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2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44
    “我想雷小|姐误会了,我们并不熟。”

    苏迷眉梢勾挑,目光疏离望着她。

    赵吉磊闻言,脸色倏沉,当即厉声呵斥:“艺玲好歹也是你的客人,你怎能这样对她说话?”

    藤田俊与另一个岛国人,听不懂苏迷的话,但见赵吉磊声色俱厉,于是认定苏迷说了不好听的话,立马用岛国语,对她骂骂咧咧。

    苏迷同样听不懂岛国语,只当是两只麻雀在吵闹,扬眉轻晲赵吉磊,讥诮冷嗤:“她是你们捧在手心的女人,眼中挚爱的情|人,但对我而言,仅仅是个惹人心烦的存在,话我已经说的很明白,如果你们有自知之明,以后见到我的时候,麻烦躲远点。”

    “你——!”

    赵吉磊愤然上前,还未有所动作,突如其来的古怪咒语,猛地钻进他的脑子里,翻江倒海的疼痛,折腾的整个人都快要炸开!

    众人闻声而望,但见一身白色棉衣的阿赞祭,口中念着咒语,来到苏迷身边。

    男人占有性|揽住她的腰肢,霸气而强势宣言:“她是我的女人,谁与她为敌,就是与我阿赞祭为敌。”

    “原来是阿赞祭师傅,好久不见,我是雷艺玲,你还记得我么?”

    雷艺玲丝毫不把苏迷放在眼里,冲阿赞祭搔首弄姿。

    苏迷对雷艺玲的印象,更是恶心到了极点。

    她真以为自己资本够好,所有男人都不会介意,她拥有男人的多少,还前赴后继喜欢她么?

    到底是谁给她的自信?

    或许此事有关阿赞祭。

    她生平第一次,这么讨厌一个人,甚至连看都不想看一眼!

    苏迷皱着眉,拉起阿赞祭的手,就要离开。

    就在这时,雷艺玲突然拿出手机,将镜头对向他们。

    苏迷冷眸微眯,在灯光闪烁之前,抬手遮住她与阿赞祭的脸,同时冷笑出声:“雷小|姐,难道你父母老师没教过你,拍别人之前,要经过别人的允许么?”

    雷艺玲脸色微僵。

    垂眼看着没有轮廓的照片,抬手擦了擦汗,娇气出声:“这天好热啊,不如找个地方去喝几杯,我找苏老板,还有点要事谈谈。”

    “她跟你没什么好谈。”

    视线落在雷艺玲手机上,阿赞祭冷冷出声。

    却不想,苏迷扯了扯男人的衣服,忽而勾唇笑道:“雷小|姐大老远赶过来,如果直接把她赶走,显得咱们太不礼貌了。”

    雷艺玲心中一喜。

    这时,苏迷又道:“要不咱们改天再约,或者你在家等我,我跟她谈完就回来。”

    “别啊,一起啊,我好久没见阿赞祭师傅了,一起聊聊不是更热闹?”雷艺玲连忙阻止。

    阿赞祭闻声蹙眉,垂眼望着苏迷。

    后者勾了勾唇,轻轻颔了首:“好啊,那就一起……聊聊。”

    阿赞祭虽不知,苏迷突然改变主意的原因,但她既然决定,那他便依她。

    一行人来到附近新开张的甜品屋,各自叫了点心、甜品与饮料。

    苏迷先行开了口。

    “雷小|姐想谈些什么?”

    “随便谈谈呗,比如你最近怎么样,挣了多少钱,你跟阿赞祭师傅,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雷艺玲东扯西扯,眉眼间却略显敷衍。

    苏迷轻笑,认真回答道:“生意做的倒是还不错,但总没雷小|姐金主给的多,至于结婚,其实我跟祭,准备……明天就结婚。”

    “什么?明天?!”

    雷艺玲瞠目结舌,厉声反对:“不行!你们不能这么快结婚,我不同意!”

    苏迷怔然眨眼,似乎被她吓到了。

    等雷艺玲反应过来,苏迷突然拍了下脑门,满怀歉意道:“口误,是我口误了,我跟祭是明年结婚,抱歉,是我说错了。”

    听苏迷说话,就像坐过山车一样。

    雷艺玲一会紧张的要命,一会又无比欣喜放松。

    得到真正答案后,见她唇角微扬,愉快笑道:“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谢谢。”苏迷颔首答谢,随后道:“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你们先聊着。”

    她冲阿赞祭勾勾唇,起身前往洗手间。

    前脚刚走进洗手间的大门,苏迷立即检查厕位是否有人,确认无人后,将门反锁,拨打了林安杰的电话。

    “帮我联系阿赞t,我要给人下灵降。”

    灵降是精神术,降头师用意志力,配合大量的符咒,能在瞬间控制住,一个人的意志,让她做出不想做的事。

    施行灵降的降头师,必须法力高深。

    一旦降头被破,就会对施降的降头师,造成极大的反噬,普通的降头师,绝不敢轻易出手下降。

    阿赞t是全泰最有名的降头师,制作阴牌与下降的本事,极其高强。

    虽然法力不及阿赞祭,但男人跟她在一起后,已经不再做阴牌,更不帮任何人下降头,所以这第一的名号,也落到他的身上。

    林安杰闻声倏惊!

    “发生了什么?”

    “你要给谁下灵降?”

    “你可知道,这灵降一旦下了,除了比阿赞t更高强的降头师,才能成功解开,否则那人就是死路一条?”

    林安杰被苏迷的话吓得够呛,一个接着一个,发出暴风式的提问!

    苏迷淡然笑道:“还记得上次那个雷艺玲么?她现在跑到清迈,还找到我家。”

    “所以你就因为这个,找人给她下灵降?”

    林安杰试探询问。

    结果却换来,苏迷良久的沉默。

    林安杰了解她的为人,虽然偶尔固执,但她绝不会轻易给人下降。

    一定是遇到不可忍耐的事,才下定决心要惩治雷艺玲。

    “是不是还有别的原因……?”

    林安杰再度询问出声之际,无线电波中,突然传来一道敲门声:“叩叩。”

    紧接着,雷艺玲阴阳怪气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苏老板,你是便秘么,怎么还没好?阿赞祭师傅都等急了呢。”

    “马上就好。”

    苏迷应了一声,将未挂断的电话,放进口袋,同时打开了洗手间的门,唇角轻勾,邀请道:“雷小|姐,进来谈谈?”

    “谈就谈,你以为我怕你不成。”

    雷艺玲恣意挑眉,将姿态端的极高,扭着腰走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