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1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11
    “微生漾。”

    清冷女声轻吐三字,尾音延展拖曳,婉转之意不明略显。

    但这声轻唤,却如一粒石子,投入微生漾沉寂心湖,引起层层涟漪,精致喉结不自知滑了滑,眸色愈见深沉。

    此幕,正巧被苏迷清晰捕捉,不由无声嗤笑。

    当时真是昏了头,才会将他误认成女子。

    苏迷敛了敛神色,客套道:“你身上设下的结界,既然能抵挡黑市之主的力量,想来自身的本事,亦不会太低,日后遇到棘手的情况,还望能伸出援手,帮我一把,我这边先行谢过了。”

    “这个好说,只要你时时陪着我,哄得我开心快活,谁敢与你为敌,我便将他们全部吞吃,一点残渣都不剩!”

    微生漾伸出一抹猩红,舔了舔嘴角,绝美容颜沾染邪佞魅色,宛若地狱红莲业火眼瞳,迸出隐隐危险幽光。

    仿佛只要她不答应,他便会将她一口吞吃,连个渣都不剩!

    苏迷眸光微沉,倨傲扬眉,不怕死开了口:“你我只是合作关系,哄你开心,并不算我的份内事,这一点,我希望你能明白。”

    “我不明白!我不管,你不哄得我开心,我便不帮你!”

    微生漾不再秘术传音,而是清了清嗓子,作势要大喊——

    “我答应你便是,你休要胡闹!”

    苏迷皱眉,冷斥出声。

    “这么凶干嘛,你好好跟我说话,我又怎会胡闹,哼。”

    微生漾傲娇哼声,一副都怪你,都是你的错的模样,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上去打两拳。

    虽然苏迷不怂,但她向来识时务。

    黑市之主方才一系列的表现,明显跟他有点牵连,他此时虽被结界封禁,但若日后解开了禁制,势必会找她的麻烦。

    眼下,该低头时低头,日后定然会少些麻烦。

    苏迷抿抿唇,复又嘱咐道:“总之你老实点,不要闹,更不要被人刺激两句,便口无遮拦,毁了我们的计划。”

    “放心,我心里有数。”

    微生漾扬扬眉,丝毫不在乎的模样,看的苏迷满心无奈。

    眼不见为净。

    苏迷不再久留,嘱咐了几句,便离开了水牢。

    *

    回到药堂。

    杜忡告诉苏迷,说黑市之主已同意他的提议,一切皆由他们全权包办,如有需要,尽管找莫管事。

    苏迷得知此事,更加确信,黑市之主跟微生漾有牵连。

    虽不知其中内情,但如今有大佬保驾护航,想来自己的计划,很快便能实现。

    接下来的日子里。

    杜忡开始物色实验对象。

    苏迷则充当他的助手,在药堂里帮帮忙。

    一日。

    一名魁梧壮汉来到药堂,说是自己有心疾,总是心口疼,偶尔还伴着头疼。

    苏迷见到那人时,不动声色勾了勾唇,朝杜忡使了个眼色。

    杜忡认得这壮汉。

    他是黑市的打手,借着魁梧的身形,经常欺负手下人。

    不仅如此,很多卖进黑市的人,都被他欺负过,算是个荤素不忌的货。

    杜忡将他招到桌前坐下,先是把脉,后是询问一些问题,最后道:“何时出现的病症?每回都在什么情况下发病?”

    那壮汉欲言又止,看了苏迷一眼。

    苏迷识相离开。

    结果刚走进侧间,放出神识一听,便听见壮汉低声道:“我之前一直好好的,前几日正在搞|女人,突然心口疼、头疼,我不搞便不疼,一搞便疼,可若让我忍着不做,我又憋得难受,杜神医,你快救救我罢。”

    苏迷闻言,唇角冷勾,眸底迸出一道冷光。

    这男人,在原剧情中,不但偷偷剜去原文女主的肉,还做出许多恶心之事。

    至于患上心疾的原因。

    前几日,黑市来了一批新货,其中有个女孩被他看上,拉去欺|辱时挣扎时,咬伤了他的心口,被他一怒之下弄死。

    女孩死后的怨气,依附在上面,他欺负别的女人时,那股怨气会加大,每加大一次,头疼的越是厉害,只要痛满七日,便会被女孩的怨气所吞噬,气绝身亡!

    这等恶徒,成为第一个实验品,太适合不过。

    *

    外堂。

    杜忡沉思片刻,叹声摇头道:“此病症,难啊,我治不了,你还是去找姓陆的看看罢。”

    “我已经找过陆神医了,他说他治不好,让我来找你,杜神医,求你行行好,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亲,下有小……。”

    “其实我有个办法,但风险很大,而且过程很痛苦……算了,估计你不会答应。”

    杜忡打断他的话,故意吊他胃口。

    那壮汉一听,当场握住他的手,神色激动道:“我答应!只要能治好这病,即便过程再痛苦,我亦绝不后悔!”

    “好,我黑市之人,果真都是真汉子!”

    杜忡等的便是这句,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高声称赞。

    那汉子被他夸的飘飘然,杜忡让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直到让他褪了衣衫,将他绑起来,又拿出一把刀,汉子不由一惊——

    “杜神医,你这是做甚?”

    “放心,只是在你心头割一块肉,先喂给鲛人,等七七四九日后,再将鲛人的血肉熬成汤喂给你,可保百病全消!”

    杜忡笑意凛然,举着刀子靠近他。

    壮汉使劲挣扎起来:“会死人的,不行,我与杜神医无冤无仇,你不能这样对我!”

    杜忡见他情绪很激动,又放下刀子,低声哄劝:“别怕,这件事莫管事与主子亦知道,我可以拿性命担保,只要眼下痛一时,四十九日后,你必定能活蹦乱跳,整个人脱胎换骨,重获新生!”

    杜忡言谈中,尽是自信与笃定,看上去似乎非常有把握。

    壮汉又听说,主子与莫管事亦知道此事,一时忍不住,有些小动心。

    但一想到割肉,他还是有些胆怯。

    可杜忡根本不给他考虑的机会,手起刀落,壮汉刚想尖叫,杜忡拿起白布,朝他嘴里一塞——

    紧接着,一块三两心头肉,便被活生生剜了下来!

    *

    去往水牢的路上。

    苏迷看向杜忡手中的食盒,扬眉问道:“杜神医割肉的手艺倒是不错,不多不少,三两正正好,你以前是杀猪宰牛卖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