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7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19
    这都听的出来?

    苏迷大写的服。

    “那你准备怎么办?”

    “我要再加一个条件,他们玷-污了我,我要让他们全部变成性-无能!”雷艺玲狠厉出声。

    苏迷闻言,顿时皱了眉。

    “这个我无法做到,而且你们之前都是你情我愿,虽然他们这些天行为过分,都是因为依霸女神的缘故,如果你觉得气不过,可以走法律程序,进行诉讼。”

    “我是出钱的主儿,你是负责跑腿办事的,有钱不赚,你傻啊?”

    雷艺玲切了一声,讥笑嘲讽。

    苏迷并不吃她这套。

    虽然对她而言,任务才是第一,别人的事,她向来不愿意多管。

    但苏迷相信,人活着,每做一件事,都是在积阴德。

    做事凭良心,惹到她的人,自然不会放过,但伤天害理的事,尽量还是少做。

    毕竟,该来的,总归会来。

    这不是圣母,还是原则问题。

    佛牌掮客这条路,还要走很久,她不想像戴旭贤那样,为了点钱,什么亏心事都做。

    苏迷扯唇冷笑。

    “每个人都有原则,我也有,帮你处理依霸女神的事,是那一通电话的情分,可说句难听的,即便我不帮,也是本分,事情愿不愿意做,也是我的自由,这一点,我希望雷小-姐能明白。”

    “md!你拽什么拽,不就是个传话跑腿的,帮不帮还不是看阿赞祭师傅,你以为你是谁啊?!”

    雷艺玲向来都是,被人哄在手心里的主儿。

    听见苏迷这么说,当场就火了。

    “你信不信我去报警,把你关起来,让你坐牢!”

    苏迷凉凉嗤笑,讥诮出声。

    “雷小-姐,现如今惹到依霸女神的人,是你,若我现在就订机票回去,即便你去报警,警方也拿我没办法。”

    “笑话,现在是法治社会,我跟你转过账,打过电话,还有那个依霸……。”

    “雷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那尊佛牌可不是在我这请的,你应该去找你闺蜜,而且几通电话,几笔转账交易,你觉得能定我的罪?”

    苏迷凉声打断雷艺玲天方夜谭的幻想,冷嗤反问。

    雷艺玲仔细想想,觉得苏迷说的确实没错,就算报警也没用。

    她沉默了一会,妥协道:“好罢,等芈馨来到东京,你们处理好依霸女神的事,我就把剩下的尾款给你。”

    “好……嘟嘟嘟。”

    苏迷话音未落,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她冷着一张脸,微微眯了眯眼。

    “你想让她怎么死?鬼降?血降?还是阴阳草绝降?”

    阿赞祭忽而凉凉出声。

    苏迷抬眼望向他,怔然片刻,诧异问道:“你有阴阳降头草?”

    阴阳降头草是一种植物。

    粗为阳,细为阴,通常会并生在一起,即使已被制成干草,置于桌上,阴阳两草仍然可以像活物般蠕-动,直到两草缠绕为一体,才会停止。

    用这种降头草落降后,会在人体内悄悄滋长,到达某个数量后,会以惊人的速度疯狂衍生。

    这个时候,中降者会莫名其妙发起高烧,接着就会——发狂而死!

    而中降者死的时候,阴阳草会透体窜出,尸体最后会变成一具稻草人。

    这类降头最可怕之处,就目前降头界来说,可称为最难解的“绝降”,一旦被下了阴阳降头草,中降者只有等死一条!

    但这种东西,十分的鲜有。

    整个东南亚的黑衣阿赞,手里都不一定有几株。

    *

    阿赞祭微微颔首,面色仍然冷淡。

    仿佛随便下降,随便取人性命,都是无关紧要的事。

    苏迷抿着唇角,却摇了摇头:“我是佛牌掮客,像雷艺玲那种客人,不可能只遇到一个,难不成每个都给她下降头?”

    阿赞祭未答,目光沉沉望着她。

    仿佛在说,一个,十个,一百个……只要她开口,下个降头又如何?

    苏迷并不想这样,再度摇头道:“以后不跟她打交道就好,而且这种人,不值得浪费阴阳降头草,左右沾了阴灵的阴气,雷艺玲以后不会好过,让她自生自灭算了。”

    阿赞祭见她执意如此,最终还是轻轻颔了首。

    视线望着她,缓缓伸手,触上微皱眉眼,将其寸寸抚平。

    近在咫尺的距离,让苏迷没来由的心慌。

    抿了抿唇,再度抬眼望向他,忽而勾唇笑道:“阿赞祭,你是不是喜欢我?”

    男人动作一顿,双眸似无波寒潭,静静凝视着她,却没有回答。

    ……

    “不讨厌。”

    良久之后,正当苏迷以为,他不会回答,男人突然开了口。

    她微微一怔,已经明白他的意思。

    苏迷没说话,只是跟他拉来了距离,再次借尿遁,走进了浴室。

    阿赞祭垂眼,望向余温残留的指尖,渐渐拉进,轻轻摩-挲,女人滑腻柔-软触感,仍是那么明显。

    *

    自从那一天。

    苏迷与阿赞祭的关系,似乎更近了些。

    但有时候,两人又像以前那样,疏离而礼貌,丝毫不显热络。

    只是两人的肢体动作,无形多了很多。

    甚至自然而然牵了手,像恋人那样亲密。

    苏迷对此完全放任的态度,并不排斥。

    她总觉得他应该是自己的,而她也应该是他的。

    两人在一起,所表现的言行举止,似乎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直到第三天傍晚。

    苏迷他们刚回来,几名身穿制服的警察,站在民宿门口,警戒线以内看守着。

    正巧前台接待走过来,她连忙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女接待见是他们,疾步朝门口跑来,用岛国语跟警察沟通了几句,将他们放了进来。

    “到底怎么回事?”

    苏迷心有不安,又问了一句。

    “那间房出了命案,民宿里的员工和老板,正在接受警察的审问。”女接待如实道。

    苏迷闻言,顿时皱了眉。

    “你们分明知道那间房闹鬼,竟然还敢安排人进去住。”

    女接待满脸无奈与苦恼,叹声道:“我劝过老板好多次,但他每次都跟中邪似得,一旦遇到年轻漂亮的女客人,就让我把她们安排住进去,我怎么劝都没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