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1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43
    “除了戴旭贤跟中年男人,是不是还有一个女人,蛇精脸、欧式双眼皮、嘟嘟唇、一字眉?”

    苏迷连忙追问。

    “对。”

    阿赞祭应声刚落,苏迷心念电转,一套完美的计划,瞬间在脑中形成。

    她眯了眯眼,当即嘱咐道:“你先拖住他们,我现在立马赶过去。”

    “具体要怎么做,你可以告诉我,不必特地过来。”

    苏迷明白他的意思,他不想让她暴露。

    但这是她的任务,她必须去!

    阿赞祭似乎感应到她的坚决,没有再度阻止,只是淡声问道:“你想怎么做?”

    另一边。

    苏迷正风风火火出门。

    阿赞祭突然这么问,她下意识回答。

    “我在普吉岛见过那个女人,她是中年男人的情|人,但她跟戴旭贤还有一腿,等会你先问清楚那男人的底细,再给女人施个咒,让她将戴旭贤跟她的事,全吐出来。”

    阿赞祭沉吟片刻,应了声“好”,就挂了电话。

    苏迷收起电话,招手租了一辆车,直奔拜县北部深林。

    在她的不断催促下,原本将近两个小时的路程,司机用了一小时十五分,便到达深林边缘地带。

    本想让他开进去,但司机表示对路不熟。

    苏迷连忙打电话给引路人:“上午来的男人走了么?”

    “长相不错的男导游跑了,剩下一男一女,还在阿赞祭师傅那里。”

    苏迷听此,心想定是阿赞祭先行动了手脚。

    她沉默片刻,没再问什么,只是让他来接自己,随后将车钱结清,坐上引路人的车。

    结果刚来到屋外,满脸血腥的中年男人,目光阴沉走出来。

    阿赞祭紧跟其后,见到苏迷的时候,冲她勾了勾唇。

    还笑?

    这男人擅作主张,还冲她笑?

    一会看她怎么收拾他!

    眼见中年男人,来到引路人面前,冷着脸拿出一沓钱,丢进他怀里:“去县城车站,帮我接几个人。”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

    引路人喜笑颜开,揣着钱匆忙跑离。

    中年男人神色冷然,引路人离开后,他没再出声,而是随便找了个地儿坐下,看了看手上的血,凄笑一声,用沾满鲜血的手,捂住自己的脸,小声痛哭起来。

    苏迷满心疑问,转身看向阿赞祭。

    可男人在场,两人说话也不方便。

    苏迷上前扯住他的手,朝先前由树屋改造,建在地上的木屋走去。

    结果一进屋,瞬间惊到说不出话!

    满地板全是血,血泊中躺着一名身着暴露的女人,不是之前中年男人的情|人,又能是谁?

    “这到底怎么回事?”

    苏迷满眼疑问。

    阿赞祭朝外面看了一眼,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一个小时前。

    阿赞祭先询问过,中年男人的底细,得知他是国内有名的地产大王,又向跟随的女人表示,纠缠男人的阴灵,是戾气极重的女鬼。

    那女鬼爱上了男人,必须找一个更爱男人的人,才能施法除去阴灵。

    中年男人对两人的感情,非常有信心,直接让阿赞祭施法。

    女人心虚又害怕,但想到她跟戴旭贤的目标,最后决定放手一搏!

    结果刚施了咒,阿赞祭立刻就问,她是否爱中年男人?

    当然不爱!

    可为了钱,她必须要说爱。

    谁知嘴巴一张,说出的答案,却是口吻极其讽刺的否定!

    不仅如此,女人不等阿赞祭再问,自动交代她跟戴旭贤,第一次见面就勾|搭上,并在佛牌商手里买了阴物,让附在阴物里面阴灵,缠上了中年男人。

    只要男人一死,她得到男人所有财产,就会跟戴旭贤双宿双栖。

    中年男人听了她的话,猛地跳起来,拿起墙上悬挂的斧子,举手朝女人的心口,狠狠砍下去——

    一斧子,直接毙命!

    女人连尖叫的机会都没有。

    戴旭贤见此,吓得魂儿都没了,连滚带爬逃出屋外,不一会就没了踪影。

    清醒后的中年男人,见自己满手满脸都是鲜血,正要质问阿赞祭,结果视线落在地板上,那躺在血泊中的女人,瞬间醍醐灌顶!

    原来刚才是女鬼作祟,操控了他的身体,借他的手,砍死了他的情|人。

    可刚才女人的话,他却听的清清楚楚。

    他付出真心对待的小情|人,竟然跟别的男人合谋害他!

    男人痛心疾首,却深知人命无法救回,唯有接受事实。

    他拨打了电话,让手下过来接人,随后让阿赞祭,将缠着他的女鬼驱除。

    *

    苏迷听完他的叙述,看了眼死去的女人,心想这回戴旭贤终于栽了!

    若中年男人对女人,真动了感情,那他绝对不会放过戴旭贤!

    结果正如苏迷所想,那中年男人名叫蒙庆,国内有名的地产大王,黑白两道通吃,影响力极大。

    蒙庆处理完女人的后事,第一时间下了百万追杀令,势必要取戴旭贤的性命!

    戴旭贤做梦也没有想到,区区一个看起来慈善的土豪,竟有这么大能耐,害得他成了人人追杀的过街老鼠。

    但作为原文男主,总有光环存在。

    眼见一个月过去,蒙庆派出去的人,不但没取得戴旭贤的性命,竟连他的人都没有找到。

    苏迷大致能猜到原因,应该是跟她的任务有关。

    毕竟还有一个女降头师,还未出场。

    如果戴旭贤现在被蒙庆干掉,那之后想要惩戒,与他有牵连的女降头师,恐怕就更难了。

    想来戴旭贤这段东躲西藏的日子,定会在某个地方,与那女人相见。

    她只需静静等待就是了。

    苏迷本以为,自己要闲上一段时间。

    却不想,某天她刚出门,身穿清凉吊带背心,碎花短裙的雷艺玲,携同赵吉磊、藤田俊还有另一岛国人,正打着伞,站在她家门口。

    “好久不见,苏小|姐。”

    雷艺玲勾着唇,眉梢轻挑,望向苏迷的姿态,极其高傲。

    苏迷怔了怔,却很快恢复如常,冲她微微颔首笑道:“雷小|姐怎么大老远过来了,有重要的事?”

    “没事不能找你么?难道你不欢迎我?”

    雷艺玲故意挑事的能耐,倒是大得很。

    话音刚落,苏迷瞬间接到三道冷厉警示的男人眸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