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3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45
    雷艺玲身穿清凉吊带,下搭碎花短裙,脚踩一双尖细白色高跟鞋。

    她姿态闲适,站在洗手台前,从黑色小香包里,拿出香奈儿丝绒唇膏,照着镜子边补妆,边斜眼晲向苏迷:“想跟我谈什么?”

    苏迷来到她身后。

    视线落在镜子中,那明艳动人的精致妆容,唇角不由轻勾:“雷小|姐妆画得不错,就是不知道防不防水?”

    “当然防水了,我这些可都是欧美大牌,每一款就是限量版,都是赵吉磊他们送我的,怎么样,是不是很羡慕妒忌啊?”

    雷艺玲透过镜子,瞥了眼全素颜的苏迷,就像在看一个土包子。

    可苏迷非但没生气,还低声笑道:“大牌不一定都防水,兴许还没有国产的好,雷小|姐要是不信,不如我给你做了实验?”

    “怎么实验?”

    雷艺玲补妆的动作微顿,站直身体望向她。

    却见苏迷倏然敛去笑意,冷眼狠狠眯起,抬手抓住她的头发,猛地将她的脸,按进洗手台里,同时指尖一抬,冰凉的水,才水龙头里,哗啦啦流淌而下,洒在雷艺玲精致完美的妆容!

    “——!”

    雷艺玲倒抽一口凉气,刚想高声尖叫,一条散发异味的清洁毛巾,强行塞|进她口中!

    她哼哼唧唧着,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雷艺玲满眼怒火瞪向她,开始使劲挣扎。

    结果苏迷一脚踹中她的小腿,疼意传来那瞬,豆大的眼泪,喷薄而出!

    疼!

    好疼!

    雷艺玲做梦也没有想到,会遭到苏迷这样对待。

    在她眼中,那些佛牌商人,对她这样的财主,都会保持该有的礼貌与素质。

    可苏迷竟然敢打她,还拿脏毛巾塞进她嘴里,真是不可饶恕!

    等着瞧。

    只要阿赞祭投入她的怀抱,第一个要弄死的,一定就是她苏迷!

    雷艺玲怒不可遏,抬眼透过镜子望向苏迷,结果却吓了一跳!

    在她印象中,苏迷长相清丽,中等以上的容貌,面对任何人,都会带上微笑。

    然而此时,苏迷却一反常态,目光阴森,冷意乍然睥睨着她,就像看一只蝼蚁般,仿佛只要她愿意,随时就能将她置于死地!

    雷艺玲猛地打了个冷颤,慌忙移开视线,竟不敢去看。

    但很快,她突然察觉有些不对劲,目光胆怯再度望去。

    她——

    她绝对不是苏迷!

    “嘿嘿,被你发现了呢。”

    苏迷似乎能看穿她内心想法,古怪咧嘴邪笑,手下却猛地使劲,将雷艺玲的脸,狠狠往洗手池瓷砖撞去!

    “唔……痛!”

    雷艺玲痛的眼泪狂飚,整张脸快速肿|起。

    突感苏迷再度使力,雷艺玲连忙摇头,无声呐喊道:‘不要,不要,我是无辜的,你不要杀我!’

    “无辜?呵!”

    “千方百计想给阿赞祭下情降的女人,能无辜到哪里去?”

    苏迷冷嗤轻呵,声色愈发阴鸷,说到最后几字,竟声色陡然突转,变为低沉沙哑而诡异的……男人声音?!

    雷艺玲梭然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紧盯着她,久久不能回神。

    天呐!

    苏迷竟然是个男人!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雷艺玲被眼前的真相,冲击到溃不成军,脑子里一片混乱。

    但很快,她猛地摇头,坚决否认。

    苏迷缓缓凑近,唇角微启,阴测测诡笑道。

    “刚才拍的那张照片,看不清楚阿赞祭的脸,你有没有拍到清楚的?指甲、头发还有贴身衣物,你觉得你有能耐偷到么,女人,你真是胆大包天,竟敢把主意,打到我男人身上,是不是不想活了?”

    ‘没有,真的没有,你误会了,我没有!’

    雷艺玲不停在心底呐喊,唯恐眼前附身在苏迷身上的“男鬼”,会将她杀掉!

    苏迷对她满脸惊恐的模样,颇为满意。

    正要再进一步确认,她心中的猜想,门外突然传来几道脚步声。

    苏迷眉眼倏眯,猛地拽起雷艺玲,将她狠狠踹到在地,同时用阴冷男声,幽幽询问:“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打你了么?”

    雷艺玲忍着疼痛,拿掉口中的脏毛巾,猛地摇头否认:“没,没有。”

    “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只是不小心摔倒了,我还好心扶了你一把,对么?”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

    雷艺玲看着苏迷的脸,听着那诡异古怪的男声,心都快吓出来了,只能全部按照“他”的意思,应付说辞。

    苏迷对此表示很满意,勾唇笑了笑,赞许道:“很好,希望下次见面,你还能这么识相。”

    “我会的,我会乖乖的!”雷艺玲连忙乖巧颔首。

    “乖孩子,快起来,一会你的男人们就要来了,他们要是问起来,如果哪里说得不对……。”

    “我不小心摔倒了,是你好心扶了我!”

    雷艺玲吓得心肝俱裂。

    面对生死攸关,就是让她喊“他”一声爸爸,她也愿意,跟别提说几句假话!

    “叩叩!”

    门外传来敲门声。

    紧接着,赵吉磊关切问道:“艺玲,艺玲,你在里面么?”

    “我,我在!”

    雷艺玲急忙回应,随后又怕挨打,目光胆怯望了苏迷一眼,见她阴森笑了笑,艰难咽下口水,心虚别开了视线。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像雷艺玲这种人,只有以恶制恶,才能让她乖乖听话。

    苏迷眉眼讥诮,走过去将她扶起。

    雷艺玲身形微颤,却明显对她有所忌惮,于是低眉垂眼,由她扶着慢慢挪到门口,打开了洗手间的门。

    结果下一刻,男人的拳头,狠狠砸中她的脸!

    “啊——好疼!”

    雷艺玲的痛吟声,加上拳头下的柔|软触感,令赵吉磊心下倏然一惊,蓦地转头望去,赫然对上一张肿成猪头的脸,他整个人当场呆住!

    “艺玲?”

    赵吉磊不确定的问。

    雷艺玲先是被苏迷惩治了一顿,现在又被他这拳砸个正着,疼的她只有哭的力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对艺玲做了什么,她怎会变成这个样子?!”

    赵吉磊怒声质问。

    苏迷闻声蹙眉,不悦辩解道:“是雷小|姐自己不小心摔倒,我还好心扶了她一把,连问都不问清楚,上来就一阵乱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