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3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3
    少女唇齿未动,声音却从她的方位传来。

    曲老六怔了怔,梭然瞪大双眼,随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我曲老六是家里的顶梁柱,今年二月,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要不是恩人出手施救,我曲老六早已命葬大海,恩人便是我曲老六的再造父母,绝不敢有丝毫欺瞒!”

    苏迷听此,这才相信曲老六的话。

    方才,她特意用鲛人魂识发声试探,若曲老六有意诈出她的身份,必定露出真面目。

    而眼下,这曲老六的话,确实不假。

    原文女主在二月夜晚,曾将一条巨浪打翻的船只,安全护送上岸,想来那晚被救的,便是眼前的曲老六!

    苏迷沉默片刻,须臾出声。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如今有人针对鲛人族,我势必要将那人找出来。”

    “可这消息,无人知道从何处传出,只是一夜之间,整个苍穹大陆,食楼茶馆大街小巷内,尽是谈论食鲛人可长生之事,若想找出背后之人,恐怕难上加难!”

    当初被救之恩,曲老六一直铭记在心。

    听闻到风声后,他跟几名打渔的兄弟,合伙买了条船,明里专门擒捕鲛人,暗里是想报恩。

    今日誘捕成功后。

    曲老六第一眼,见到苏迷那身绯色红裙,便确定她鲛人的身份。

    因为他永远不会忘记,当初被救后,远远一瞥时,那璀璨耀眼的一抹绯橘,多么的令人惊艳!

    “我心意已决,你可以离开了。”

    苏迷温凉淡声,打断曲老六的回忆。

    他刚想说什么,苏迷神色清冷望过去,幽幽眼瞳倏然闪过一道诡光,曲老六双眸微滞,机械化颔了颔首,便起身走了出去。

    *

    擒捕鲛人的船只,在南海停留数日。

    每隔几个时辰,他们便会派人跳入海中,假装溺水,以此誘捕鲛人。

    可几日过去,依旧无果,莫离下令,三日后回程。

    苏迷被他们关在船舱里,一日三餐倒是不缺。

    或许觉得她是弱女子,又在茫茫大海中,她想逃也没这个胆,船舱门口并未派人把守。

    离开前一夜。

    苏**体出窍,来到空无一人的甲板上,口中默念咒诀的同时,准确找到鲛人族居住的方位,施下防护结界,以免其他鲛人被誘捕。

    翌日一早。

    船只在曜辰边界靠岸,而后换上马车,前往曜辰国都。

    当晚。

    辰时时分。

    两辆马车留在国都西城郊外。

    “下车。”

    随着一道冷呵,苏迷目露胆怯下了车。

    她刚站稳脚,抬眼但见枯枝杂草缭乱的山头,有一间荒芜森冷的小木屋,门口一块陈年腐旧的牌匾上,写着义庄字样。

    门口两旁还高高挂起,燃燃不熄的白色灯笼,在阴寒如水的夜风里摇曳,泛出诡魅骇人的幽光,更显森森鬼气。

    这便是黑市?

    苏迷眸底闪过一抹疑惑,突然被人一推,她连忙颤着身子,与众人前行。

    一行人进了义庄的大门,顺着宽阔深暗的甬道朝前走,远远看见尽头处,隐隐泛着靡丽旎光。

    苏迷低垂着眉眼,举步前行。

    正想着传说中的黑市,到底是何般模样,一行人已然来到尽头。

    她稍稍抬眼,便被渐入眼帘——极其奢华的地下琼楼玉宇,深深的震撼!

    仿若鬼斧天工般精雕细琢的九层楼宇,夜明珠镶嵌殿壁为灯,顶级魈纱遍布为幔,西域锦绣花毯铺地,楼道设有的香案,静静摆放着仙鹤莲花青铜香炉。

    香炉忽明忽暗,燃着名贵龙涎香,随着几名曼妙身姿的歌姬,靡乐中妖||娆起舞之际,烟雾袅袅升腾,如梦如幻。

    这便是黑市!

    苏迷看着眼前堪比皇宫,甚至比皇宫还要奢华几分的琼楼玉宇,心下不由为之震撼——

    黑市的主人,太特么有钱了!

    要是能将那些夜明珠,全部抠下来,拿出去卖,那便发达了!

    当然,苏迷只是想想。

    那些偷鸡摸狗之事,她是万万做不出来的,即便是要,她亦会正大光明,当着众人的面!

    一行人走在楼道中,路过镶嵌夜明珠的位置,苏迷快速伸出手,猛地一用力,一颗夜明珠,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已然成功到手。

    眉梢得意微扬,刚将夜明珠藏于袖中,男人突然出了声:“你在作甚?”

    苏迷闻声微怔,须臾胆怯抬眼,小心翼翼望向莫离,而后又快速收回视线,满脸害怕的模样,更令莫离怀疑几分。

    “你叫什么名字?”

    莫离沉声问。

    苏迷却未答话,而是低垂着眉眼,朝后退了一步。

    “莫不是个傻的?”

    莫离见她神色有异,猛地朝前走进一步。

    谁知少女突然抱头尖叫,练练朝后退去:“不要过来,不要杀我!”

    “还真是个傻的。”

    莫离眯着眼出声,思索片刻,再度沉声道:“带她去找杜忡,七日之后,提人交给许细娘。”

    “是,莫管事。”

    话落,苏迷被两人擒住双臂,带到底楼最后一间房。

    “叩叩!”

    两道敲门声响起那瞬,苏迷整个人被推入房中。

    脚下还未站稳,身后两扇门被重重关上,一道悠悠男声,梭然传来:“什么病?”

    “没病。”

    话音刚落,苏迷已然恢复成正常模样,声色温凉回应。

    内室中。

    清秀男子眉梢微扬,将手中的医术放下,起身走了出来。

    但见身穿红衣的绝美少女,眉目清冷望着他,杜忡眸底闪过一抹惊|艳,下刻却冷脸训斥出声:“没病来这里作甚,赶紧滚出去,休要打扰本神医清静!”

    “神医?神医在哪,我怎么没瞧见?”

    苏迷质疑发问,凉凉的讥诮道。

    杜忡闻言,瞬间便怒了,当即暴戾出声——

    “呔!不知死活的女人,你若再敢说一遍,本神医立刻让你命丧当场!”

    苏迷却恍若未见,冷声挑衅道:“江湖上传闻,黑市有个陆神医,能起死人肉白骨,他炼制的丹药,更是千金难得,杜忡这个名字,我可从未听说过。”

    “呔!哪来的死丫头,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杜忡才是黑市最厉害的神医,陆纡只是个虚有其名的庸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