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5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17
    “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迷受到了惊吓,瞪圆一双明眸,一瞬不瞬望着他。

    “昨晚你非缠着我,让我陪你睡,现在又来质问我?”阿赞祭眉眼微蹙,嗓音带着初醒的沙哑,却该死的性-感又撩-人。

    “不可能!我不是那种女人!”

    苏迷坚信自己,十分肯定而确定反驳。

    阿赞祭眉梢微扬,冷声道:“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已经睡了。”

    “我才没跟你过,你不要乱说,不要抹黑我的清白!”苏迷冷哼,蓦地坐起身,却觉得心口一凉。

    低头望去,但见蚕丝睡衣的吊带,不知何时滑落一边,她连忙扯了被子,紧紧裹住自己。

    可接下来,更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阿赞祭平常喜欢宽松单薄棉衣,睡觉时穿着的布料,更是薄的透彻。

    而每值晨间,正常的男人,大多都会出现生理反应。

    虽然以前苏迷没见过,但此时此刻,却亲眼见识到了!

    庞、然、大、物!

    真的是大的吓人。

    而且那撑起的小帐-篷,清晰昭显大致的长度。

    苏迷无意识吞咽下口水。

    静谧空间中,却无比清晰传入两人耳中。

    紧接着,苏迷的整张脸急速爆红,她连忙移开视线,小口小口的喘气。

    妈耶,东南亚男人的那玩意,怎么那么吓人,简直可以跟欧美人相媲美了。

    天呢,她在想些什么东西,他大还是小,跟她没一点关系好么?!

    正当苏迷心烦意乱之际,背后突然有一股热源,缓缓靠近。

    她猛地一惊,瞪圆了眼睛,紧裹着被子,急忙跳下床,小跑溜进浴室。

    “砰!”

    浴室大门猛地关上,苏迷靠在门后,觉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这男人想撩她。

    她的身体在抵触,但她的心,却总是拒绝不了。

    甚至觉得他很熟悉,熟悉到完全不排斥,他对她做出亲密的举动,而且她似乎有点心动。

    苏迷捂住狂跳不止的心口,低垂着眉眼,费神思索。

    “叩叩。”

    就在这时,浴室的门,突然被人敲响,古井无波男声,传入苏迷耳中:“有人打电话给你,你接,还是我帮你接?”

    “我接,我接。”

    苏迷连忙打开门,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电话,裹着被子,朝阳台方向走去。

    “喂,你好,我是苏迷,请位哪位?”

    ……

    阿赞祭看着半遮半掩的,露出光滑美背的女人,喉结不由滑了一下,眸色微深。

    须臾,男人举步走进浴室。

    衣物尽褪后,拿起水蓬头,打开开关,用温热的水,冲刷着古铜色-强健的体魄。

    可他越冲温水,体内蒸腾的火焰,却越来越旺。

    阿赞祭闭着眼,脑海中映出女人线条优美的后背,雪白香-软的沟壑,以及那清新芳香的气息……

    渐渐的,骨节分明的右手,寸寸下移,覆住蒸腾火焰的源头……

    *

    阳台边。

    “你好,怎么称呼您呢?”

    苏迷握着手机,仔细询问着,完全不知道,自己正成为被人yy的对象。

    “我姓刘,叫我刘女士就好。”

    苏迷勾唇道:“那刘女士在生活中,遇到了什么困难,又想改变怎样的现状?”

    “我现在一家外企公司上班,任职三年,前不久刚升了职,管理曾经共事的员工,但他们根本不把我当做上司,我说的话,不放在心上,有事总要找我帮忙,不忙的话,他们还在背后说我。

    我对此很烦恼,可更加烦恼的是上个月,总公司调来一个女主管,人特别装,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一点都不平易近人,还经常指挥他们做事,可他们却都喜欢她,对我却很随便,现在公司准备,让我们两人其中一个升职,我就想……。”

    “所以你想请一尊佛牌,改变同事对你的态度,树立权威与形象,又想升职对么?”

    苏迷接下她的话,主动询问。

    刘女士在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随后才道。

    “是的,我觉得对他们再好,他们只有在有事时,才会想到我,就算我帮了他们,对我一点感激心都没有,可他们对装腔作势的女人,却总是客客气气的,我为此感到很苦恼。”

    苏迷听完她的叙述,对此并不足为奇。

    人都有贱性,越是对他们好,他们越不会珍惜,甚至会觉得熟识,都是理所应当帮他们。

    可是面对不熟悉的人,却要客客气气说话,甚至低姿态讨好,将曾经对他们好,给予方便的人,全部忘之脑后。

    “如果你想要脱离这种现状,必须要硬下心肠,改变平时的作风,秉公办事,面对不想帮的忙,要学会说‘不’,还要在私下经营维持与同事的关系……。”

    “我知道,可我改不掉。”

    苏迷还未说完,刘女士已经打断她的话,很是苦恼开了口。

    “我出来工作很久,对有些事都懂些,见到他们遇到困难,总是会去提醒,但他们并不听我的,还觉得我烦,最后吃了亏,我去安慰,他们觉得我是在嘲笑。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我装眼瞎装高冷,什么话都不去说,等他们遇到困难,找到我再帮他们,他们会不会感激我?

    可我……根本做不到,也改不了。”

    苏迷轻叹一声,很快想到适合她的佛牌。

    “你可以请一尊皇帕雅固鲁,法像是金翅鸟,又名迦楼罗,毗湿奴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的座骑,拥有非常顽强的战斗力,且永不言倦,具备了菩提心,适合领导管理层恭请,挡险辟邪、护主保平安、助升官、助正财,增强信心、提高领导能力、增加权威感,容易获得同事的尊敬,以及上司的信任。”

    刘女士闻言,不由疑道:“如果我请了它,真的能改变我么?”

    “皇帕雅固鲁是冠兰圣物,诚心供奉,多行善果,必定能改善你的生活,但你本身也要做出改变,否则强行逆改,始终会有得有失。”

    苏迷这是摸着良心讲话。

    正牌与圣物,虽具有法效,但贴切来说,它们更是像一种精神供奉。

    借助外在力量催化,结合自身做出改变,平时多行善果,才能真正实现,所要达到的效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