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0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完)
    可阿赞祭似乎并未打算,让她见到自己另一半脸。

    任凭苏迷怎么说,只但笑不语。

    苏迷心想睡也睡了,既然他不愿意,那便算了,如果哪天好奇心作祟,大不了弄点药,把他迷晕了,偷偷地看!

    两人回到住所。

    苏迷远远看见,一身黑衣黑裤的男人,站在她家门口。

    看侧面有些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苏迷扯了扯阿赞祭,用下巴扬了扬,正巧那黑衣男人转过头来,双手合十,朝阿赞祭微微颔了颔首:“我是阿赞明,有事特来打扰,还望见谅。”

    男人操着不太流畅的中文,言行举止中,透着极大的尊敬。

    苏迷双手合十,冲他行了礼:“阿赞明师傅前来,是为了何事?”

    “是为了一名女降头师。”

    话音刚落,但见阿赞祭将苏迷放下的手,紧紧攥在掌心,阿赞明勾了勾唇,继而道:“前几天,我受一名z国商人所托,给一个男人下了反噬灵降。

    一个小时前,我按照那商人的吩咐,用符咒催动灵降,让那男人将刀子,刺进一名女降头师的心口,可紧接着,我发现那女降头师,使用一种早就失传的古法法门抵抗。

    她虽未破解灵降,却将灵降强行压制了,我无法再控制那男人,思来想去,那女降头师使用的法门,似乎与您的法门相似,特地前来一问,若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阿赞祭是整个东南亚,法师中的佼佼者。

    此次,阿赞明感应到与他相似的法门,立马赶过来,唯恐受到不必要的牵连。

    “她与我同出一门,却与我毫无关系。”

    听了阿赞祭的话,阿赞明这才彻底心安,随后又说了几句,便向两人告辞。

    *

    那次工厂yin乱后。

    没人再见过阿赞琅与戴旭贤,两人彻底消失了踪影。

    而雷艺玲被蒙庆嫌弃个彻底,给了她一笔分手费,将她一个人丢在医院里。

    她康复后,依旧如往常,干起了老本行,短期出行女友。

    可找过她的金主,个个都嫌弃她,说她这不好,那不好。

    雷艺玲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久而久之,精神方面出现了问题,最后被家人送进了精神院。

    而蒙庆因为苏迷的话,没有再去追究戴旭贤。

    回国后没多久,又找了几个年轻的小姑娘,依旧潇洒快活。

    但这只是表面。

    私下里的蒙庆,极其苦恼。

    自从上次在工厂,跟手下沾了雷艺玲后,他的那个东西,就不管用了。

    各种偏方、佛牌都用过请过,结果还是没有用。

    为了长久隐瞒真相,他跟一名女同结了婚。

    两人协议,互相保守秘密,在别人的眼里,倒成了一对模范夫妻。

    *

    同年。

    阿赞琅与戴旭贤,彻底失去消息后,苏迷与阿赞祭结了婚,将清迈那栋房子买下来,改造成极有特色的民宿。

    苏迷完成任务后,有心淡出佛牌行业。

    一是不想阿赞祭,再与那些阴物阴料打交道。

    二是经常接触阴物,对她的身体与精神,多少都会产生影响。

    后来的半年时间里,苏迷每接下一单生意,便将客人的情况与信息,一点点过度给林安杰。

    随后的短短几年,他的生意做得倒是风生水起,成为继苏迷之后,又一名良心佛牌掮客。

    与此同时。

    不知名的茂密深林里,阿赞琅坐在戴旭贤面前,手中拿着碗,一勺一勺给他喂着黄色的油质液体,以及灰色的粉末。

    戴旭贤心里是拒绝的。

    但他的双手,已经严重萎缩,根本没有一丝挣扎的能力。

    当初阿赞琅虽然竭力压制了灵降,但阿赞明深怕她会避开反噬,成功解除灵降,在他们消失的时间里,多次加固灵降的符咒,增强效力。

    阿赞琅又因为那一刀,刺中了心脉,如果不是她父亲临终前,给她下了神秘的重生降,她根本活不到今天。

    虽然她失去大部分法力,可她知道,最为痛苦的,莫过于眼前的戴旭贤。

    英俊的外表,不复存在,连最起码的行动能力都没有。

    更加惨的是,他作为男人的功能,也随着手脚,产生了萎缩,连一个男人都不是。

    不仅如此,每天还要靠尸油与骨粉为食,连人类正常的餐食,也无法食用。

    守着这尊快要成“**佛”的戴旭贤,阿赞琅不知道,自己还在坚持着什么?

    但心底却有种执念,除非他死,否则一定要守着他!

    *

    来年年底。

    身子经过调理的俩夫妻,迎来一个美丽的小公主。

    阿赞祭不记得父亲的姓名,用母亲的姓,又觉得不妥,最后决定跟苏迷姓,取名为苏妗。

    都说女儿,是父亲的上一世的小情|人。

    苏妗特别黏阿赞祭,每次都抱着他不愿松开。

    苏迷每每见到这一幕,醋坛子直接打翻,将女儿扯开,直接丢给苏母,多次警示阿赞祭,不需靠近女儿,否则她就离家出走!

    比起女儿,苏迷在他心里,才是最重要的存在。

    但想着两女这样斗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阿赞祭建议,两人去旅游,过二人世界。

    苏迷自然是巴不得,收拾了行李,一场说走就走的旅游,正式开始。

    可每每苏母打电话时,听到柔|软小奶音,唤她“妈妈”时,苏迷又忍不住想念苏妗。

    后来她心软了,回去看望她,直接飞奔去抱阿赞祭,看都不看她一看。

    苏迷气的直接拎起来,让她远离自家男人。

    结果两方拉扯中,一不下心将阿赞祭脸上的面具碰掉。

    随着面具掉落在地,苏妗瞪大双眼,看着阿赞祭的脸,吓得尖声哭嚎:“哇——”

    苏迷闻声,这才将视线落到男人的脸上。

    但见那半张面容上,纹着密密麻麻的,似乎是咒语的黑色文字,以及神秘繁复的古法图腾!

    “很丑,很吓人,对么?”

    男人冷静中透着极淡的慌意,缓缓传入苏迷耳中。

    她丢开哭嚎不止的苏妗,飞身扑进他怀里:“不丑,不吓人,就喜欢你这样的!”

    阿赞祭紧紧回拥住她,倾身在额头落下一吻。

    因此一事。

    苏妗再也不黏着阿赞祭,每次见到他都躲得远远的。

    苏迷对此显然乐见其成,等她到了上学的年纪,又跟阿赞祭重新过回了二人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