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7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17
    “你干嘛?”

    苏迷皱眉,猛地去推他。

    “让你爱上|我啊,不上一上试试,怎能知道我的味道,是否美味可口,不多上几次,又怎能让你爱上呢?”

    微生漾自以为,他说的很有道理,洋洋得意抬起下巴。

    苏迷很快听懂他话中的意思,眉头皱的更紧,低斥出声:“这些都是谁教你的?”

    “我老子,他便是这般睡服了我娘亲,他说了,爱便要做出来,一旦遇到喜欢的,死缠烂打黏上去,直接用做的!”

    微生漾傲娇出声,显然对他老子的话,深信不疑。

    可对苏迷而言,他老子,那便是老不正经,教自己儿子什么不好,竟然这样教他。

    “所以,你总共做过几个?”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接受这个男人,苏迷最关心,显然便是这个问题。

    “你是第一个,亦是最后一个,我老子说了,女人只能有一个,认定了,便不能辜负。”

    微生漾对此很赞同。

    生生世世,他只认她一个!

    “你父亲说的很对。”

    苏迷听了这话,觉得这才是作为父亲,该教导的东西。

    “你亦觉得他说的对?”微生漾眸光倏亮,欣喜万分:“既然如此,那我们上一上试试,迷迷,相信我,你一定会喜欢上|我的。”

    微生漾捧住苏迷的脸,伸出一抹猩红,在她的唇上,舔了一口。

    紧接着,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连忙抱住她的腰身,猛地翻身,让她坐在劲瘦腰身:“娘亲说了,女子优先,为了让你更好的品尝,你先来。”

    苏迷闻声,顿时满头黑线。

    双手撑在他的胸|前,阻挡道:“我说的爱上,不是直接上,而是喜欢,发自内心的喜欢,喜欢到看不见你,我会想念,你受伤时,我会心疼……。”

    “你的意思,是让我离开,再受点伤?”

    “不是!总之你安分呆在我身份,乖乖的,听我的话,不要胡闹,我总有一天会爱上……喜欢你。”

    “哦,好罢,那我听你的,绝不离开你。”

    微生漾坐起身,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又亲了好几下,才同意放她出去。

    苏迷被他亲的面色微红,急忙掀起幔帘,继而驾马前行。

    但她不会想到,当她出去后,男人意犹未尽的舔了舔|手指,邪佞桀骜而矜贵的姿态,丝毫不像方才傲娇又粘人的少年模样。

    *

    次日。

    苏迷驾马归来,两人便在别院住下。

    三日后。

    苏迷本想孤身一人前往黑市,结果微生漾死活不同意,非要跟着。

    无奈之下,只能让他假装公子哥,而她则易容成小书童,带着他来到曜辰有名的风雅之所——清幽居!

    这清幽居,原先叫姽婳楼,是曜辰出了名的南风馆。

    楼中不仅有风情迥异的美人,还有镇楼三宝!

    其一,乃是楼中之景。

    紫檀木漆朱作梁,夜明珠镶壁为灯,沉香木阔香榻,悬绡纱罗帐,甚至多处设有亭台水榭,风景尤为秀丽,堪比世外桃源。

    其二,乃是‘春花雪月’阁四大公子。

    粉雕玉琢的涟裳,艳|娆撩火的娆画,冷若冰霜的祭凛,温润煦暖的锦歌,个个皆俊美无双。

    至于这其三,便是冷旎夭冷副楼主!

    虽说平日以纱遮面,但那惊鸿一瞥的罕见潋|滟碧眸,绵若无骨身段的馥郁糜香,便能让人闻香梦髓臆味,恨不得醉死其中。

    不仅如此。

    在二十年前,他还深得曜辰太子殿下的万般宠|爱,可谓是艳名远播的绝色玉倌儿!

    但后来,经过一场大火,冷旎夭失踪了,满楼奢华亦尽数烧尽。

    数月后,再次重新开张,便成了这清幽居。

    平日里,清幽居只供文人雅客吟诗作对,以往的小倌儿,大多数亦做了清倌。

    但个别人、个别时候,难免还是会纵情酒|色。

    苏迷之所以过来,不是为了一睹当年四大阁主的真容,而是从系统059那边得知,有个人会在今晚,前往清幽居享乐。

    夜幕降临。

    苏迷驾着马车,来到清幽居。

    刚随微生漾走进门,一名长得粉琢玉雕的娃娃脸小美男,灿烂笑着迎了上来:“公子,可预定了雅间?”

    微生漾手中纸扇倏展,倨傲出声:“你去忙你的,我们自己会看着办。”

    涟裳笑意微滞,怔怔看向男人的下瞬,立即看了苏迷一眼,随后又朝他们的身后望去。

    但见门外空空如此,小美男眸中亮光微暗,复又勾唇道:“若有何吩咐,您唤上一声,我便立即过来。”

    话落,半显落寞之色,幽然转身而去。

    苏迷的视线,在离去男人身上,停驻片刻,随后又看向微生漾:“你们认识?”

    “不认识。”微生漾笑眯眯摇摇头。

    不认识才怪!

    苏迷冷冷瞥他一眼:“眼下你尽管骗我,咱们……来日方长。”

    说罢,她径自前行,朝涟裳离开的方向追去:“哎,小公子,请等等。”

    涟裳闻言停下脚步,转身笑盈盈问道:“有事?”

    “小公子能否为我家公子找个人?”

    “请说。”

    苏迷见他答应如此爽快,更觉得微生漾便是开挂的存在,有了他,一切困难迎刃而解。

    她勾唇笑了笑,直截了当道:“黑市的打手,赵铁牛。”

    涟裳眉梢微扬,看向急忙走过来的微生漾:“这位是……?”

    “她是我……。”

    “我是公子的书童。”

    苏迷打断他的话,径自回答。

    虽知两人应该是旧识,但她等会要做的事,只能暗地里来,若被外人知道,日后总留下一些麻烦。

    为了以防万一,苏迷继续扮演着她的角色。

    涟裳细看几回,都没看出苏迷的真身,但她既然与微生漾前来,他势必要给这个面子,抬手指向二楼,娃娃脸上露出灿烂笑意:“只要不伤及清幽居的人,他,随二位处置。”

    “多谢,若旁人问起,还望您当做从未见过我们。”

    “放心,没人能从清幽居,打听出消息来。”涟裳笑了笑,冲两人微微颔首,随即转身离开。

    苏迷与微生漾对视一眼,立即上了二楼,来到最后一间厢房门口。

    ——

    ps:小漾都是他老子大墨墨教的,比起他老子,他确实好……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