样,母后答应你便是了。”

    帝擎一听,这才傲娇扬起小脸,弯身凑近他,肉乎乎的小手,指了指脸颊。

    苏迷见此情景,无奈笑了笑,倾身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帝擎满意勾着唇,小模样别提多可爱。

    “真是个鬼机灵。”

    苏迷低笑出声,伸手想将他抱在怀里。

    帝擎笑吟吟等着她抱,然而视线的余光,落在不远处时,眸光忽地一凛,立即朝后退了一步,躲开她的手。

    苏迷动作一顿,不解望着他。

    还未出声,身后脚步声传来那瞬,整个人便被一只大手拉起,紧紧拥住了腰身。

    熟悉龙涎香气息,迅速蔓延周身,苏迷稍稍抬眼,便望入一双含笑雾眸。

    “胤。”

    苏迷喜笑颜开,轻唤了一声。

    紧接着,一记轻吻落在她的唇角,一抹猩红,尽数舔去唇上陌生的气息。

    苏迷看着他含笑双眼,刚心虚别开眼,下刻便被他捏了腰间软肉,掠夺回专属他的视线。

    帝擎看了两人一眼,哼唧几声,偏过头去,权当没看见。

    苏迷闻声,推了帝胤一把,指了指帝擎。

    帝胤面色淡淡,一瞬不瞬望着眼前的人,连一个余光都没给他。

    苏迷心知这父子俩不对付,轻叹了声,耳语对帝胤说了一句。

    男人眉眼微挑,意味深长看着她,却没有任何行动。

    苏迷抿着唇角,哼哼两声,走到帝擎身边,将他抱起。

    帝胤见此情景,不悦蹙了眉,从她手中将帝擎抱进怀里:“起风了,回去罢。”

    “嗯。”苏迷满意勾唇,挽住他的手,两大一小朝承乾宫走去。

    然而幸福的背后,某人却是极其的痛苦。

    帝擎回到寝宫,脱了裤子一看,屁-股上又留下两道青紫指印!

    哼!

    走着瞧,等待他老了那一日,看他还怎么跟他抢母后!

    却不想,当帝擎成年后,帝胤便将王位传给他,带着苏迷消失了踪影,只有每年的生辰,他们才回来看望他一次。

    帝擎气愤到不行,却又无法追查到他们的行踪,只能盼着每年的生辰之日,或是放出迎娶王后的消息,找各种理由,逼他们现身。

    直到几十年后。

    他在一处隐蔽桃花源,见到两人合葬的棺椁,才将两人移藏皇陵。

    *

    “叮——!”

    “任务完成进度100,评分100分,获得25积分,总积分负53,增加25空间经验值,空间等级为七等!”

    系统提示音传来之际,魂体进入时空隧道,将她迅速传送下一位面——

    一道海风吹来,在炎热的夏季中,异常的舒爽。

    意识清醒那刹,一只古铜色的手,手持一杯香槟,递到她的面前。

    苏迷恍然抬眼,看着肤色健康的东南亚男人,神色微怔。

    “whats wrong?”男人不明所以,关切问道。

    “thats ok,im fine,thank you。”苏迷下意识回了一句。

    视线望向男人手上的银戒,以及周身散发的迷人香气,苏迷心神晃了一下,连忙喝下一口香槟,缓解喉中的干涩。

    “baby……。”

    “会中文么?”苏迷又喝了一口香槟,嘴角含笑问道。

    长相英俊的东南亚男人,轻轻点了点头:“会的,来店里的z国客人比较多,经理每周都会培训,店里人都会一些。”

    客人?培训中文?店里?

    苏迷大脑急速转动,这才猜出眼前男人的性-l工作者的身份。

    说是特殊,其实并不算特殊。

    在t国,从事这种职业的男、女与人妖,数量约达二十二万人,在全国经济的占比行业中,名列前茅。

    苏迷曾听人开玩笑说,如果男友跟好基友,约去芭提雅,大多数都是去找这类服务者,或是享受全套的帝王浴。

    而且还可以放肆的玩,因为某种tt防护用品,在安全指标上,同样名列前茅。

    苏迷又看了男人一眼,快速消化原文女主正在找鸭的事实,同时开玩笑的问道:“我是你第几个客人?”

    阿肯以为,她是怀疑他技术不好。

    略厚的嘴角,微微勾起,缓缓凑近道:“客人放心,我的服务很好,不舒服不收钱。”

    苏迷一怔,不自然眨了眨眼,没想到他说话这么直白。

    但转念想想,其实他这样也很正常。

    就像去菜市场买猪肉一样,买者与卖者的话题,总归是在猪肉的贵贱与质量上。

    “你长相也不错,为什么要做这行?”

    苏迷下意识问道,却觉得有些唐突,但很快又觉得,她问的属实废话。

    在t国经济普遍不高的国家,家庭条件差的很多,有些男孩子,就是因为家里太穷,从小才去打激素,吃药动手术,变成人妖挣钱养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