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9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11
    “这位小-姐,请你站在黄线以外的位置。”

    苏迷刚探出头,现场的工作人员,连忙朝她走过来,制止她的行为。

    她尴尬而歉意的笑笑,老实退回黄线以外。

    等她再度望向阿赞祭时,那男人已经成功过了海关。

    该死!

    她竟然硬生生错过了!

    苏迷懊恼皱眉,举步走上前,进行海关审核。

    可当她抬头看向海关人员时,却明显发现她有些不对劲。

    眼神涣散,空洞木讷,没有聚焦点,像一具没有意识的人偶。

    直到片刻后。

    她的视线,才渐渐聚焦,不适摁了摁眉心,垂眼审核她护照上的信息。

    *

    走出海关通道。

    苏迷来到阿赞祭面前,看向他的眼神,不由多了些许兴味:“你刚才是不是对海关人员施咒了?”

    阿赞祭眉头微蹙,幽冷墨眸倏眯,目光浕冷望着她,显然有几分警告的意思。

    “好,我不问,我闭嘴。”苏迷嘿嘿干笑,举步前行,排队进行安检。

    但这一次,她特意走在阿赞祭前面。

    安检完毕后,苏迷站在一旁,暗暗窥视正在安检的阿赞祭。

    “先生你好,麻烦摘下脸上的面具。”

    安检人员礼貌出声。

    阿赞祭却没有任何动作。

    正当安检人员再度出声,他动了动唇,阴诡墨眸赫然对上那人的双眼,那人身形骤怔,机械化抬起手,做出放行的姿势,让他成功过了安检。

    将这神奇一幕,尽收眼底的苏迷,心底不由万分震撼!

    进入佛牌行业时,林安杰曾对她说过,得罪谁都不能得罪——阿赞法师与降头巫师!

    每个白衣、黑衣阿赞和降头师,都是十分可怕的个体,一旦得罪他们,随时可能命丧九泉!

    他们甚至不需要负任何法律责任,毕竟对当下社会而言,蛊术与法术,都是不科学的封建迷信,警方无法采证,罪名也不能成立。

    眼下的一幕,如一记警钟,顿时让苏迷清醒过来。

    紧接着,她对阿赞祭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反转,举止言谈中,满含礼貌与敬畏,说话客气的不得了。

    但阿赞祭对此,似乎并未觉得如何,神色反而更加冰冷疏离。

    好像在……生气一般。

    苏迷不明白,她对他态度好点礼貌点,他为什么还要生气,难道有受虐倾向不成?

    但她不可能主动去询问,或是哄他。

    于是缄默不言,登上飞机后,戴上眼罩,开始睡觉。

    可睡觉的时候,那双无法让人忽视的眼睛,总是时不时盯向她,害得她浑身不自在。

    两人是夜间航班。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飞机准时到达东京成田机场。

    苏迷不会岛国语,勉强能用英文沟通后,乘坐出租车,来到东京市内住宅区,附近的一家民宿。

    不管是酒店或民宿,入住时间大多都在下午一到二点。

    由于入住时间还未到,两人在沙发坐着等待。

    接待处的日系少女,衣着打扮很时尚,长相妆容甜美风,搭配蓬松棕黄的可爱发型,看起来显得很平易近人。

    可当他们进来后,她那双不知贴了多少层假睫毛的大眼睛,从从始至终,就没离开过他们。

    抑或者说,她的视线,一直紧黏着她身边的男人。

    而且她那副春-心萌动的馋涎表情,看着阿赞祭,就像在看一盘精致的糕点,恨不得一口吞入腹中。

    苏迷紧抿唇角,缓缓起身,来到接待处:“你好,请问你会中文么?”

    女接待这才恋恋不舍收回目光,甜美笑道:“你好客人,我会一点,请问有什么吩咐?”

    苏迷探头凑近,小声对她说了一句,女接待怔了一下,随即会心一笑,带她走向员工休息室。

    过了一会。

    女接待再次回来,看向阿赞祭的眼神,瞬间就变了。

    先前馋涎灼热的目光,被满满的敬畏与恐惧所代替,她甚至不敢抬头去看他。

    阿赞祭目光阴诡,毫无温度望着她,又望向随后走出来的苏迷,眸光闪过疑惑之色。

    苏迷恍若未见,双手合十,勾唇颔首笑了笑,在他身边坐下。

    下午一点钟,两人办理好入住手续,走进相邻的房间。

    苏迷冲完澡,敷着面膜走出来。

    刚拿起手机,就收到女事主转账五万rmb的银行信息。

    苏迷欣喜勾唇,换上黑色长裙,外搭水洗牛仔马甲,脚踩一双凉鞋,简单化了个淡妆,背着小包,敲响隔壁房门。

    阿赞祭将推拉门打开,目光落在女人的脸上,眸光闪了闪,随后侧身让她进来。

    “没别的事,我只是想带阿赞祭师傅,先去吃个饭,等会再去找女事主,了解一下情况。”

    阿赞祭看了她一眼,将推拉门关上。

    再次出来后,穿了件白色长衣长裤。

    苏迷看他这身衣着,再看看自己,瞬间想起黑白双煞,黑白无常等名词。

    虽不知他是何用意,但她知道,他一定是故意的!

    “阿赞祭师傅穿这身白衣,真是帅气。”苏迷虚伪笑笑,带他出了民宿。

    路过接待处时。

    女孩偷偷看了阿赞祭一眼,正巧被他看见,那女孩立时瞪圆双眼,惊恐慌乱低下头,装作在忙其他事情。

    阿赞祭眉头轻蹙,看向苏迷的目光,更加不解,但始终没有开口。

    苏迷将此幕清晰捕捉,得意笑了笑。

    *

    为了迎合男人的口味,出来之前,她在手机app上,特意查了附近的泰式料理。

    两人在料理店吃了饭,动身前往女事主所在的居民区。

    苏迷按照地址,来到一间精致小院。

    按响了门铃后,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隔着门口的监控,用岛国语询问着什么。

    苏迷听不懂,于是用英文表明,他们是女事主的朋友,有事过来找她。

    她以为男人不会开门,房门却应声打开。

    紧接着,腥臭味扑鼻而来,差点没把她熏晕过去。

    苏迷朝后退了一步,抬手捂住鼻子。

    这时,身材曼妙的憔悴女人,被另一个男人拥着走出来。

    女人见到苏迷时,神色还十分平静,可当她看到身后的阿赞祭时,眼睛蓦地放出光,活像只见了羊的恶狼!

    但下一刻,随着俩男人不悦冷哼,又立即收回了视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