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0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10
    “我是黑市的人,倘若我能做一番大作为,那便是为黑市争光,有什么不好的,咱们现在便去水牢,兴许还能一睹主子的真容。”

    杜忡此时正奋志激昂,苏迷这个时候劝阻,他不可能改变主意。

    而苏迷要的,便是这个效果。

    她想去见男鲛人,又找不到正当理由,那么只好自己创造一个。

    苏迷满意勾唇,随杜忡一同前往水牢。

    刚来到牢门口,便被守卫挡在门外:“主子有令,任何人不得入内!”

    “我有要事找莫管事,劳烦两位通传一声。”

    杜忡既然来了,便不会轻易离开。

    刚想从袖口拿出钱袋,便被苏迷伸手推了回去,同时对守卫坦言道:“关于鲛人熬制长生汤之事,杜大夫有要紧事,需请示莫管事,还望通传一声。”

    其中一名守卫,闻声沉吟几秒,随即转身走了进去。

    “咦,为何你说有用,我说怎么没用?”

    杜忡很是不解,不禁有些懊恼。

    苏迷瞥了他一眼,冷笑嗤道:“事情分大小,你直接说重点,守卫大哥斟酌后,自然会去通传。”

    鲛人能熬制长生汤之事,那是整个苍穹大陆的大事,黑市之主既然愿意见她,那说明他亦想靠鲛人,打响黑市的名声。

    至于钱财,能将黑市建造成这般奢华,堂堂黑市之主,不会在意那些身外物。

    正如苏迷所料,守卫进去没多久,回来后便放了行。

    水牢内。

    身穿暗紫华服的男子,坐在太师椅上,见他们走进来,视线从水中的男鲛人,落在他们身上。

    更准确来说,他在看苏迷,而非杜忡。

    “你会熬制长生汤?”

    杜忡正要回答,华贵男子突然晲了他一眼,后者立马乖乖闭上嘴。

    苏迷很讲义气,指了指杜忡:“杜大夫会,您可以问问他。”

    “启禀主子,小人……。”

    “莫离。”

    杜忡刚开口,黑市之主抬手微扬,招来了莫离。

    后者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恭敬颔颔首,来到杜忡面前:“跟我来。”

    杜忡当场皱了眉,朝黑市之主看了一眼,而后跟着莫离走出水牢。

    苏迷这便看不懂了。

    留她干嘛?

    苏迷还未出声,黑市之主看向男鲛人,突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儿?”

    男鲛人倨傲扬眉,白了他一眼。

    苏迷不动声色勾勾唇,站在原地不吭声,任由尴尬氛围蔓延。

    可黑市之主并未感到丝毫尴尬,神色依旧泰然,静静望着两人,下瞬屈指一弹,一道暗紫幽光,倏然袭向男鲛人——

    苏迷心下微紧,却见那道暗紫幽光,并未击中男鲛人,而是在离他半寸位置,反迸了回去!

    这突然的变故,别说是苏迷,哪怕是黑市之主,都为之怔了怔。

    但后者明显不是惊讶,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隐忍又克制的……激动与欣喜。

    这是什么情况?

    苏迷的视线,在他们之间徘徊,最后望向男鲛人,用眼神询问。

    男鲛人睁了睁眼,表示不知,随即两人皆望向——低头不语的黑市之主!

    他静静看着自己指尖,像似在回忆,又带着些许惋惜,沉陷在自己的世界里,仿佛周遭的一切,全被他抛之脑后。

    男鲛人眯了眯眼,像似想起了什么,再看黑市之主,那岁月不留痕迹的半面容颜,勾了勾唇,却未出声。

    过了良久。

    黑市之主闭了闭眼,再次睁开已然恢复清明。

    展开的手掌,一寸寸紧握,抬眼看向男鲛人那瞬,浅粉唇角微启,似乎想说些什么。

    但下刻,却又合起,紧抿着唇角,幽幽起身离开。

    苏迷对此,完全摸不清头脑。

    直到黑市之主走出水牢,她才用秘术传音询问:“我没来之前,他都问了你什么?”

    “什么都没问,你便赶来了,怎么,是不是担心我?”

    男鲛人嬉皮笑脸着,秘术传音回道。

    “白痴!”

    苏迷白了他一眼,随即将编造的长生药方,告诉了他,复又安抚道:“我会想办法,把你弄出去,不让你吃那些生肉,但你必须保证,一定要全听我的。”

    “不用那么麻烦,生肉而已,吃几块又不会死,这水牢条件挺好的,我很喜欢,不想换了。”

    苏迷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皱眉追问:“你要吃生肉?”

    男鲛人眨了眨眼,扬眉道:“总之你别管,我自己会看着办,他们伤不了我,你大胆实施你的计划,只要每日过来看看我,我便听你话,保证不捣乱。”

    苏迷定定望着他,突然怀疑起他的身份。

    眉眼微眯,冷声质问道:“你确定你是鲛人?还有那个黑市之主,你们是不是认识?”

    “胡说什么,我当然是鲛人!”

    男鲛人眸底闪过一丝慌乱,垂眼望向火红鱼尾,腰身微动,在水中摆了摆,仿佛在证明自己话中的真实性。

    “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但我只问你一句,你站在那一边,鲛人还是人类?”

    “当然站在鲛人这边!”

    苏迷了然颔首:“你虽然站在鲛人这边,但不是鲛人,对么?”

    男人闻声,不悦皱眉:“我是不是鲛人,有那么重要么?”

    “若你是鲛人,做任何事都会以鲛人族为重,但你给我的感觉,明显不是,倒像似受人……逼迫。”

    苏迷道出心中所想。

    但下一刻,男人似乎抓住某些点,兴味盎然扬眉道:“你的所作所为,明面上看起来,恨不得灭了整个鲛人族,可暗地里却处处为鲛人族着想,这是否代表——你是鲛人?”

    “是,我是鲛人,那么你呢,真实身份又是什么?”

    苏迷坦然承认,丝毫不拖泥带水。

    男人见她如此,反而有些怔然。

    皱眉思忖片刻,如实道:“我虽不是鲛人,却为你们鲛人族而来。”

    “好,既然你不愿透露身份,我便不再强求,只希望你能跟我好好合作,还鲛人族一个清白。”

    苏迷不再逼问,大大方方道:“我叫苏迷,以后我们便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生死与共,不知该怎么称呼你?”

    “我姓微生,单名一个漾。”

    ——

    ps:微生是复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