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4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46(胖胖万赏加更)
    “你才是狗!”

    赵吉磊立马顶了一句嘴。

    苏迷冷冷勾唇,还未出声,身侧的雷艺玲,抬手就打了赵吉磊一巴掌!

    “怎么说话呢?苏迷是好心帮我,到你这里,怎么就变成害我了,你是不是眼瞎,如果她害我,我能让她扶我出来么?白痴!”

    “艺,艺玲?”

    赵吉磊被打了一巴掌,又被骂的狗血淋头,突然遭到这样的对待,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雷艺玲似乎更生气,上前揪起他的耳朵,厉声喝道:“没用的蠢|货,真是丢人现眼!”

    她的声音很大,瞬间引起甜品店其他客人的注意。

    苏迷明白她的用意,连忙上前劝阻。

    “好啦,不知者不罪,我原谅他就是了,你看你也受了伤,还是赶紧去医院看看罢,否则伤势加重,毁了容,那就不好了。”

    “对对对,我得去医院治伤,多谢苏老板提醒,我先走了,咱们改天再约哈!”

    雷艺玲本意就是赶紧离开,苏迷这般一说,她立马顺着杆子往上爬,连忙放开赵吉磊的耳朵,改为挽住他的胳膊,又冲苏迷笑了笑,一瘸一拐朝门口走去。

    四人离开后。

    苏迷拿出手机,放到耳边:“我跟她的对话,你都听见了?”

    林安杰确实听见了,可他却比刚才更加疑惑。

    “那道男声……?”

    “我没被鬼附身,只是会些口技模仿,演技不错罢了。”

    苏迷扯唇笑了笑,随后沉声又道:“这女人打我男人的主意,我不会放过她,刚才那番试探,她回去以后,定会告诉她身后的降头师,如果那降头师,给她东西压制我,必然会暴|露法门,到时候你跟阿赞明说一声,让他给雷艺玲施反噬灵降。”

    所谓反噬灵降,顾名思义就是降头师对反噬灵降进行解降,势必会反噬其身。

    林安杰对一系列的事,有些难以接受。

    消化了好久,才道:“可如果那个降头师,比阿赞明还要厉害……?”

    “放心,祭不会坐视不管。”

    苏迷打断他的话,同时嘱咐道:“接下来你等我消息,自己也要注意安全,如果戴旭贤听到风声,极其可能会跟雷艺玲联手。”

    *

    挂断电话后。

    苏迷回到位置上,跟阿赞祭坐了一会。

    随后结了账,两人走出甜品店,回到她的住所。

    “雷艺玲想给你下情降。”

    苏迷坐在院子里的秋千摇椅上,率先开了口。

    “我知道。”男人淡然回应。

    苏迷眉梢轻挑,不由哼声道:“帮她下情降的降头师,你也认得?”

    “阿赞琅,与我同出一门。”

    苏迷略显惊讶,似乎没想到阿赞祭会向她坦白。

    但紧接着想到他的用意,苏迷倏然蹙眉,沉声追问:“女的?”

    “对,女的。”阿赞祭望入她的眼,坦白答道。

    苏迷没再出声,脸色却变得很难看。

    原先还在怀疑阶段的设想,在得到阿赞祭的答案后,一切皆明了。

    帮雷艺玲搞事的阿赞琅,极有可能是任务中,跟戴旭贤一伙的女降头师!

    雷艺玲没那么聪明。

    她突然跑到清迈,又找到她的家里,还计划性的给阿赞祭拍照,明显是想告诉苏迷,她要给阿赞祭下情降。

    既然做的那么明显,除了智障这种可能性,那一定是受人所教。

    而且那些人,不但将雷艺玲当抢来使,还将她蒙在鼓中,实现另一个目的!

    苏迷思来想去,觉得只有一种可能——拿雷艺玲作为炮灰幌子,以此打消她对戴旭贤的追究,让她没有过多精力,再去找戴旭贤的麻烦!

    这般护着戴旭贤的人,除了那个女降头师,还能是谁?!

    但此时男人的坦白,却着实令苏迷格外惊讶。

    阿赞琅竟然是他的师妹!

    *

    她在想事情,他在看着她,也在想着她。

    女人清丽妩美的容颜上,粉黛未施,即使常年奔波晒太阳,一身肤白雪脂却依旧细滑娇嫩。

    男人指尖相触,轻轻摩|挲几下,似在回味女人肤脂质感。

    古铜精致喉结滑了滑,幽沉阴诡墨眸微深。

    阿赞祭举步轻抬,来到她旁边坐下,声色微哑,低声询问:“在想什么?”

    苏迷被他的话,拉回了神智,抬眼望向他,倏然发问:“如果我跟你师妹对上,你会维护她么?”

    “她法力没我高,无法给我下情降。”

    阿赞祭的回答,并未让苏迷满意。

    但同时她又非常明白,这是她跟阿赞琅的事,与他无关。

    可他是她的男人,她无法忍受,他维护阿赞琅。

    苏迷咬着唇,眯了眯眼,刚想出声询问,一道阴影倏然笼罩,整个人猛地被男人压在秋千摇椅上:“不准咬唇。”

    她眨了眨眼,下意识听话放开。

    紧接着,就得到一个热情的“奖励”。

    “唔,我们,在说正事呢,你,你别闹!”

    苏迷如此认真想问题,结果阿赞祭一个吻,就把她吻得有些迷糊。

    “你说明年结婚,是认真的么?”

    阿赞祭突然发问。

    苏迷缓了一会,慢慢反应过来时,摇了摇头:“那是故意骗雷艺玲的。”

    男人闻言,面色倏地阴沉。

    苏迷很快意识到,嗤笑了一声,双手捧住他的脸,翻身坐在他腿上,揽住阿赞祭的脖子,低头重重亲了一口:“只要你想,我们马上就结婚。”

    阿赞祭以为她在哄他,脸色依旧冷淡,不悦的情绪,异常明显。

    苏迷轻叹一声,在他唇上又啄了啄:“怎么了,你不相信我的话?”

    阿赞祭目光幽幽凝望着,视线寸寸描绘着她精致眉眼,缓缓勾起红誘唇角,哑声呢喃:“没关系,我会等你,等你完全接受我的那一天。”

    “祭……。”

    苏迷轻唤,内心似被钝物,撞了一下,有些发闷。

    以前总觉得,他们发展太快,有点不真实,时而产生一些后怕,可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他们除了没完全拥有彼此,其他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

    如果没接受他这个人,她怎么可能为他做那些事……

    苏迷眸光微闪,倾身紧紧拥住他,凑近他的唇,低声软哝道:“现在,你想……要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