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2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14
    吻、吻、吻……吻他?!

    这男人是疯了么?!

    苏迷身形微僵,内心虽然拒绝,却又不想被他看出破绽。

    回想这些天,他对她的态度与口吻,苏迷最终判定,这男人定是故意试探,若是她主动去吻,他必然会躲开。

    经过一番天人交战,她缓缓踮起脚尖,倾身凑近他的唇。

    女人一呼一吸间,清新芳香气息,均匀喷洒男人精琢下颌,引起酥-|麻微痒之意,蔓延至他的神经中枢末梢。

    阿赞祭低垂眉眼,望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女人,平静无波心湖,激起层层波澜。

    心神微动,原本想要躲开的念头,无形被那抹波澜冲散。

    阿赞祭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她……的唇,精致喉结不由滑了滑,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苏迷见此情景,暗叫一声不好。

    眼见她与他的唇,只差几寸距离,苏迷指尖轻转,迸出一缕红光,赫然侵袭身侧雷艺玲体内——

    下瞬,她整个人神经一绷,双眸圆睁,转身疾步朝走廊尽头的房间走去。

    毫无预警的突变,令阿赞祭恍然回神,目光幽沉,深深望了苏迷一眼,随即放开她的下巴,举步去追雷艺玲。

    苏迷这才轻舒一口气,神经渐渐放松。

    可下一秒,已然离去的男人,不知何时再度折回,从身后扣住她纤细脖颈,唇齿贴在她耳际,声色幽冷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演戏,晚上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否则……。”

    男人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寸寸收紧扣住女人脖颈上的手,对她发出关乎性命的警示。

    苏迷气恼自己没屏住,又深知他不是开玩笑。

    无奈之下,只能妥协:“你先把这件事办成,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你最好不要骗我。”阿赞祭阴诡眉眼倏冷,声色凛冽。

    苏迷连忙颔首应承,男人这才是松开她的脖子,转身去看雷艺玲。

    她抬手摸了摸脖子,眉头紧皱,心想必须找个时间,好好想想应对之策,否则还没完成任务,就被那男人给盯上,那以后的路,更不好走了。

    十分钟后。

    赵吉磊雷艺玲等人,渐渐恢复神智。

    但他们对于刚才发生的事,完全没有印象。

    苏迷将事情经过,全部告知他们,又道一个礼拜后,芈馨办好各方面手续,会将依霸女神的眼睛带来,届时再由阿赞祭师傅,化解阴灵的怨气,让他们不要担心。

    “在她来东京之前,你们四人不能住这里,期间更不能跟任何人发生关系,否则被阴灵完全侵蚀了灵魂,谁都救不了你们。”

    阿赞祭面无表情,出声警示。

    雷艺玲倒是高兴的不得了,其余三男的脸色,却是难看的厉害。

    他们犹豫数秒,欲言又止,想问些什么,但似乎又不方便询问。

    苏迷宽慰嘱咐道:“只要你们按阿赞祭师傅的交代,不要跟任何人发生关系,其他方面都不会有影响,正常工作生活就好。”

    此话一出,赵吉磊等人的面色,更加难看。

    雷艺玲疑惑问道:“你们怎么了,是有难言之隐,还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没、没什么,只是想着要跟你分开一个礼拜,我心里很不舍。”赵吉磊温然笑道,望着面容娇美的雷艺玲,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吻了她。

    “接吻也不行。”阿赞祭皱眉,出言提醒后,举步朝门外走去。

    “我和师傅先回去,你们切勿触犯那些禁忌,否则出了事,大家都不好办。”苏迷交代一句,紧跟着阿赞祭离开。

    两人出了院子,走在东京街头。

    苏迷与阿赞祭的黑白装束,瞬间引起行人的注意,甚至还有人拿起手机拍照。

    她连忙摆手,示意他们不要拍,行人们歉意笑笑,这才收了手机离开。

    两人在附近吃完晚饭,回去的路上,苏迷率先开了口。

    “阿赞祭师傅,要不这一个礼拜,你先呆在东京,等事情办完再回清迈,我带你到处逛逛。”

    “你跟女事主谈拢了?”阿赞祭冷淡出声。

    苏迷怔了一下,坦白道:“是,雷小-姐愿意支付一周内的所有开销。”

    阿赞祭“嗯”了声,复又看向她:“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交代。”

    苏迷就知道,他不会死心,斟酌片刻,当即道:“其实我奶奶是神婆,她临终前,用自己的血,在我额头上,画了个古怪符篆图案,后来在我身上,开始发生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比如,我对你的控咒免疫,又在地坛中袭击你。”

    阿赞祭沉默不语,似乎不相信她的话。

    苏迷凑近他,勾唇笑道:“我真的没有骗你,不信你可以念咒试试看。”

    “既然咒语对你没用,为什么还要假装?”

    “我怕你把我抓起来,进行不法研究。”

    苏迷面露胆怯,轻叹道:“其实我只想安稳做个佛牌商,挣够了钱,买套房子买辆车子,结婚生子过日子,还请阿赞祭师傅,放过我好么?”

    阿赞祭静静望着她,最终也没有给个准话。

    不过对于苏迷而言,影响不大,只要他不再试探她,不给她使绊子,管他信不信。

    两人谈话的功夫,已经来到民宿附近。

    苏迷记得,东京的便利店,普遍都有夜间折扣,跟阿赞祭打了声招呼,走进一家便利店,准备买一些寿司、面包和饮料。

    她怕男人等着急,动作十分迅速,拿了要买的东西,急忙奔向收银台。

    结果远远看见,阿赞祭站在收银台旁边的成-人用品区域,手里还拿着一盒tt。

    他想干嘛?

    想跟雷艺玲一样,在异国打一火包么?

    苏迷撇撇嘴,眼珠子一转,拎着购物篮,来到他身边:“怎么了,是不是在纠结,要买什么口味?”

    阿赞祭转头看向她,轻轻颔首:“我想要清淡一些。”

    她伸手拿下青苹果味,刚想递给他,视线渐渐下移,目测某物片刻,最后将手中的最大号放回去,换成了旁边的最小号。

    苏迷唇角微勾,笑吟吟递到他手里:“这个型号一定适合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