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9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41
    “是什么?”

    苏迷急忙追问。

    阿赞祭勾了勾唇,刚启唇说出答案,门外走廊突然传来一道脚步声。

    苏迷也听见了。

    心想定是欧阳宏折返,连忙站直身子,整了整衣衫。

    “想知道治疗我的良药是什么?”阿赞祭眉梢微扬。

    “当然想,你说,我这就去找过来。”

    苏迷满脸认真,同时还有些急切。

    阿赞祭静静看着她,却突然笑着摇了头:“算了,我没事,休息一会就好。”

    这男人!

    “你——能不能不要话说一半,也不要跟我开玩笑,身体要紧好嘛!”苏迷气呼呼吼道。

    阿赞祭见她这样,眉眼间喜色更胜。

    这时,欧阳宏带着几名警员,将警方特运包裹,搬进房间里。

    “东西已经拿来了,还有什么需要帮忙么?”

    “他施法消耗过度,说是有种药能帮他恢复,我正问他是什么药,不过待会可能要麻烦欧阳队长,帮忙找一下。”

    苏迷心想这是长洲市,又是欧阳宏的管辖区,找味药应该不难,于是如实相告。

    欧阳宏也很爽快,直接应下:“警方能帮得上忙的,一定全力以赴……。”

    他顿了顿,看向阿赞祭,询问道:“法师需要什么药?我这就派人去找。”

    话落的同时,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落在阿赞祭身上。

    可男人并未开口,反而神色还有些异常。

    苏迷越看越觉得不对劲,举步凑近望向他:“祭,告诉我,到底是什么药?”

    阿赞祭因为这声称呼,眼底微热一度,但想起本身用意,快速衡量着当下情况,蹙了蹙眉,仍是闭口不应。

    苏迷见此,心里不仅担心他,还有些生气。

    她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药,连她都不能告诉。

    正要厉声追问,脑中想起刚才的一幕幕,似乎后知后觉意识到了什么。

    苏迷看向欧阳宏:“欧阳队长,要不你们先去忙其他的后续工作,我想跟他单独谈谈。”

    “好的,有需要打给我。”

    欧阳宏说完,立马带人离开了房间。

    苏迷板着脸,故作不高兴看向他:“阿赞祭,你……嘿嘿,丢不丢人?”

    话说一半,苏迷忽而笑了起来:“刚才是不是准备用情话撩我,结果被他们打断,我又不知情,还跟他们一起逼问你,把你弄得好难堪?”

    阿赞祭面色不太好。

    确实难堪。

    正如苏迷所说,他好不容易想要撩撩她,结果被欧阳宏打断,可这傻子还合着外人逼问他……

    他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说么?

    当然不能!

    阿赞祭心下一阵气闷,但苍白脸色,却因为被苏迷戳穿的难堪,微微发了红。

    苏迷见他还是不说话,正想再取笑他几句,让他说出答案。

    男人忽地倾身,在她下唇狠狠的咬了一口:“没良心的丫头,治疗我的良药就是你,你可愿意现在给我!”

    “嘶~。”

    苏迷猛地吃痛,倒抽了一口气。

    抬手蓦地将他一推,斜眼蹬了他一眼:“不给,就是不给,憋死你!”

    “憋死倒不会,就是有可能憋坏,到时候损失的还是你。”阿赞祭半开玩笑道。

    苏迷见他还能开玩笑,冷哼了一声,瞥了他一眼:“既然没事了,就赶紧干活,结束了回酒店休息。”

    话虽这样说,但苏迷还是让他指挥,她来做,快速将那几尊佛牌装进包裹里,交给欧阳宏后,乘车回了酒店。

    两人在酒店歇了一天。

    次日下午,欧阳宏再次打电话过来。

    两人和昨天一样,乘车前往另一个地方,让阿赞祭进行施法超度。

    一眨眼,七天过去。

    除了那几尊运回t国的绝版佛牌,苏迷与阿赞祭,已将所有佛牌处理完成。

    警方在外界媒体采访时,并未提有关苏迷的任何消息,而被抓的董老师,以及其他请牌者,从始至终都不知道,是苏迷在暗中动作,配合警方将他们一网打尽!

    更加搞笑的是,在之后的日子里,还是有陆续不断的不法分子,联系苏迷向她请阴牌。

    当然,苏迷还是按照之前的模式,联合欧阳宏一并将他们全部抓获!

    甚至很久以后。

    即使那些不法分子,明知在苏迷手里请阴牌,最终都会被警方抓捕,却还是会找她请牌。

    其实,不是他们傻。

    而是他们贪得无厌。

    即使知道背后可能有猫腻,但为了那神奇的法效,还是会前赴后继的请牌。

    *

    董老师的事解决后,算是告一段落。

    苏迷离开前,将之前跟欧阳宏提到的子弹符管,免费送给了他。

    欧阳宏本来不愿收,最后苏迷百般劝说,他才勉为其难收下。

    两人回到清迈,各自忙活自己的事。

    戴旭贤之前带来的客源,大多都是有钱人,在苏迷那里请牌后,生活发生很大的改变,因此更加信任她,为她发展很多客户。

    短短几个月里,苏迷特立独行的为人处事,让很多客人深刻记住了她,甚至还成为了她的下家。

    即使她平时不做生意,下家从她手里拿货,她也能挣个千百块。

    久而久之,整个佛牌行业,无人不知她苏迷的名号。

    而得知苏迷男友是阿赞祭的阿赞法师或降头师,遇到她都会礼让三分。

    但,苏迷心理有个疑问。

    众多黑衣阿赞对阿赞祭有所忌惮,为什么之前没听林安杰说过,还是说,有些事情是发生在他们那个圈子,作为佛牌商的掮客们,只是没听到风声而已?

    虽然好奇,但曾经试探问过,没得到答案后的苏迷,再也没有过问。

    人都有秘密,他有,她也有。

    只要不是感情方面的问题,她都不会在意。

    而她也十分坚信,阿赞祭在感情上,干净如初,不会隐瞒或欺骗她。

    至于其他那些破罐子事,苏迷没有兴趣知道。

    因为接下来重要的是,解决戴旭贤跟那个女降头师。

    林安杰在苏迷的嘱咐下,已经跟戴旭贤合作两次,由戴旭贤将阴料放入游客私人物品中,一旦游客倒了霉,他就会带他们,来找林安杰请佛牌。

    又因阴料影响不同,佛牌解决不了的问题,自然就会找到阿赞法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