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8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8
    “可我不……。”

    “我知道,你想给我生孩子,倘若我是男子,腹下有个把儿,倒是能满足你,但我没有,更没有那个功能。”

    苏迷长叹一声,无奈摇了摇头。

    但见那鲛人更是火冒三丈,猛地直起身子,一副不甘心的样子。

    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叹声道:“乖,我知道你心里不高兴,但你且放心,若你真想生,我可以给你找个长相俊美的男子,借个种,届时我们来抚养,圆了你这个梦。”

    哎,想要搞定个鲛人,还真是难。

    不但要她出卖色|相,还要给她借|种,还要跟她一起抚养。

    苏迷暗叹。

    见她又要出声,正想着要用什么样理由与借口,再次搞定她,震耳欲聋的暴怒吼叫声,赫然响起——

    “老子是男人!要生亦是你生!”

    “不是你要生,干嘛让我……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苏迷下意识接话,随即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却又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微微瞪大双眼,惊讶追问。

    那鲛人见她这般,反而不慌不忙,扬起了眉梢,一字一顿道:“我是我是男人,孩子即使要生,亦是你生。”

    轰——

    苏迷脑子里突然炸开,像被吓到般,朝后退了一步。

    但紧接着,她猛地走到跟前,去扯他身上的外衫,双手直奔他心口。

    当她的手,触及那紧实肌理线条分明的胸|肌,苏迷不由愣住了:“你真的是……男人?!”

    “对,我是男人,这句话,我说了三遍。”

    男人蹙眉阐述道,却对于女人口吻中的质疑,而感到不悦。

    难道因为长得太美,将她误认成女人,还是他的过错了?

    美人蹙眉愁思,别有一番风情。

    苏迷眼神恍了恍,终是接受了眼前的事实。

    她撩了一个男人,还说要帮他借|种,让他生孩子,与他一起抚养……

    天呐!

    她都做了些什么?

    苏迷倏然皱眉,转身便要走出去,想要吹吹风冷静一下,却被男人出声叫住:“等等,你去哪儿?”

    苏迷闻声脚下不停,继续朝外走。

    直到——

    “不是说要还鲛人族一个清白?”

    男人话音刚落,苏迷猛地转过身:“你同意与我合作?”

    男人傲娇哼了一声,复又道:“只要你能说到做到,事成之后,我绝不会亏待你,但若你敢骗我,我必定一口吞掉你!”

    苏迷对他所谓的奖励,并不在意,更不是吓大的。

    听他这么说,只是象征性的颔了颔首,给予他保证:“放心,我向来说到做到。”

    却不想,最后收到特殊的“奖励”时,根本没有她拒绝的权利!

    *

    “两只鲛人”达成协议后,擒捕鲛人的船只,在南海停留了数日。

    期间。

    苏迷以男女不能共处一室的理由,让他恢复男儿身,另外给他再安排一间房。

    可人家不愿意,说胆小,说害怕,说跟她在一起,有安全感,不想和那些臭男人在一起。

    苏迷内心暗道mmp,明面上却笑眯眯,好声好气的哄他。

    结果哄亦无用,那男鲛人完全油盐不进。

    他表示,决定的事,谁都无法改变,甚至还放话说,若是她不依,他便将他们俩的合作,告诉莫离!

    苏迷怎么都没想到,遇到一个如此难缠的货儿,还想尽方法,跟他谈成了合作,最后还反被威胁。

    虽然悔不当初,但事到如今,后悔药是没的买了,只能跟他慢慢变得熟识,再想办法抓住他的小尾巴,届时好好整治他一番。

    五日后。

    莫离眼见多次下海,都未再次捉到鲛人,于是决定返航。

    巨大的船只,一路驶向曜辰,当晚便顺利抵达边界渡口。

    事先,因为苏迷放话,势必会捉到鲛人,黑市特地准备一辆庞大马车,车厢内放了个大型木桶,里面灌满了海水。

    苏迷询问过男鲛人。

    他说自己法力太低,不能变成人身,而且觉得假扮女人很有趣,并不想恢复男儿身份。

    苏迷劝说无果,只能认命,将另一套衣服给他穿上,让他继续扮女人。

    一行人都上了岸。

    苏迷找来几名壮汉,吩咐他们将他搬下船。

    结果,人家还没碰他一根头发丝,他便戏精上身,各种高声叫唤,死活不让别人碰他一下!

    到了最后,把莫离都给叫来了。

    “怎么回事?”

    “他不愿意让我们碰。”几名壮汉回话道。

    莫离转头看向苏迷,扬眉出声:“你们同是女子,你把他抱上去。”

    “我不抱。”苏迷倏然皱眉,看起来很是抗拒。

    莫离笑了,开启洗脑劝说模式:“你不抱谁抱,这船上只有你一个女子,本管事听说,当初便是你将她抱进船舱,这说明她对你并没有敌意。”

    “莫管事,你明知道我跟鲛人族有仇,还让我抱,是不是太过分了。”苏迷冷脸看向他,神色微怒。

    莫离泰然自若,只道:“你亦曾经说过,伤及你妹妹的鲛人,并不是她,而且近日来,又同她共居一屋,如今只是抱一下又如何?”

    莫离显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老狐狸,说起大道理来,比苏迷还溜。

    苏迷当初确实是考虑不周,才被他说的哑口无言,毫无反驳的余地,只能认命将男鲛人抱在怀里,迈着重重的步子,将他送进准备好的大型水桶里。

    “你别走,我怕,我要你陪着我!”

    苏迷刚想离开,便被男人一把抓住,死死不愿放手。

    莫离跟着走过来,见到这一幕,不由笑道:“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们是好姐妹呢,真是有意思。”

    苏迷倏然眯起眼睑,冷冷看向他:“莫管事,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莫离扬扬眉,嗤笑一声,转身离开。

    紧接着,一行人正式回程,前往黑市。

    苏迷坐在巨型水桶边,狠狠剐了男人一眼,秘术传音道:“在他们眼中,你是我的仇敌,本应避嫌才是,可你还主动要求我陪你,若你继续胡闹,早晚有一日事情败露!”

    谁料男人扁扁嘴,歪道理一大堆,甚至还威胁起苏迷来。

    “我已经习惯与你一起,突然分开,总会心生不舍,这可怪不得我,反正你得陪着我,否则……哼哼,后果你懂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