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9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19
    “提供他的衣物、头发、生辰八字,再给我三日期限,必定找出他的踪迹,除非……。”

    “除非什么?”

    众男下意识追问。

    苏迷唇角微抿:“除非他不在人间。”

    “不可能!夭哥哥一定还活着!”涟裳抗拒出声。

    “若他在人间,我必能找到,并未说他遭遇不测。”苏迷轻描淡写表明自己的意思。

    这时,锦歌站了出来。

    “你且等等,我这便去拿。”

    苏迷轻轻颔首,站在微生漾身侧,抬眼晲着咄咄逼人的娆画,眸色倏凉,骤然迸出一抹诡谲幽光。

    唇角稍稍动了动,娆画扬手便打了自己一耳光!

    “娆画?”

    “画哥哥?”

    祭凛与涟裳,梭然惊讶出声,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毕竟娆画最爱那张脸,无论如何亦不会自己扇自己巴掌。

    而娆画本人,在痛意传来之际,同样不敢置信。

    他低头看向微红掌心,心中闪过疑问。

    还未想出所以然,锦歌拿着锦绸包袱走下楼,来到苏迷面前。

    “副主先前法力尽失,一直在浮屠寺修炼,我等去见过几面,他都闭门不见,目前没有一丝有用线索,若你能帮我们找到他的下落,我等必定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事成之后,我会告诉你们我的要求,暂且收点定金便可。”苏迷定定望着他,眸色极致幽凉。

    “定金?”

    锦歌闻声蹙眉,没明白她的意思。

    刚想说些什么,眸光倏地一滞,但很快便恢复如常。

    却见苏迷已接过手中包袱,拉着微生漾,朝门口走去。

    锦歌正要上前追问,举步跨过门槛的苏迷,唇角动了动,他双眼随之倏滞,扬手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锦歌,你……?!”

    祭凛匪夷所思出声,视线落在两道离开身影,后知后觉明白了什么。

    “那女人会摄魂术。”

    涟裳眯着圆溜猫儿眼,神色渐冷。

    锦歌与娆画听此,这才明白,苏迷口中刚才所说“定金”的潜在意思。

    *

    “刚才他们抽自己巴掌,是你动的手脚?”

    微生漾坐在车厢前端,问出心中猜想。

    苏迷径自驾着马车,神色淡淡道:“你是我的人,即便要欺负,亦只能我欺负,谁敢对你大小声,我便让他们吃点苦头。”

    她既然准备接受他,那他便是她的男人。

    除了她以外,谁都不能对他大呼小叫!

    微生漾倏怔,嘴边笑意微顿,随即渐渐加深,伸手抱住她的腰,像大型兽类般蹭着她的背脊:“迷迷对我最好了。”

    垂眼望着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苏迷握住马鞭的指尖,微微收紧,淡然神色闪过几许触动。

    须臾。

    苏迷声色微哑道:“只要你不欺我骗我,我会一直对你好,一直护着你。”

    “嗯嗯嗯!我会乖乖的,迷迷亦要多疼疼我,这样我会更乖的。”微生漾蹭着蹭着,蹭到苏迷的脖间,最后将唇印了上去,时轻时重亲吻着。

    “别闹,痒……嗯!”

    苏迷不怕疼,不怕苦,最怕痒。

    被他这般吻着,握着马鞭的手,都少了几分劲道。

    可男人丝毫不管,甚至用牙齿,细细密密啃着。

    苏迷紧皱眉头,强忍着笑意,将马车驶向偏僻位置,停下马车那瞬,反身扑到微生漾,张口在他下唇咬了一口:“既然说要乖,那便乖乖的,别闹,嗯?”

    “只要你多疼疼我,我便不闹你。”

    微生漾眸中闪着光,略显期待看着她。

    苏迷沉默片刻,到底还是没让他失望,指尖扣住他的手腕,寸寸扬起抬高,用柔软温凉的指腹,熨帖着火炭绒般灼热掌心。

    下瞬,她稍稍侧移,与他十指紧扣的同时,丰润朱唇落下,含住衾薄红誘的唇儿,时轻时重的辗转允吸。

    比起男人狂肆的吻,苏迷的吻,含了几分隐忍与克制,无形沾染缱绻深情的味道。

    好似两人相识亿万光年,本就属于彼此那般契合。

    不知过了多久。

    一记脸红心跳的吻,稍稍停顿。

    苏迷紧贴着他的唇,直勾勾望着他眼,却一句话亦不说。

    微生漾被她看的有些无措,一颗心扑通扑通狂跳。

    正当以为她会再疼疼他,一道突兀男音,突然响起:“哎呦,这光天化日之下,你们两个男人,竟然做出如此伤风败俗之事,真是罪过罪过。”

    苏迷闻声,不急不躁从微生漾身上起来。

    稍稍整理好衣衫,抬眼望向左手拈着佛珠,右手持着法杖,身着一袭莲纹袈裟,脑袋上却顶着道士髻的假和尚,疑惑道:“和尚?道士?”

    “贫僧乃是寺庙中的出家人,并未道士。”

    苏迷见他站在马车前,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不由扬眉:“大师主动找到我二人,所谓何事?”

    “你怎知,我找你有事?”

    “先主动搭话,后愣站着不离开,若无要事,难道是吃饱了撑着?”

    和尚闻声笑道:“女施主果真不是凡人,看事情亦比旁人透彻些,不知女施主可知贫僧为何而来?”

    苏迷上下打量了一番,心中想到一种可能。

    “你是浮屠寺的和尚?”

    “女施主果真聪慧。”

    “为了冷副主而来?”

    “女施主又猜对了。”

    苏迷闻声扬眉,稍显不耐:“所以,你要帮忙,还是不帮?”

    “自然是……不能帮。”

    他轻叹一声,还想说些什么,苏迷扬起手中的马鞭,招呼在马背上:“驾——!”

    和尚吓了一跳,连忙往旁边躲闪,紧追着马车跑了起来:“女施主,贫僧虽然不能帮忙,但贫僧可告诉你前因后果,女施主,女施主……!”

    刚跑几步,体力完全透支,和尚不得不停止追逐,扶着一棵树,大口大口的喘息。

    然而就在这时,急速背驰的马车,突然止住,微生漾从马车跳了下来:“老和尚,你怎会找过来?”

    “他亦是你娘亲的旧友?”

    苏迷停好马车,来到男人身边。

    微生漾蓦地颔首,斟酌片刻,才道:“我娘亲的旧友很多,整个曜辰国,甚至整个苍穹大陆,几乎没有不认识她的。”

    ——

    ps:小漾就是我迷的金手指,金大腿,主要还是因为,他有个了不起的娘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