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6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6
    “抓到了!抓到了!他们真的抓到了!”

    “抓到什么了?”

    苏迷眉心微蹙,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曲老六紧紧皱着眉,神色慌张又担忧,猛地咽下口水,才喘着粗气说道:“鲛人,他们真的抓到鲛人了!”

    *

    甲板上。

    巨大的渔网,沥着腥咸海水,打湿大半个甲板。

    而渔网之中,一个身长六尺,半人半鱼的鲛人,静静趴伏着。

    那鲛人的鱼尾,遍布火红焰色鳞片,一直延伸到劲瘦纤腰,在炽烈日光照耀下,迸出璀璨耀眼的层层光晕。

    “原来鲛人长这模样,真他娘|的美啊,好美啊!”

    一群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将鲛人围成一团,东瞧瞧西看看,被新鲜的事物,完全吸引住。

    其中,有人看着看着,忍不住伸出手,想要凑上去摸一把,想要感受那鲛人的皮肤,是否像看上去那般细滑。

    然而正当他的手,即将触及那白皙肤脂之际,趴伏在甲板上的鲛人,缓缓抬起头。

    紧接着,一张似男非男,似女非女,雌雄莫辩的倾世容颜,猝不及防映入他的眼帘。

    绝美到极致的倾世容颜,犹如玉雕人偶般完美,仿佛每一寸轮廓,都被天工精心雕琢,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又少,恰到好处的倾世佳作,豪无一丝瑕疵。

    莹白玉润的肌肤,细腻如凝脂,两弯黛眉宛若杨柳,唇红丰润饱|满惑人,琼鼻高挺精致而有型。

    然而最美到令人惊心动魄的,却是那双如火般耀眼,绯红艳色的缥缈瞳仁,以及那慵然倾洒周身,海藻般火红如焰的长发。

    只要看上一眼,便令人无法移开视线。

    那人定定看着眼前的倾世美人,口腔不由分泌出的液体,顺着嘴角,飞流直下。

    “美……好美……。”

    他不停呢喃着,眼珠子都给瞪直了。

    周遭的男子,见到这一幕,下意识望向鲛人的脸。

    只是顷刻间,在场所有人,都被鲛人的绝世容颜所吸引,久久难以回神。

    苏迷随曲老六急忙赶来,亲眼见到的,便是眼前这神奇的一幕!

    摄魂之术?

    苏迷眯了迷眼,心中想到这个可能,疾步朝他们走过去。

    稍稍靠近,那鲛人似乎感应到她的存在,忽而掀起眼帘,朝她望过来——

    那艳色如血般璀璨瞳仁,似一把利刃,直直撞入苏迷的心涧!

    她顿时觉得呼吸微窒,墨色泛绯的瞳孔,蓦地紧紧一缩,然而双眼却眨都不眨,始终定定望着那鲛人的眼睛,以及美到令人屏息的容颜。

    扑通扑通!

    苏迷的心跳,竟突然加速跳动了起来。

    这哪来的女鲛人,太美了罢?

    只是看一眼,呼吸都觉得有些急促,若是天天看着,恐怕哪天非得被她美死!

    苏迷咽了咽口水,神色不适移开眼,稍稍调整一下呼吸,再度望过去——

    结果却见那鲛人光|着身子,她连忙皱了眉,下意识脱去外衫,疾步走过去拨开人群,将外衫罩在她的身上,同时冷声吩咐道:“这鲛人我先带回去关起来,你们继续抓!”

    话落,苏迷弯身将鲛人抱入怀中,大步走进船舱。

    在场众人,这才如梦初醒。

    转身望向步履沉稳的苏迷,啧啧做声道:“这女人还真厉害,那鲛人那么沉,她抱着还能健步如飞,真是牛比!”

    “得了,赶紧继续抓鲛人罢,没准还能再抓一个,到时候莫管事一高兴,绝对重重有赏!”

    曲老六连忙催促,招呼着众人,继续撒网捕捉,避免他们讨论有关苏迷的话题。

    *

    船舱内。

    苏迷站在木榻前,满怀探究望着眼前的鲛人。

    目光一寸一寸扫描,仔细检查她身上鲛人的特征,验证她是否真的是鲛人。

    然而,当她的视线,落到那紧裹绯色外衫的上半身,倏然皱了眉,伸手便朝她心口伸过去——

    “啪!”

    伸出的手,还未成功触及,鲛人猛地挥手,狠狠打在她手背上:“流氓!”

    雌雄莫变的中低软糯柔音,高声娇喝斥责。

    “嘶~!”苏迷吃痛一声,快速收回手,皱眉瞪向她:“我们都是女子,摸一下怎么了?”

    那鲛人哼了声,视线望向她鼓鼓的心口,眉梢几不可察扬起:“我若摸|你一下,你会答应么?”

    苏迷垂眼看着自己胸前,唇角抿了抿,显然不想让人碰她。

    鲛人见此,复又冷哼,讥诮白了她一眼:“你都不愿意,我为何要你白|摸,耍流氓还找借口,真是可笑!”

    “你——谁说不愿意?来,你摸!”

    苏迷亦不知怎么了,被她刺激了两句,心下莫名的烦恼,立马走上前倾身凑近,昂首挺胸对向她。

    那鲛人怔了怔,垂眼望着眼前两个小鼓包,凤翎睫羽轻眨了眨,眸底不由闪过几分好奇。

    下瞬,她缓缓伸出玉雕般莹润葱白手指,一点点的凑近,直到碰触到外面的衣衫,她倏地像触电般猛地收回手,绝美容颜上,闪过几丝不自然。

    “怎么?给你|摸还不敢了?”

    苏迷见她怂了,不免嗤笑出声,啧啧扬眉讥诮。

    那鲛人听此,如玉容颜渐染一抹怒色,方才收回的手,蓦地朝前一伸,将其中一个鼓包罩住,随即倨傲扬眉:“谁说我不敢,这天下间,还没有我不敢做的事,哼,瞧不起谁!”

    话落,罩在鼓包上的葱白玉指,似觉得那触感不错,下意识用力捏了捏,紧接着缓缓收回,由衷发生评价:“还行,挺软。”

    “你——!”

    苏迷被她的动作,惊了一惊,反应过来后,愤怒怒瞪着她,那似回味触感而摩|挲了好几下的玉指,整张脸倏地爆红。

    只是尚不知,她是气得,还是羞得。

    刚想骂她几句,却又觉得不妥,于是深吸两口气,稳住情绪后,苏迷再度开了口:“你已经摸|过我了,现在该我|摸|你了。”

    说话间,苏迷倏地伸出手,朝鲛人的心口伸去。

    眼见她即将触碰那绯色外衫布料,外面突然传来几道脚步声,紧接着船舱的门,猛地被人从外面重重拉开——

    “住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