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6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18
    “那阴牌呢?我听说朋友说,阴牌的效果最明显。”

    刘女士踌躇片刻,出声问道。

    苏迷直言道:“我不建议你请阴牌,虽然正阴牌和邪阴牌,效果极其显著,可一旦把握不好,最后可能失去的更多。”

    刘女士闻言,不由疑惑:“按理说,你是卖佛牌的,阴牌的价格不是更贵一些么,为什么不向客人推销阴牌呢?”

    苏迷坦然道:“如果客人供奉不当出了事,处理起来不但麻烦还费钱,而我们佛牌商,每卖出一尊阴牌,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影响,但这种事,也因人而异。”

    刘女士沉默片刻:“好,那我还是请什么固鲁罢。”

    “皇帕雅固鲁。”苏迷提醒道。

    “对,就是皇帕雅固鲁。”

    苏迷“嗯”了一声,继而道:“等会你加我微信,需要支付三分之一的定金,到货后请致电给我,具体怎样供奉,到货后再教给你。”

    “好的。”

    刘女士挂断电话,加了苏迷的微信,确定了价格,将三分之一的钱,转了过来。

    苏迷收到定金,要了刘女士的地址,随后打给林安杰:“我要一尊皇帕雅固鲁,等会把地址发给你,帮我发个货。”

    “好的,没问题。”

    林安杰手上正好也有货,直接爽快答应。

    紧接着,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忙声道:“对了,你不是去找阿赞祭了么,怎么样,体验如何?”

    苏迷听他提起这茬,心里就开始窝火,张口就骂。

    “林安杰你特么太不够意思了,明知道阿赞祭不好相处,都不提前告诉我,是不是故意阴我呢?!”

    “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那男人邪门的很,是你不听,现在怪我喽?”

    林安杰满口无辜。

    “你就应该把你的亲身经历,全部告诉我,也不至于让我吃那么多苦头。”苏迷不满冷哼。

    “好,下次有机会,一定告诉你。”林安杰笑笑。

    “下次告诉我,还有什么用?”

    苏迷被林安杰气的半死,不由冷哼几声。

    刚转过身,换个姿势,迎面看见男人光着上半身,腰间只围着一条浴巾,从浴室走出来。

    苏迷瞪大双眼,随即皱着眉,再度转过身去。

    这次脸没红,但白玉般的耳尖,却越来越热,红的滴血。

    无线电波中,传来女人微微急促的呼吸声,林安杰见她不说话,关切问道:“苏迷你怎么了?”

    “怎么了,热?”

    林安杰说话的同时,男人启唇出声。

    男人听不到林安杰的声音,但林安杰却能听见他的。

    “这声音,我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苏迷,你现在跟谁在一起?”

    林安杰一时想不到在哪里听过,径自出声询问。

    苏迷自然不会说,连忙道:“我还有事,咱们有空再联系,刘女士的货,你这两天就发给她。”

    说完,她正要挂断,林安杰突然尖声道:“我想起来了,是阿赞祭!苏迷你怎么会跟阿赞祭……?”

    “没事我就挂了,拜拜!”

    苏迷不等他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

    转身望向眸光深沉的男人,只看了一眼,就匆匆瞥开,裹着被子走向浴室。

    谁知,在路过他的时候,一把被阿赞祭抓住。

    “怕我?”

    男人神色不明的问。

    “不怕!”

    女人满意硬气的答。

    阿赞祭眉梢微扬,轻扯唇角:“不怕还见我就跑?”

    “我没有,我只是……只是尿急,想去厕所。”苏迷再次使用尿遁。

    阿赞祭却不愿放过她,倾身凑近,哑声低语:“想知道我在里面,做了什么嘛?”

    男人能在厕所里做甚,不是上厕所就是洗澡,或是撸……那啥呗。

    苏迷听他这么说,更加确定,这男人对她有意思,想要撩-她。

    可找个黑衣阿赞做男朋友,她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思虑片刻,苏迷摇摇头:“不想知道。”

    话落的瞬间,男人面色倏冷,原本萦绕两人之间的旖-|旎,立时被寒冽冷戾所代替提。

    苏迷被他那双阴诡墨眸所摄,身形僵硬,怔在当场,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苏迷低头望去,见是雷艺玲打来的,心中稍有不安,凝眉将电话接通。

    “呜呜呜,我特么真是倒霉,简直倒了八辈子血霉,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我,你说,这是为什么?”

    苏迷还未出声,雷艺玲在电话里,突然嚎啕大哭。

    “怎么了?”

    趁她呼吸的空当,苏迷连忙问。

    雷艺玲吸吸鼻子,又痛哭起来。

    “我真后悔认识芈馨,更后悔来岛国,跟藤田俊相遇,如果我没有来,就不会被芈馨算计,更不会被他们三个恶心的男-优糟-蹋!”

    “男、男-优?”

    苏迷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你说赵吉磊他们是男-优,拍那种片儿的男-优?”

    “是啊,他们就是岛国片里的男-优!md!我怎么这么背,怎么会遇到他们那些畜-生!”

    雷艺玲越想越生气。

    本以为遇到了真命天子,没想到却是睡遍整个a-v界的男-优!

    苏迷隔着电话,都能听到女人愤怒喘气声。

    这种事,怎么说呢。

    雷艺玲作为短期出行女伴,换男人的频率,不一定比那些男-优慢,平时又经常约火包,即便约别的男人,也不可能干净到哪去。

    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但这些话,她自己想想就好了,被雷艺玲知道了,绝对又将矛头指向她。

    苏迷沉吟片刻,问道:“你是怎么发现他们是男-优?”

    “帅哥阿赞交代过,不能发生关系,他们昨晚确实没有碰我,可我早上醒来发现,他们一整夜没回来,就打电话过去,正好是他们助理接的,我刚想问,就听见导演教他们演戏的声音。”

    雷艺玲气呼呼说道。

    “会不会弄错了?”苏迷迟疑又问。

    “绝对不可能弄错!”

    雷艺玲满口笃定道:“跟他们对戏的那个女-优,她的声音我都听得出来,就是岛国很有名的xxxx,曾经拍过电||车系列,捆绑调-教s-m,人妻乱系列的xxx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