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3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25
    芈馨重重摔在地上!

    雷艺玲拿起桌上的烟灰缸,猛地朝她脑袋上砸去——

    “雷小-姐,杀人犯法,故意伤人也犯法,你这样砸下去,她就算不死,也得毁容,还是想想清楚为好。”

    苏迷忽而转身,凉凉说道。

    “我做什么,跟你无关,既然拿了钱,那这里就没你的事了,识相的话,不要多管闲事。”

    雷艺玲满脸无所畏惧。

    但下一刻,阿赞祭唇角动了动,赵吉磊等人恍然回神,一把抢下她手中的烟灰缸:“艺玲,不要冲动!”

    雷艺玲疑惑看向他,怔然片刻,随后松开手,朝阿赞祭所站的位置望去:“阿赞法师,听说你们这一行,有个不成文规矩……。”

    “规矩?呵。”

    阿赞祭重复两字,头一次露出冰冷讥笑:“你大可将我的名字,报给那人,看看她敢不敢动我?”

    雷艺玲之前跟的金主,曾经见过阿赞祭。

    她只听说这男人长得很帅,性情冷淡,几乎从来没笑过。

    眼下见他这般一笑,男人魅力爆棚,雷艺玲瞬间觉得自己……都湿||了。

    眸光闪烁,喉咙滑了滑,不由咽了咽口水,看向阿赞祭的眼光,犹如恶狼看见了小羊崽般,贪婪馋涎。

    苏迷将两人的话,尽收耳底,冷眼微眯,立即给芈馨使了个眼色。

    后者连爬带跑,窜出了大门。

    苏迷二话不说,转身亲昵拉起男人的手,大步流星离开。

    出了居民区,苏迷切齿愤愤道:“我要拉黑雷艺玲,以后再也不接她的生意了,我真怀疑,像她这种女人,怎么还有男人喜欢她?”

    “她找人给他们下了情降。”阿赞祭淡淡出声。

    苏迷敛了敛怒色,尽量心平气和地道。

    “听你们的对话,我就知道了,不过那个降头师,还挺厉害,竟然能同时给三个男人下降。”

    下情降大多都是一对一,别说是原文女主,即便是苏迷,也是第一次听说。

    阿赞祭沉默着,眉眼深沉幽暗,不知在想些什么。

    苏迷见他不出声,眉梢微挑,试探问道:“你是不是认识那个降头师?”

    阿赞祭缓缓抬眼,静静望着她,却始终没开口。

    既然他不说,苏迷也不想勉强。

    她扯了扯嘴角,伸手挽住他的胳膊:“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你,只要咱们都平平安安就好,走,我请你吃大餐,再泡泡温泉,咱们享受享受再走。”

    “好。”阿赞祭几不可察勾起唇角,眉眼放柔了几分。

    苏迷一见他这样,更加觉得,他跟那个降头师有关系。

    不过自家男人就这德行,不想说的话,再怎么逼问,他也不会说,索性不如不问。

    两人亲密挽着,来到一家华夏料理。

    坐下刚点好菜,戴着口罩的女人,突然朝他们走过来。

    到了跟前,她从包里拿出几沓rmb,放在桌上,沉声道:“只要你们愿意给雷艺玲下死降,这些钱都是你们的。”

    苏迷先是看了看钱,随后又看了看她,这才认出眼前的人,已然是先前逃离的芈馨!

    她又看了一眼rmb,随后摇了摇头:“死降这活我不接,他也不接,你还是找别人罢。”

    “为什么不接,之前你们不是拿了她的钱,故意给我下套么?现在又装起来了,呵,真是恶心。”

    芈馨冷嘲讥笑。

    可惜苏迷看多了人生百态,什么嘴脸都见过,对此丝毫没有动容。

    只是叫来了服务员,让他们将芈馨请离。

    “你们连雷艺玲那种恶心的贱-女人,都愿意忙,为什么不帮我,为什么?”

    芈馨高声叫嚣,气愤拿起一沓钱,朝苏迷砸去。

    竟然用钱砸她?

    砸的好!

    苏迷连忙眼疾手快,将钱接住,放在桌子上。

    紧接着,芈馨又砸来一沓钱。

    苏迷再次扬手接住。

    直到芈馨把钱砸光,才停止叫骂,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为什么要帮她,她睡了我三个男友,还害死我母亲,我惩罚她一下又怎么了,为什么要帮她,呜呜呜!”

    芈馨响亮痛哭声,瞬间引起店内所有的目光。

    但紧接着,他们又将目光,转移到苏迷与阿赞祭身上,其中带着不赞同与埋怨的意味。

    苏迷知道,如果他们不帮芈馨,不好好解决这件事,在场所有人,一定会用道德绑架。

    避开不提芈馨的话,是假还是真。

    总之不管什么时候,不管是非对错,只要有人处于弱的一方,都会赢得所有人的站位。

    不帮就是错。

    不原谅也是错。

    只有帮助原谅弱者,才是正确的!

    芈馨见周围的客人,都带着不赞同的眼神,看向苏迷与阿赞祭,眼珠子一转,再度撒泼。

    “你们就是为虎作伥,情愿成为雷艺玲,那种丧尽天良的人的刽子手,用尽心机算计我,现在我只是让你们帮个小忙,都不愿意,真是无良的人!”

    苏迷眉眼讽刺,嗤笑摇摇头,起身走到芈馨面前。

    “我们这才第二次见面,你就让我们帮你杀人,我们不愿意杀,你却拿你跟雷小-姐的私人恩怨,坐在这里哭嚷,反过来责怪我们,请问芈小-姐,难道我答应帮忙,你才愿意起来不闹么?”

    此话一出,店里但凡能听得懂中文的吃瓜群众,脸色猛地一变,看向芈馨的目光,充满不敢置信。

    但很快,他们都讪讪收回了目光,各吃各饭,各聊各天。

    芈馨见没人再向着她,想着再哭嚎下去,更是落人口舌,可怜兮兮擦着眼泪,从地上爬起来。

    同时想着,给雷艺玲下死降,应该是不可能了,那就改其他降头,让她受受苦头也好。

    正想跟苏迷谈谈,却见她径自转身,丝毫没有理会她的意思。

    芈馨皱眉懊恼着,心想拽什么拽,不就跟她一样,是个佛牌商么,又不是多有名的人物,搞得自己多了不起一样,真是假的很!

    然而下瞬,但见苏迷径自走到阿赞祭旁边,在他身侧坐下,亲昵给他倒了杯茶水。

    阿赞祭不但没有拒绝,还轻淡勾起唇角,眉眼温柔接过茶水饮下。

    芈馨顿时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