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8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10
    阴诡幽沉墨瞳,仿若神秘黑曜石般,润泽透亮,静谧而凛然,无形昭显危险的信号。

    苏迷呼吸微窒,视线落在他微抬大掌,踉跄后退一步。

    后背撞上墙面,她清晰意识到,已无路可逃,下刻便被壁咚在男人与墙角之间。

    心跳扑通扑通的,苏迷一瞬不瞬,望着半脸古朴面具下,那完美锲合的雕琢轮廓。

    竟恍然间感觉,男人似乎很英俊。

    心底蓦地冒出这个想法,苏迷双眸圆睁,像被自己吓了一跳。

    长翘眼睫轻眨,再次抬眼那瞬,男人突然开了口:“昨晚的事,还记得么?”

    苏迷恍然回神,心跳渐渐恢复如常,扯唇讥笑:“恐怕这辈子也忘不掉。”

    生平第一次那么狼狈,大仇不报,她怎能说忘就忘了。

    “昨晚你被法灵入体。”

    男人面色如故,口吻极淡叙述,半眯着眼,满怀探究望向她。

    苏迷梭然瞪大双眼,故作惊讶慌乱模样:“法灵入体!哇,天啊,这么恐怖,对我的身体不会有影响罢?”

    阿赞祭将女人所有神色,尽数纳入眼底。

    但苏迷演技高深,男人并未发现有任何异常。

    苏迷正想开口,准备结束当下的尴尬局面,阿赞祭突然看向她:“我跟你去东京。”

    “你愿意去了?要多少钱?”

    出于职业习惯,苏迷立马问出价格。

    “三十万泰铢。”

    “能不能少点?”苏迷商量道,准备讨价还价。

    阿赞祭目光沉沉望着她,虽然没说话,但很显然,价格没有商量的余地。

    苏迷撇了撇嘴:“我先跟事主沟通一下。”

    话落,她弯身逃窜,轻舒一口气,拿出手机,拨打了国际长途。

    电话响了很久,快要挂断的时候,对方才将电话接通。

    紧接着,微喘岛国男音,从话筒里传入苏迷耳中。

    虽然听不懂,但她大致能猜出,男人应该是在问她是谁?而且他在做什么,她也能猜个**不离十。

    苏迷沉吟一瞬,说了声“萨瓦迪卡”,之后开始胡乱飙泰文:“*%#*!”

    男人突然闷哼,某些不可描述的声音,从无线电波中传来,他当即咒骂了一声,将电话挂断。

    苏迷看向旁边的阿赞祭,无奈笑笑:“女事主正在忙,等会她打过来,我再跟她谈谈。”

    “那个阴灵很厉害。”

    阿赞祭神色冷淡,但说出的话,却令苏迷惊讶万分。

    “你怎么知道?”

    男人未答,转身走进卧室。

    苏迷不由翻了个白眼,冲他离开的身影,竖起了中指!

    刚小声骂了几句,男人再度走出屋,苏迷想要收手已然来不及,连忙五指并拢,看了看手心,又看了看手背,装的倒是有模有样。

    这时,电话再度响起。

    苏迷见是那女人打来的,立马将电话接通,在阿赞祭报出的价格上,又多加五万rmb,算是报销来回路费的资金。

    女人一听阿赞祭要来,没有丝毫考虑,很爽快的答应。

    阿赞祭来到她面前,将护照交给她。

    苏迷连忙接下护照,随手将电话挂断,眼巴巴望着他,想让他赶紧放她下去。

    阿赞祭转身来到墙角,抬手朝墙壁上一按,一条长而宽的木制阶梯,从门口无限延伸,最后落入密林之中。

    这么牛-逼!

    苏迷震惊当场,瞠目结舌。

    可她看着这么高,又没有安全保障的“天梯”,不由心生胆怯,久久迈不下步子。

    “害怕?”

    阿赞祭冷淡出声。

    “不怕。”苏迷抿着唇角,壮着胆子,抬脚走下一节台阶。

    可那纤细的小腿,抖得跟筛子似得,一直抖个不停。

    阿赞祭目光幽沉,不动声色望向那抹倔强身影,阴诡眸光微闪,无形泛起几不可察异色。

    另一边。

    苏迷低着脑袋,眼睛死死盯着台阶,根本不敢往旁边看。

    刚才她估测了一下,这巨树最起码有二十米,如果摔下去,一准落得个残废。

    麻蛋!

    阿赞祭真是奇葩外加变态!

    哪有人住得这么高,还住在树上的,他以为他是鸟人么?!

    苏迷心里满是火气,还要时时注意安全,以防出现不测,摔个残废。

    半个小时后。

    眼见还差几节台阶,苏迷心中欣喜之际,脚下的木制楼梯,突然开始收回——

    她连忙加快速度,同时不断骂着阿赞祭,随即纵身一跃,踉跄着落在地面。

    该死的臭男人!

    她绝对不会跟他合作第二次!

    该死的鬼地方!

    她绝对不会再来这里第二次!

    苏迷不停低咒,片刻后才忍着火气,打给专门办签证的人,又打给领路的司机,让他过来接她。

    两人在拜县见了面,她将签证交给那人,又让他订下两天后,前往东京成田机场的机票。

    这熟人很靠谱,不但能快速拿到签证,在他手里订的机票,比正常的价格少一半多,很多佛牌掮客都跟他合作。

    事情办妥后,苏迷联系那女人,让她将东京详细地址发过来,在附近的民宿,订了两间单人房。

    随后,她在拜县海吃了一顿,又在一家小旅馆住了两天。

    第三天,清早。

    苏迷睡得朦朦胧胧,电话突然响起。

    她闭着眼,将电话接通,那人说晚上曼谷直飞东京,让他们准备出发。

    苏迷连忙答应,眯眼下了床,直奔浴室去洗漱。

    二十分钟后。

    苏迷裹着浴巾走进来,视线落在静坐沙发上的男人,猛地吓一跳!

    “你怎么会在这里?”

    “晚上的飞机,你最好动作快点。”

    阿赞祭看了眼她的心口,复又淡淡收回视线,丝毫没有动容的模样,看的苏迷莫名气恼。

    这男人真不可爱,一点都让人喜欢不起来!

    苏迷在心里暗咒几句,闷声不吭换了衣服,坐车前往曼谷机场。

    两人到了机场,与那人会面后,拿了护照与机票,排队准备过海关。

    托了阿赞祭半脸面具的福,苏迷跟他来到海关口,瞬间掠夺所有人的目光。

    苏迷安静看着他,心想等会过海关时,他应该会将面具取下来,到时候她倒是要看看,这男人的庐山真面目,到底长何般模样?

    心里这般打算着,不一会儿,就轮到他过海关。

    苏迷站在阿赞祭身后,探长脖子去望他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