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4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16
    民宿老板半信半疑,低头沉默着,久久不语。

    苏迷本想着,正巧遇到这种情况,顺便完成一笔生意。

    但民宿老板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她也不想强迫别人的意愿,硬逼着别人请佛牌。

    苏迷当即表明道:“我只是建议而已,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毕竟心诚则灵,如果你不诚心信奉,即便请了佛牌也没用。”

    民宿老板这才面色稍缓,轻轻点了点头。

    苏迷又道:“至于精神损失费,你把我们这些天的房费退给我们,就算做补偿了,然后再给我换一间房。”

    “好的,客人,您稍等,我这就把钱退给您。”

    民宿老板转身走出房间,片刻后,拿了一沓崭新日元走进来,双手递给苏迷:“招呼不周,还请见谅。”

    苏迷将钱接过,正准备收拾行李,民宿老板面色为难道:“客人,实在不好意思,今晚所有房间都住满了,能不能明天再给您换?”

    苏迷皱眉,似有些不满。

    她不想跟鬼住一屋。

    可民宿老板也很为难。

    这些天不知怎么了,生意突然变得很红火,现在房间全满了,实在空不出房间。

    思虑片刻,他看了苏迷一眼,不自然地道:“如果客人不介意的话,要不我把自己的房间空出来……。”

    “不必,今晚她跟我睡。”

    阿赞祭突然打断民宿老板的话。

    苏迷明眸圆睁,吃惊看向身边的男人。

    阿赞祭恍若未见,看着民宿老板,冷淡出声:“你可以走了。”

    “是,我这就离开。”

    民宿老板意味深长看了两人一眼,匆忙离开。

    苏迷眸光微闪,脸色有些不自然,但转念又想,只是将就一晚,她睡床,他睡地板,凑合睡到天亮就好了,没多大事。

    本以为两三天就能回去,随身携带的行礼并不多。

    苏迷手脚麻利收拾好,看向一声不吭的男人:“走罢,去你房间。”

    “对我这么放心?”阿赞祭眉梢微扬,原本冰冷的面容,无形增添几分邪气。

    苏迷怔了怔,眨眨眼道:“您是黑衣阿赞,修习法门不能近女-色,而且我长得也没那么可口,我相信您,一定不会那么没眼光。”

    女人眉眼间,皆是满满自信与笃定。

    结果下刻,就被男人蓦地一推,强势按在墙上,挤开-她的腿,身体紧紧贴附着她!

    “任何男人对女人都有危险性,我同样如此。”

    幽沉墨眸一瞬不瞬盯着她,仿佛看待猎物的凛冽眸光,如淬了毒的尖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苏迷心下微悸,满眼惊慌与失措。

    刚挣扎了一下,庞然滚-烫的物体,倏尔剑拔弩张抵住!

    苏迷美眸圆睁,不敢置信望着他,启了启唇,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感受到了么,我的危险性,是大还是小,嗯?”

    男人缓缓凑近,望进她的眼,低沉沙哑出声。

    然而对苏迷来说,眼前的男人,却无比的陌生,陌生到令她阵阵心悸。

    她不知自己是怎么了,但她知道,心跳扑通扑通的,一直在狂跳,仿佛随时都能从心房里跳出来。

    “阿赞祭!”

    “你觉得,我的危险性,适合最小的那种,还是适合最大的?”

    男人一字一句说着,言辞中意味略浓。

    苏迷明白他的真正用意。

    之前在便利店,她拿最小的型号给他,他一定怀恨在心,对她耿耿于怀,所以才故意吓唬她!

    苏迷艰难吞了吞口水,眸光闪烁,刚想推开他,结果又被他逼近一寸。

    炎热夏季。

    两人身上的衣着,极其单薄。

    隔着两层布料,苏迷清晰感受到,那迫人的危险。

    男人见她不出声,又向前逼近一寸,声色沙哑道:“感受到了么?”

    “你、你、你不要这样!”

    “说出答案,我就放过你。”

    男人眸光幽幽,逼视相向。

    “你最大!最强!最牛比!满意了?!”

    苏迷气极,红着眼眶瞪向他,心中无比懊恼。

    这不是她!

    以前的她,向来胆大妄为,面对任何事,都能游刃有余的解决,怎么今个遇到他,搞得跟软萌妹子一样,动不动就心跳加速,害羞脸红。

    绝比是系统出了**ug!

    苏迷狠狠咬下舌-|尖,痛意蔓延那瞬,整个人渐渐清醒。

    她酝酿片刻,刚想霸气扭转当下的局面,男人突然放开她,后退了一步:“时间不早了,走罢,去睡觉。”

    苏迷怔在当场,心中一群羊驼奔腾而过。

    脸色极其难看,活像硬吞一只苍蝇的模样。

    他真的在耍她!

    混蛋!

    苏迷气恼瞪向他,心中却感到有些失落。

    失落?!

    苏迷被自己吓了一跳,心慌的不得了,连忙垂下眼睫,掩去眸中慌乱之色。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饥-渴?!

    眼见男人神色冷淡离开,苏迷暗咒几声,拎着行礼,赶在阿赞祭前面,跑进房间,直接霸占他的床。

    今晚的地板,他睡定了!

    “这么喜欢我睡过的床?”

    鼻尖嗅着男人的气息,苏迷顿时红了脸。

    但她却没吭声,身形一侧,卷起被子,将自己紧裹成团。

    “晚安,明天见。”

    阿赞祭坐在沙发上,看着床上缩成团的女人,未着面具唇角,微微斜勾一抹极淡弧度。

    夜色已深。

    眼见女人呼吸渐渐平稳,男人站起身,口中念出咒语,咬破指尖,在房间四周设下禁制,随后回到沙发,盘腿闭目静坐。

    就在这时,原本闭着眼睛的女人,缓缓睁开双眼。

    苏迷嗅着房间弥漫血腥气息,心里没来由的心安。

    她微微侧头,望向静坐的男人,唇角傲娇轻扬,勾出得意浅笑。

    拢了拢身上薄被,轻慢呼吸着,男人的气息,萦绕周身,苏迷不一会就进入沉睡。

    第二天,清早。

    温煦日光照耀入室,映在光滑地板,微微泛着光,折-射-在苏迷眼睛上。

    她闭了闭眼,抬手揉了揉,慵然伸了个懒腰。

    下瞬,她侧身蓦地一翻,正想抱着被子,再眯一会,突然发觉手下的触感,有些不对劲。

    苏迷恍然睁开双眼,近在咫尺的距离,立时望进一双阴诡幽沉墨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