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7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9
    说时迟那时快。

    苏迷蹲下那瞬,外面突然传来一道脚步声。

    心中不由暗喜,刚提上裤子,脚腕突然被东西咬了一口!

    “嘶……。”

    苏迷痛吟出声,瘫坐在地。

    放眼望去,透过昏暗灯光,见到一条黑蛇,快速游窜逃离。

    苏迷低咒一声,心想真是倒霉。

    这破鬼地方,即便别人求她,再也不会来第二次!

    阿赞祭走进石门,先是仔细检查那具尸骨,确认完好无缺,才冷冷看向她。

    见女人满脸痛苦瞪着自己,阴诡幽深黑眸,冷意凛然,面具下浅色唇瓣轻启,念出听不懂的咒语。

    苏迷皱眉,还未出声,古怪咒语似化作尖锐利剑,钻入她的脑袋,顿时引起阵阵疼痛。

    这男人在用阴法攻击她!

    苏迷冷冷眯起眼,不敢贸然用魂力抵抗,可脑子里像针扎般,她实在受不了。

    眼珠子快速一转,苏迷突然敛去所有神色,一动不动呆坐在地。

    阿赞祭见此情景,停止念诵咒语,不解望向她。

    然而就在这时,苏迷伸手抄起森森腿骨,猛地从地上跳起,面无表情朝阿赞祭脑袋上砸去——

    阿赞祭神色微凛,快速朝后退了一步,轻易躲开她的攻势。

    苏迷乘胜追击,反手又是一击,直直击中他的后背。

    阿赞祭浓眉倏皱,口中再度念出古法咒语,同时拿起另一具尸体的头骨,想利用头骨本身的法灵,对抗突然发狂的苏迷。

    谁知,他使了好几种古法咒语,都无法催动法灵。

    抑或者说,他的咒语与法灵,似乎都失去了法效,对她根本就不管用。

    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阿赞祭不解蹙眉,正想换一种咒术法门,去查她的底细。

    刚闭上眼睛,苏迷赫然挥起森白腿骨,狠狠朝他天灵盖上砸去——

    念咒声戛然而止,阿赞祭睁开眼睛那刹,那根粗腿骨,已然来到眼前,想要再躲开,已是来不及。

    阿赞祭正想用金身法门咒术,抵抗那记重砸,面无表情的女人,忽然皱了皱眉。

    紧接着两眼一闭,直直栽进他的怀里。

    两蹙浓眉,紧紧皱着一起。

    阿赞祭垂眼看着怀里的女人,眉宇间闪过阴诡冷色,蓦地一推,无情将苏迷推开。

    可眼见她直直栽下,却丝毫没有清醒的预兆,男人眉头皱起之际,手脚已经不可控,来到她的面前,将她捞回怀里。

    只是那眉宇间的嫌恶冷色,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无比突兀。

    *

    “嘶……疼……好疼……轻点。”

    浑浑噩噩中,女人蹙眉婉转轻吟,伴着低低抽泣声,脆弱的口吻与模样,让人极度心疼。

    男人闻声,手上动作倏然一顿,紧拧着眉头,冷冷望向半昏迷的女人。

    见她再度恢复安静,他闭了闭眼,稍稍克制了一下,才继续处理毒蛇咬伤的脚腕。

    谁知,他刚碰她一下,女人又叫唤了起来。

    阿赞祭面色铁青,但他还是强忍着,将毒血挤出,敷上草药包扎好,冷晲苏迷一眼,才走出木屋。

    苏迷再次睁开眼,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

    垂眼望着身上的毯子,鼻尖轻轻嗅了嗅,一股奇异诡香,传入鼻腔之中。

    苏迷坐起身,四处望了望。

    木屋中,除了一张木板床,一个衣柜,古朴陈旧的蓑衣与草鞋以外,再无其他。

    这是阿赞祭的卧室?

    苏迷倏然皱眉,连忙起身下床。

    双脚刚下地,不经意看见脚腕上纱布,视线怔了怔。

    昨晚故意将她跟尸骨关在一起,现在又帮她处理伤口,这男人到底想干嘛?

    苏迷咬了咬唇。

    虽然不明白那个阿赞祭的心思,但她也没这个闲工夫去猜,如果再问他一遍,他若不同意飞东京,那她就回去。

    苏迷一瘸一拐走出屋,来到外厅望了望,听到对面屋里有念咒声,扶着桌子走了过去。

    “阿赞祭师傅,我那位事主在东京出了点事,如果您愿意去,我跟事主谈谈价格,如果您不愿意,那我就告辞了。”

    苏迷直截了当,将心里的想法说出。

    她在外厅等了一会,里面的念咒声,丝毫没有停顿。

    沉默片刻,苏迷再度开口:“打扰了。”

    她背起包,一瘸一拐朝门口走去。

    谁知到了门口,她却停了下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一座石雕般。

    视线远眺一望无际茂密森林,叹为观止的下瞬,垂眼查找下树的梯子或绳索。

    可结果什么都没有找到。

    苏迷万万没想到,阿赞祭的住所,竟然建在一颗大树上,而且还是没有梯子跟绳索的高耸大树!

    这男人怎会如此奇葩?

    怨不得,每个找过他的佛牌掮客,都不愿意跑第二趟。

    如果换做是她,也不愿意跑过来遭罪!

    苏迷转身回了屋,开始寻找下树出口,可她把屋里各个角落都找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

    眉头倏地紧皱,来到阿赞祭所在的屋子门口,苏迷克制出声道:“阿赞祭师傅,如果方便的话,能否指条下树的明路,我还有要紧事需要处理,麻烦您了。”

    阿赞祭径自念着咒语,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苏迷狂撸袖子,当即放开了嗓子,急切大喊道:“哎呦,不行了,我肚子疼,好像是便秘,师父若不愿告知,我可随便找个地方,嗯,在屋里方便了。”

    话落刚落,里面的念咒声,忽而停下来。

    苏迷眉梢微扬,得逞笑了笑,随后在屋里乱跳,故作很急的样子。

    阿赞祭走出法室,见她这幅模样,眉头微皱,清晰昭显他此刻的不悦。

    苏迷恍若未见,一瘸一拐来到他面前:“阿赞祭师傅,麻烦你快放我下去,否则我等会憋不住,弄脏了您的住所,那就太不好意思了。”

    阿赞祭冷眼沉吟,片刻后缓缓逼近。

    苏迷下意识朝后退去,可男人却步步紧逼,直把她逼到墙角,无路可逃。

    “你,你想干什么?”

    苏迷吞了吞口水,抬眼望向半戴面具的男人,心生胆怯的同时,心跳的频率,控制不住的加快。

    阿赞祭缄默未答,阴诡目光冷晲着她,缓缓抬起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