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7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49
    结果苏迷竟然告诉她,阿赞琅不但骗她,还利用她。

    雷艺玲气的半死,又想到那个姓戴的小白脸,还时不时撩|她,雷艺玲心里更气!

    “走,去找那两个骗子!md!敢骗我,看我不让他们好看!”

    “等等。”

    苏迷连忙叫住他们:“阿赞琅可是降头师,你们现在直接杀过去,最后死的还是你们。”

    “你有办法搞死他们?”

    雷艺玲突然智商上线,停下脚步,主动求助苏迷。

    后者笑笑,拿出一张名片:“联系他,他会帮你。”

    雷艺玲没想到,苏迷真的会帮她。

    她连忙伸手接下,仔细一看,竟是地产大亨蒙庆的名片,眸底不由闪过一抹精光。

    须臾,雷艺玲向苏迷颔首致谢,领着三男离开。

    这时,苏迷才扭头望向始终缄默的阿赞祭,啧声道:“看来,我还是把你睡服了。”

    阿赞祭愣了一下,忽而道:“迷迷,阿赞琅始终都是我的师妹,你跟她……。”

    苏迷闻声,当即皱了眉,抬手捶了男人一记,咬牙切齿道:“说什么都没用,最近几天里,你休想再碰我!”

    “碰你会怎样?”

    阿赞祭不怕死说道。

    苏迷只是放狠话,哪里会知道,愤愤瞪着他,又放了一句狠话:“有胆子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这一次,男人到底还是没挑战苏迷的耐性,乖乖闭上了嘴。

    “哼!”苏迷这才稍稍满意,冷哼了声,准备回屋泡泡澡,洗去一身疲惫。

    可身边有个大危险在,苏迷多少有几分忌惮。

    但她又怕放他回去,阿赞琅会单独找他……

    最后,苏迷还是将他招进屋,让他找点事情做,给她做做饭,洗洗被单什么的,总之没有让他闲着。

    *

    另一边。

    雷艺玲成功联系上蒙庆。

    两人商讨后,决定雷艺玲先去见阿赞琅,蒙庆随后派人跟踪,准备将两人一网打尽。

    为了以防万一,蒙庆特地找了几名阿赞法师,让他们对付阿赞琅。

    谁知,当他们赶到红灯区,一家俱乐部地下室,只有戴旭贤一人在,阿赞琅正好有事出去,一行人算是扑了半个空。

    戴旭贤是害死小情|人的罪魁祸首,蒙庆正准备当场毙了他,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拿出来一看,竟是苏迷打来的。

    蒙庆思索片刻,最终还是将电话接通了。

    “蒙先生,戴旭贤杀不得!”

    “你怎么知道我将他抓了,又怎么知道,我要杀他?”蒙庆疑惑质问,精锐双眼危险眯了眯。

    苏迷自然是听系统059说的。

    但这话,她怎么也不能明说。

    唇角微勾,当即笑道:“那张名片是我给的雷艺玲,自然知道你们要围捕他的事,刚才我碰巧看见了阿赞琅,心想你见到戴旭贤,一定会先杀掉他,所以才打电话……阻止。”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他害死我的女人,我不会饶过他!”蒙庆狠厉咬牙出声。

    苏迷笑了笑,口吻极其轻淡:“想来蒙先生,对东南亚这边的规矩还不熟,你可知道,在东南亚谁都能得罪,唯独黑衣阿赞和降头师不能得罪,否则失去性命的,很有可能是你,而不是阿赞琅。”

    “呵!你以为我是吓大的。”

    蒙庆冷眼微眯,虽然心有忌惮,但作为男人的尊严,绝不允许他退缩与让步。

    但苏迷却知道,他现在既然没挂断电话,就是说明,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

    轻笑了一声,苏迷又道:“蒙先生自然不是吓大的,这阿赞琅既然明摆着跟你作对,总要小惩大诫一番,我倒是有个注意,能教训一下阿赞琅,还能让戴旭贤吃点苦头,还能彻底断了阿赞琅事后寻你报仇的法子,不知蒙先生,可愿听我一言?”

    苏迷的话,正中蒙庆的心理。

    虽然没听说过降头师的可怕之处,但也在电影里见过,那些整天跟阴物打交道的人,绝不能简单到哪里去,既然这女人有办法,他自然要听一听。

    “你先说说看。”

    蒙庆声色不变,扬眉道。

    见蒙庆有所退让,苏迷勾了勾唇,当即道:“方法很简单,只要……。”

    电话里,女人低沉无起伏的声音,传入蒙庆的耳中。

    须臾,女人话音刚落,他忽然笑了起来:“这两人跟你到底多大的仇恨,让你想出这么毒的招儿?”

    “毒么,呵呵。”

    苏迷轻笑,回想起原文女主被降头折磨时的痛苦感官,以及得知戴旭贤背叛时的痛心疾首,微微眯了眯眼:“女人就算再毒,也敌不上男人的千分之一,而我只是帮人惩治这个狗崽子,狠毒也是因人而异,就像蒙先生走到如今的地位,总要踩几具尸骨上|位,而我目前为止,手里还没染过血呢,跟您相比,我还嫩着。”

    苏迷这话是实话。

    商场如战场,高位者手里又能干净多少?

    蒙庆冷笑了声,将电话挂断,垂眼睥睨着趴在地上的戴旭贤,狠狠眯了眯,拿过保镖手中的刀子,迈着步子朝他走了过去……

    “啊——!”

    须臾,男人痛苦到极致的惨叫声,从红灯区的地下室中传来,浓重血腥味弥漫而出,久久不消。

    *

    且说。

    自打那天雷艺玲没来找她,阿赞琅与戴旭贤,已经开始怀疑事情暴|露。

    戴旭贤在暗,不能轻易露面,最后只能阿赞琅出去打听消息。

    但蒙庆早已花钱买通全泰各个地方的眼线,手底下也都打了招呼,阿赞琅一点消息都没打听到,后来想到了阿赞祭,反复斟酌后,她决定去找他说情。

    阿赞琅从雷艺玲那里得知,阿赞祭跟苏迷住在一起,直接来到民宿小院,屈手敲响了门。

    须臾,女人脚步声由远而近传来。

    可她刚走到了院子里,又突然间停下。

    紧接着,男人矫健脚步声,紧追而来,在院子里停驻一瞬,继而举步前行到了门边。

    随着“吱呀”一声响,木门被人从里面打开,戴着半脸面具的阿赞祭,神色冰冷望着她,凉薄而疏离出声。

    “我不会帮你,你可以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