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9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21
    苏迷蓦地一怔。

    但紧接着,她想到了什么,随即正色道:“以后少制作阴邪佛牌,下降头的活儿,最好也不要接。”

    这些要求,对黑衣阿赞而言,无疑是天方夜谭。

    毕竟他们都修习黑巫术,平时打交道的东西,都是阴物阴料。

    如果长时间不使用黑巫术,自身的法力,也会日渐下降。

    苏迷明白,自己的要求很过分。

    斟酌片刻,刚想再度开口,男人突然颔首,低沉应了一声:“好。”

    苏迷双目微睁,不敢置信望向他。

    “你想好了再回答。”

    “想好了,一切如你所愿。”

    男人满眼认真回答。

    苏迷整个人有些无措,脑子一片混淆絮乱,总觉得事情太过不正常。

    回想之前的过往,苏迷忽然抬眼,冷静质问。

    “你有什么目的,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是不是觉得我骨骼惊奇,对你还有用处,所以才处处哄着我,故意撩-我?”

    话落,阿赞祭轻轻颔了首。

    苏迷眼瞳微缩,心下骤紧,眉心倏皱,整个人都莫名难受。

    “想知道我的目的么?”

    这时,阿赞祭低沉问出声。

    “不想知道。”

    苏迷凝眉,下意识拒绝知道真相。

    但紧接着眉目倏冷,无比清明望向他:“你说。”

    阿赞祭将她所有的表情,尽收眼底,忽而倾身凑近,单手揽住她的腰身,稍稍一用力,人已被他拥进怀里:“我想向你亲身证明,我的危险性,是大还是小?”

    所以,他的目的,是想用睡她的方式来证明,他到底适合最大号,还是最小号?

    苏迷顿时不高兴了,满腔怒火急剧迸发,利索屈腿抬脚,狠狠朝那物撞去——

    “如果撞坏了,最后哭的还是你。”

    男人说话间,伸手精准扣住她的腿弯。

    他没有放下,而是蓦地一抬,强势扣在腰间,紧紧贴附她的身子,言语中带着几分哄慰的意思:“别多想,如果那天是别人,现在早已是一具尸体。”

    “你先放开!”

    苏迷心底火气没消,死死瞪着他,挣扎着要下来。

    结果这一挣扎,瞬间就悲剧了。

    某种不可言说的物体,像似充气般,急剧变大。

    其形状与热度,以及隐隐爆发力,她都能清晰感受到。

    “知道那天在浴室,我脑子里在想着谁么?”阿赞祭哑声问。

    浴室?

    他是指那天在浴室撸……?

    思至此,苏迷皱了眉,拒绝回答他的问题。

    但下一刻,阿赞祭唇角微启,道出一个是“你”,同时抬起她的下巴,倾身吻了上去。

    苏迷瞪大双眼,一瞬不瞬望着他,整个人僵如石雕,丝毫不得动弹。

    温温凉凉的物体,轻触着她的唇。

    有些痒,有些软,妙不可言。

    即使男人的吻技,差到了极点,苏迷还是忍不住身心俱动,惊讶眸色渐渐变为迷蒙,宛如秋水清泓般,惑人非常。

    片刻之后。

    阿赞祭意犹未尽离开她的唇,哑声低问道:“喜欢么?”

    “不喜欢,吻技差点要命。”

    苏迷满口嫌弃,下刻就被男人突然加大的手劲,捏的生疼。

    但她还是不怕死的叫嚷:“暴力狂,除了会欺负我,你还会做什么,哼!”

    阿赞祭没再说话,只是静静望着她。

    须臾,指尖一松,将她放了下来,而后转身离去。

    “你去哪?”苏迷以为他生气了,心里一慌,连忙问道。

    阿赞祭脚下微顿,紧绷唇角,闻声轻勾,伸出一抹猩红,慢条理斯舔了舔,却没有回答,再度迈步,径自走出房间。

    麻蛋,竟然敢不理她!

    苏迷咬牙切齿,刚想追过去,电话突然响起。

    “喂,哪位?”

    她看都没看,直接将电话接通。

    对方愣了一下,不确定地道:“你是苏迷?”

    苏迷一听这声音,连忙恢复正常状态:“是,我是苏迷,戴先生找我有事?”

    对方正是戴旭贤。

    虽然意料到他会找她,但苏迷没想到,他这通电话,会来的那么晚?

    戴旭贤沉默片刻,开门见山:“我这里有位客人,想请一块燕通佛牌。”

    燕通佛牌起源于缅甸柬埔寨,专门解决感情波折、爱情异性缘欠佳、夫妻情-侣感情生活不如意等问题。

    法像为男女相拥造型,男为“燕”聚阳气合成,女为“通”聚阴气合成,玄学阴阳为人。

    到了后期,有些黑衣阿赞,会采用同性-处-|女骨灰与经-血、尸油等阴料,制出男男燕通与女女燕通。

    可依照玄学而言,那些燕通牌的法效,都是靠阴料强行逆改,若中途发生差池,反噬效果极大。

    “麻烦让事主接一下电话,如果他在你身边,麻烦打开扬声器,我需要问清楚一些事情。”

    苏迷话落,戴旭贤那边,顿时没了声响。

    过了一会,才听他继续道:“我最近这段日子,认识了几个佛牌商,又在网上查询很多这方面知识,对于佛牌的功效,大致已经了解。

    那位客人跟他妻子感情不顺,发现她出-轨,妻子又跟他闹离婚,他想挽回,所以请尊燕通佛牌,解决两人之间的感情问题。”

    苏迷仔细想了想,当即道:“妻子出-轨闹离婚的原因,你要先问清楚,如果是事主不对在先,强行用燕通牌改变,事后还不知悔改,最终很容易造成不必要的意外和麻烦。”

    “你这人,不就是从你手里拿个货么?他们夫妻俩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只要能赚钱不就好了?”

    戴旭贤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爱多管闲事的女人。

    苏迷不怒反笑:“你是中间人,如果出了问题,你把所有事情,全推到我身上,影响声誉的还是我,戴导游既然在我这里请佛牌,那就要按照我的规矩办事。”

    “md!你特么真是个大傻-比!”

    戴旭贤怒声咒骂,当场将电话挂断。

    苏迷面色淡淡将手机收起,完全不在意他的言辞。

    现在他骂的爽,到时候她虐起来,更不需要手下留情。

    苏迷冷嗤勾唇,径自走出房门。

    结果刚拐了个弯,就看见一身黑衣的阿赞祭,站在前台女接待面前,低声说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